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弦樂,探索古典音樂——採訪青年音樂家許恩樂

擁有14年小提琴學齡的許恩樂在小學四年級就開始接觸小提琴,當時受到作為小提琴教師的父親許健華影響,加入培正中學小提琴啟蒙集體班,後來加入培正中學的管弦樂團(現為弦樂團)自身就開始對小提琴產生興趣。

音樂總是充滿魔力的,它能在人心情低落的時候給予安慰,也能作為一種解壓方式抒發自己的情緒,不管是對於寫歌的還是聽歌的人來說,音樂一直有著屬於它的魅力。相較於流行音樂的快速掠奪大眾視野,古典音樂的流傳似乎是悄無聲息地融入生活的。如果把流行音樂比作時下最火的奶茶,那古典音樂就像一杯清茶,入口澀苦然而回甘的滋味卻讓人念念不忘。

擁有14年小提琴學齡的許恩樂在小學四年級就開始接觸小提琴,當時受到作為小提琴教師的父親許健華影響,加入培正中學小提琴啟蒙集體班,後來加入培正中學的管弦樂團(現為弦樂團)自身就開始對小提琴產生興趣。2014年,許恩樂在澳門培正中學畢業後,遠赴奧地利就讀維亞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主修小提琴。長期的樂器學習總會面臨枯燥和瓶頸期,許恩樂在小提琴這條道路上第一個面臨的難關就是不懂如何去看樂譜,雖然神奇的是這一問題並沒有影響樂器的演奏,但當面臨一些複雜的樂譜時,不懂樂譜就成為了較大的阻礙了。在父親的鼓勵與陪伴下,一次偶然的談話,恩樂突然明白父親之前教導過的方法,腦袋突然開竅,隨之問題便迎刃而解。其實真正打動他開始古典音樂的求學之路,就是初中時期兼讀香港演藝學院青少年音樂課程這一段經歷,受當地環境、競爭力的影響,恩樂再一次開拓視野源於認識了澳門之外很多喜愛古典音樂、有天賦亦十分努力地學習的青年。同時受到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副團長梁健楓恩師的啟發,他對音樂有了很多新的理解,以及由心自發的對古典音樂產生濃厚興趣。2006年許恩樂加入了澳門青年交響樂團,隔年隨團參加哈爾濱音樂會,開始了他每年的樂隊海外巡演,這些外出演出的經驗寬闊了他的世界觀,開始了解外國各地的音樂文化,對自身音樂風格有了一個良好培養。

一切都是剛剛好

許恩樂的古典音樂之旅彷彿所有事情被安排的剛剛好,從家庭環境到學習契機,外出演奏到與良師益友的結伴,他的確有著一份幸運,但這份運氣離不開背後努力的汗水,每一次演奏會和音樂比賽的成績就是對他努力的見證,同時他亦對成長路上陪伴和幫助過自己的家人、老師以及朋友抱著真心的感恩。今年註定不會是平凡的一年,全國上下受新冠肺炎的影響,大多藝術文化活動被逼取消,許恩樂今年原定獨奏音樂會亦因此被延遲一年,曲目變動大,原定的演奏夥伴亦因疫情無法參與。因禍得福的是,原來遠在外國的朋友都因疫情返回澳門,可以與從小在青交認識、在音樂路上互相扶持及已合作超過十年的伙伴周清嵐(現於奧地利國立格拉茨音樂及表演藝術大學主修大提琴)、張海量(現於美國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主修鋼琴)一起呈獻“捷克音樂之父”史麥塔納《G小調鋼琴三重奏,作品 15》等經典古典音樂樂章,讓徐恩樂覺得今年八月的這場“畢業音樂會”變得難能可貴。他認為可以把學習成果在對自己重要的家人、老師、朋友以及觀眾面前演奏出來,是對自己四年在外求學的一次總結,亦是人生音樂發展路上一次轉折點。

在談及自己最欣賞的古典音樂家時,許恩樂毫不猶疑就說是貝多芬。路德維希·范·貝多芬是一名出色的德意志作曲家、鋼琴演奏家,在44歲時聽力急劇下降仍堅持創作,留下了舉世聞名的樂曲作品。人們以不同的方式去了解貝多芬,在他的時代,有崇拜他、批評他的人,甚至還有不理解他音樂人。現對於年輕一代來說,他是無法觸及、無法比肩的存在,我們只能在他的音樂中去探索他的想法,去感受樂曲彈奏時的那份創作人的情感解放。恩樂每次在演奏貝多芬的樂曲時,總是被他的一份革命情感所打動,演奏不只是一次單純地輸出樂章,而是通過音符去經歷一次屬於貝多芬的故事,而音樂帶給閱讀故事的每一位人都會有著異同的情感觸動。2020年是貝多芬誕生250週年紀念,為紀念”樂聖“,青年交響樂團二十三周年會慶音樂會亦以“最愛貝多芬“Amazing Beethoven 為名演出,三位本地青年音樂家許恩樂、周清嵐及張海量與樂團有幸攜手在此呈獻貝多芬的《C大調三重協奏曲》。

古典音樂在澳門

古典音樂是純淨樸素的,它的嚴格秩序、完美和諧可以中和世界的越發緊張、喧囂的社會現狀。旋律是古典音樂中固定的東西,但對於演奏的每一個人來說每一份樂章都可以有自己的色彩,在有限的空間裡存在無限的創作,把秩序與自由完美結合的古典音樂帶給人的魅力是豐滿的。一直以來,古典音樂在澳門都穩步發展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知道這一領域,也有不少的年輕人去學習弦管樂器,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崗頂劇院、東方基金會等亦為澳門青年古典音樂家提供了很多的演出機會,而在此基礎上相關的音樂比賽細節還是存在可提高的空間。歐洲的古典音樂歷經時間洗禮,音樂文化已經徹底融入民族文化中,當地人對於古典音樂會的熱情是高漲且持久的。但澳門相關歷史並不悠久,且長年以博彩旅遊業為主,藝術文化城市的發展並不深遠,社會對古典音樂的了解亦不普遍,因此較難與西方歐洲等國家的古典音樂發展融合學習。相對的,澳門可以借鑑鄰近地方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香港當地校際音樂節有獨奏、重奏、聲樂、合唱團等多樣的項目,而且各初高中學校對音樂的支持及發展是重視的,這為學生創造了不少的外出交流機會,開闊視野。而澳門每年舉辦的澳門青年音樂比賽的比賽項目都是固定一項的,這對於青年演奏者來說如若沒有遇上合適的比賽項目,就必須要等上一年或以上的時間,才能參與比賽。就古典音樂比賽來說,澳門在比賽章程方面仍不夠全面,可以去完善比賽的規模,為青年學生提供更廣闊的舞台。音樂是生活必不可少的調劑,閒暇之餘脫離一下喧囂的城市生活,去感受一下古典音樂的純樸旋律,這也是對生活的一種極致享受。

发布者:麥 文姬,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0/09/24/%e6%84%9f%e5%8f%97%e5%bc%a6%e6%a8%82%ef%bc%8c%e6%8e%a2%e7%b4%a2%e5%8f%a4%e5%85%b8%e9%9f%b3%e6%a8%82-%e6%8e%a1%e8%a8%aa%e9%9d%92%e5%b9%b4%e9%9f%b3%e6%a8%82%e5%ae%b6%e8%a8%b1%e6%81%a9/

發佈留言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