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烱麟《歡迎對話》- 難得可以同座

在缺少製作資金的大環境下,紀錄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其創作成本較低,亦適合小型團隊拍攝。近年來澳門一眾年輕導演嶄露頭角,出現了不少有關於反思家庭價值的紀錄片,當中不一定是作者自身與家庭之間關係的探討,關懷層面更涉及到社會上,探究社會和家庭如何互相造成影響。

文/圖 蘇兆偉

在缺少製作資金的大環境下,紀錄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其創作成本較低,亦適合小型團隊拍攝。近年來澳門一眾年輕導演嶄露頭角,出現了不少有關於反思家庭價值的紀錄片,當中不一定是作者自身與家庭之間關係的探討,關懷層面更涉及到社會上,探究社會和家庭如何互相造成影響。令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有李卓媚的《日安》、丁冠濠的《Dear Sister》等,而《歡迎對話》是比較特別的一部。遠赴波蘭學習電影的何烱麟,某天得知婆婆離世的消息,在回鄉參加告別式期間拍攝了這部作品。

身在異鄉,即使抬頭望著的是同一片天空,澳門到波蘭卻是相隔幾千公里,總有某些時候特別想家,惦掛著家人生活是否無恙;但就算在同一空間日夜相對,又真正互相瞭解對方嗎?作者旅外留學的背景,使他對「距離」的概念尤其敏銳;親人的驟然離世,促使他開始用影像紀錄家庭生活,希望藉著拍攝以拉近與家人「心的距離」。

導演著重於紀錄摯親的生活日常,身兼創作者的之餘,亦是片中的其中一個角色和主要敍事者,他試圖透過互動觀察,探討兩代人之間價值觀上的分歧,從而推倒阻隔他們溝通的牆。事實上,子女與父母爭吵的主題,大多都是圍繞著對傳統觀念上看法的不同。相比起舊時經濟動盪的年代,年輕一輩比較容易得到學習的機會,更善於邏輯思考,對於那些迷信的習俗自然感到嗤之以鼻。正如片中母親執迷於「裝香」一事,叮囑阿麟亦應該以此舉動展現孝心,當被反問「裝香」與「孝順」有何關係時,她又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工作順利、出入平安、身體健康」如同咒語一般被念誦,心誠則靈,總之求個心安理得。

這對母子的矛盾更牽扯到內衣褲的上頭來。社會雖然是有所進步,男女不再授受不親,但長輩眼中還是接受不了男女的內衣褲混在一起洗,最後嚷成一場無謂的爭吵。小至狗吃的禁忌,大至裝香拜神,這些都是活生生的生活例子。在長輩眼中看似理所當然的事,以及那些必須遵從的規範,年輕人始終無法理解,沒有結果的爭論長久下來只會造成雙方關係漸行漸遠。有時習慣了身邊至親的存在,或對父母親的自以為是感到怠倦,變成失去勇氣去觸碰對方內心真正所想,造成代溝日漸加深,可能始終「對話」,才是消弭誤會的解藥。

仿似黃惠貞的《日常對話》,《歡迎對話》的拍攝促成了「二十九年母子關係裡最長的一次對話」,除了為導演解開多年來對母親的疑惑,相信也能令觀眾更明白為人父母的難處。在一張張逐漸褪色的家庭照片背後,驟覺歲月如流,父母頭髮上滿是染髮劑敵不過時間的痕跡,而自己也快將到而立之年。望見年輕的雙親抱著還是嬰兒的自己,嘴上掛著一抹微笑,喜悅心情的背後捱過了多少心酸,又豈是盯著照片看的我們能夠感同身受的呢?上一輩偷渡來澳門的人生活大多都不好過,為了讓子女擺脫窮苦的命運,他們捱更抵夜工作,根本無暇思考複雜的問題,甚至自己活著的原因。唯一肯定的是,他們都把自由的機會讓給了我們。

相比起母親含蓄的愛,烱麟的姑媽來得更加直接,也不避諱談生死。儘管患上眼疾仍處處為人著想,其實她與大多數華人抱持著一樣的價值觀,都受到儒家的薰陶,平時省吃儉用,對親人卻很大方,尤其是在金錢上,不忍心別人因自己而多花一分錢。在年輕人眼中,可能老一輩常常固執於一些莫明奇妙的事,但他們心中亦存在著善意的部分,

《歡迎對話》是一部合格有餘且成熟的作品,雖然採用了低成本、家庭影像式的拍攝模式,卻不見得內容空洞乏味,剪接上的鋪排和創意都將這部作品提升了一個層次。此外,真誠才是這部影片的最大本領,導演把自己赤裸地搬上銀幕,讓觀眾透過審視別人的家庭,反思自己與親人之間相處的種種,感情真摯動人,值得細味。

发布者:蘇 兆偉,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0/11/25/%e4%bd%95%e7%83%b1%e9%ba%9f%e3%80%8a%e6%ad%a1%e8%bf%8e%e5%b0%8d%e8%a9%b1%e3%80%8b%ef%bc%8d-%e9%9b%a3%e5%be%97%e5%8f%af%e4%bb%a5%e5%90%8c%e5%ba%a7/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