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身邊事物的美與價值——舞蹈劇場

藝術源於生活,這句話一直以來都得到絕大多數從事藝術表演者的認同。確實,舞蹈的創作中對人物、情感以及文化精神傳遞的表現,都是基於生活中切實發生的故事,舞者或快或慢,簡單或複雜的肢體表達,無非是在傳遞自己對這場舞蹈故事最内心的感受。在現今社會飛快的發展下,舞蹈表演也逐漸產生了很大的改變,不再局限於技巧的表現,而更多的想向觀衆塑造一個真實的,觸動心靈的故事,從而帶出舞者心裏切實的想法。這種舞蹈與劇場的結合,在藝術講訴故事的表現模式,便是澳門舞蹈藝術中一個矚目的存在。

文/麥文姬

藝術源於生活,這句話一直以來都得到絕大多數從事藝術表演者的認同。確實,舞蹈的創作中對人物、情感以及文化精神傳遞的表現,都是基於生活中切實發生的故事,舞者或快或慢,簡單或複雜的肢體表達,無非是在傳遞自己對這場舞蹈故事最内心的感受。在現今社會飛快的發展下,舞蹈表演也逐漸產生了很大的改變,不再局限於技巧的表現,而更多的想向觀衆塑造一個真實的,觸動心靈的故事,從而帶出舞者心裏切實的想法。這種舞蹈與劇場的結合,在藝術講訴故事的表現模式,便是澳門舞蹈藝術中一個矚目的存在。

從表演到創作

2019年7月,澳門當代舞蹈團正式成立,同時由舞團團建首作舞蹈劇場《弓》作爲建國七十周年、澳門回歸二十周年的獻禮,同年亦在北京同澳門兩個地方上演,獲得業界以及大衆的關注。澳門當代舞蹈團團長李洋十一嵗開始接觸舞蹈,至今有著十幾年的舞蹈表演經驗,他在一衆好友以及澳門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澳門當代舞蹈團,個中的過程是充滿艱辛的,現如今他不僅是一位專業的舞蹈表演者,同時也肩負導演的職責。李洋表示,從舞者到舞臺導演這樣身份的轉變是充滿挑戰的,以前作爲舞者的時候,需要的是對動作技巧的掌握,以及角色情緒的把握,他需要在舞台上發揮所長,完美落幕便已心感滿足。而現在作爲導演負責一場舞蹈劇場,是從舞台後到臺前的一整個過程,需要肩負的是所有一切,除了對舞蹈劇本和舞者表演的責任感,還要存有一份使命感,而這份使命感是面對所有的舞者與觀衆的。

同時,創作並不局限與舞台或肢體的表演,它是取材與真實的生活的。從一個精於技巧,研究角色情感的舞蹈表演者,變成懂得觀察身邊事物,提出情感精要,具有創新精神的舞蹈劇場導演,李洋也是通過不斷的嘗試才得以配上這份使命感的。澳門當代舞蹈團創辦初心便是製造富有澳門本土藝術特色的作品,致力在對澳門本土文化的挖掘,因此感受身邊一切美好事物便自然而然地成爲了舞蹈創作者的一個習慣。然而,本土文化的流失一直都受到大衆的關注,要讓人們開始意識到這方面的發展,不只是透過單純的舞蹈表現事物,而是要融入舞者與製作人的思考,也只有這樣融入了思想的藝術作品,才能引發觀衆的觀察,並把這種觀察和瞭解後的感受深刻地記在腦海,甚至是心裏。

舞蹈劇場作品《弓》與《二十幾歲女生》

舞蹈劇場《弓》是澳門當代舞蹈團與内地著名舞蹈家萬瑪尖措、舞評人梁戈邏合作的首部作品,整個作品脈絡穿梭在過去、現在與未來三個時空中,不可逆轉的時間維度、平衡與失衡以及得到與失去這些相互對立的元素,都是《弓》中所探討的,而它最終的核心便是對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命題的呈現。作品以道具弓連貫故事發展,加入了實驗性與科技性的元素,亦融入了環保這主題元素。這是一場極具現代舞劇表演特色的表演,神秘的儀式感拉開劇目,從人對弓的追逐,到對弓的創作與控制,豐富的故事内容以及背後值得思考的價值是獲得肯定的。

被稱爲「藝術之母」的舞蹈藝術,可以通過藝術加工反映一個城市的精神文化及社會文化,而當中的藝術創作是離不開組織、加工、提煉這三大部分的。把生活融入藝術,以藝術表現生活,説的便是「生活化的舞蹈動作」與「舞蹈動作的生活化」,當代舞蹈團在舞蹈動作的設計上一直堅持生活與藝術的共融,講述人與人之間的故事感情。除了開山之作《弓》,另一主要舞蹈劇場作品《二十幾歲女生》亦是如此。舞劇以年輕女生視角記錄成長過程,向觀衆呈現具代表性的社會片段、生活情節。這是引發人們共鳴的藝術作品,觀衆可以是當中的你、我、他,感受青春成長的笑與淚,享受愛情、友情、親情的升跌起伏。

舞蹈藝術的價值與審美

談及城市與舞蹈藝術的關係,藝術就像是小城的一扇窗口,它可以促進城市的全球性發展。澳門是以博彩旅游為主的發展中城市,一直以來這些方面都是城市的經濟核心。但在這外在藝術下還有不可或缺的内在藝術,而舞蹈藝術便是其一。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很難去發現身邊事物的變化,特別是由於生活節奏越來越快的影響,情感的疲憊與缺失更是需要得到關注,而藝術欣賞便能補缺這方面的需求。舞蹈劇場就如月光寶盒一般,可以幫助觀衆回味過往,再次體驗當中的情緒變化,因爲劇場表演的真實性是源於生活的,它的畫面、臺詞以及音樂的配合可以喚醒觀衆,就像打開寶盒那刻,瞬間回到過去。

現在城市幸福度這一話題多次成爲人們討論的中心,在滿足經濟需求這些外在因素的同時,藝術作爲生活的重要調劑之一,也是至關重要的。那麽藝術的有效發展,就在於市民藝術眼光,即審美的培養了。城市的長久發展離不開人文藝術的傳承,這是一種心靈上的慰籍,是可以生生不息,得以傳承的精神,好的個人審美藝術的培養,會決定一個大城市的雅致之性。文化不同於行於表面的殺傷性武器展示,它是一種内在的,充滿潛力的侵略性武器,它的影響是致命且長遠的。當然澳門舞蹈界的發展仍在繼續,要做好文化渲染就要有良好的機構推動藝術項目,因此一個具有代表性及組織性的舞蹈機構仍是藝術發展的重要鏈接,這也會是未來發展的趨勢。

藝術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人們雖然難以去判別它的價值,但卻可以去體驗它的美,享受真正豐富多彩的人生。

发布者:麥 文姬,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0/12/28/%e6%84%9f%e5%8f%97%e8%ba%ab%e9%82%8a%e4%ba%8b%e7%89%a9%e7%9a%84%e7%be%8e%e8%88%87%e5%83%b9%e5%80%bc-%e8%88%9e%e8%b9%88%e5%8a%87%e5%a0%b4/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