藝術之美 ——訪本土藝術家及策展人蘇侃哲

01 本土藝術家及策展人蘇侃哲Jose Dores 1

本土藝術家及策展人蘇侃哲Jose Dores 

藝術之美,在於「心癮」

  採訪當下, 約在蘇侃哲(蘇侃哲 Jose Dores)的工作室進行“MMM Workshop”進行,恰好舉辦著「夢的切片」展覽,穿過一層層如夢似幻的作品後,辦公室後方,三兩學生靜靜地描繪手中作品,覓到了正因修理單車而汗流浹背的蘇侃哲。樸素的服裝,利落的短髮,「親民」的形象清洗了「藝術家有着怪脾氣」的迷思。

05 Jose 與學生交流心得

不少學生會在假日會工作室畫畫,聚在一起交流

  蘇侃哲自2002年開始修讀視覺藝術,沈浸在藝術海洋的他,從沒有離開過這片海洋。他曾在以往訪問中說,對於選擇藝術的初衷,源於不討厭亦不抗拒,灑脫豁達,堅持至今。如今再次問到相同的問題,是否還會有着相同答案,蘇侃哲不假思索:「其實差不多,有時候興趣和所謂的專業,界線其實很模糊的,就像是和太太的關係,相識的時候可能是偶然,之後會找到她的好,她的不好,然後你會在相處之中接受她的好與不好,再之後,生活不仍在繼續嗎?」蘇侃哲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比喻為他和藝術之間的關係,意想不到眼前的這位藝術家,除了以畫筆沉寂表達內心,對生活亦是充滿深情。

04 MMM workshop 一角2

MMM workshop 一角

  近年,蘇侃哲主要專注於抽象畫的創作,對於這樣的沈迷,他認為是一種「自然轉化」:「最初我也會畫比較具象的作品,大概畫了十年後開始變得寫意,越來越抽象,包涵較多情感。」畫室裡,的他畫得興起時候不禁手舞足蹈起來:「猶如跑步一樣,最初開始跑的時候會很辛苦,但習慣之後,便會覺得『不跑不舒服』,而事實是我們上癮了——對藝術也可以上癮。」他坦承,他對藝術是一種「癮」:「一定的環境培養、刺激會產生多巴胺令人開心,愈開心愈想繼續創作,然後在畫面上堆積出我所希望的圖案。」他對藝術的「癮」漸漸成了海洋,投奔藝術海洋的他,在這片屬於自己的空間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03 不少學生會在假日會工作室畫畫,聚在一起交流

Jose 與學生交流心得

  生活裡的身份和角色不斷增加,蘇侃哲投放在畫畫的時間也相對減少,但並不代表這種「癮」有所減退:「兩個人的關係,有時候喜歡對方想着朝夕相見,但思念也是相愛的方式。」他再次以戀愛關係來比喻他和藝術之間的感情。「畫畫不一定就是在畫布前不停地畫,我們也需要時間思考,可能在等電梯的時候,也可以是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當再度站在畫布前,這些思考將呈現出不同的色彩與線條。」他形容這個過程為「慢慢儲存」:「畫畫不是單純呈現一個畫面,畫面的養分也是很重要的。不是我看見日落很漂亮,我就直接把它紀錄,事實上日落背後所隱藏的養分,正是包含對生活點點滴滴的積累與思考。」這種對藝術美態的沉醉不是一時一刻,畫面的呈現是日常思考的沉澱,細細咀嚼,才能意會。

02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2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

藝術之美 在於延續

  由純粹的「作畫」到開辦工作坊,繼而成為策展人,蘇侃哲將藝術的影響力由一個平面,延伸成為生活,而他認為些選擇是出自純粹的貪心:「畫畫而言,我只有一對手、一支筆,所能影響的只有一個畫面,我所說的影響不是指對社會有甚麼影響,而是相對地令身邊的人,引領他們盡量以一個方向,集合一些力量一起(前進)。」這些年,蘇侃哲發現身邊不少出色的藝術家,亦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道橋樑,連接社會與藝術之間的溝通渠道。

02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5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

  蘇侃哲於2010年開辦了“MMM Workshop”,開始了純粹作畫的志向,工作室裡除了有年輕的藝術家,也會有小朋友的出現:「與其說是『教畫畫』,不如說提供一個地方讓大家來這裡畫畫,若然我的方法已經是最好,教懂了(他們),也不過是複製我的作法而已。」因此,在“MMM Workshop”裡,更多的是大家一起討論創作的情境。

  作為土生葡人,也是相對早的一批有機會外出學習的藝術家,相對而言接觸的媒介比較多,他亦坦然自己的教育背景相對更能接受新事物。他分享了一次十多年以後仍然令他記憶猶深的美國展覽旅程:「當我仍在畫畫的時候,原來別人已經在嘗試其他東西,而且作品是如此出神入化。」

02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3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

  一張紙、一支筆、一幅畫都有它在創作中的位置。蘇侃哲也漸漸地為自己增加了一個身份——策展人。在他的概念裡,策展人就猶如一名行政總廚,是統領着一間廚房的重要角色:「比如會留意有甚麼類型的顧客?餐廳的環境、溫度、光線、餐具如何?侍應的態度、服裝怎樣?說到這裡,還未涉及食品的方面。我想,策展人的工作就是這樣。」坦言,一個展出很多時候是一個整體的感受,所以策展人的角色更多時候是關注一個整體,這份成功感,比單是創作一幅畫來得更激烈:「若然是在國外策劃展覽便更好玩了!就如參加一個美食博覽,會看見其他的廚師,也有和其他餐廳交流的機會,甚至是廚師之間的交換」蘇侃哲繼續比喻道:「可以將澳門的廚師、洗碗工人等帶到國外交流,由其他國家的總廚培訓。」這樣便是作為「橋樑」的最佳實踐。

02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1

由Jose學生策展的《夢的切片》在MMM Workshop 舉行

发布者:胡 曉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19/10/31/%e8%97%9d%e8%a1%93%e4%b9%8b%e7%be%8e-%e8%a8%aa%e6%9c%ac%e5%9c%9f%e8%97%9d%e8%a1%93%e5%ae%b6%e5%8f%8a%e7%ad%96%e5%b1%95%e4%ba%ba%e8%98%87%e4%be%83%e5%93%b2/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