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 荒誕的「奪腿之旅」

二零二零對很多人來說是難熬的一年,各行業大受打擊,電影業亦不例外,電影院的關閉推遲了很多大片的上映計劃,片商虧錢,觀眾納悶,可謂雙輸。然而台灣防疫措施到位,使得本土電影得以按原計劃上映,造成今年台灣電影在華語地區較為強勢的局面。其中《腿》作為年底壓軸,早前入圍金馬獎四項提名,加上強勁的演員陣容,想必令人傾耳拭目。

二零二零對很多人來說是難熬的一年,各行業大受打擊,電影業亦不例外,電影院的關閉推遲了很多大片的上映計劃,片商虧錢,觀眾納悶,可謂雙輸。然而台灣防疫措施到位,使得本土電影得以按原計劃上映,造成今年台灣電影在華語地區較為強勢的局面。其中《腿》作為年底壓軸,早前入圍金馬獎四項提名,加上強勁的演員陣容,想必令人傾耳拭目。

正如片名所指,故事從一條腿說起。鄭子漢截肢後意外身亡,錢鈺盈為了找回愛人因醫療事故丟失的腿,無所不用其極,與不斷推卸責任的醫院高層展開一場心理攻防戰,演變成一場光怪陸離的鬧劇。看似簡單明瞭的故事,背後卻牽連著頗為沈重的議題,以「奪腿計劃」作為主線劇情,從中回憶起男女主角從相識、相愛、以至分離的過程,檢視雙方愛情上的缺失,同時以黑色幽默的對白,冷嘲熱諷社會上一些慣以為常的荒謬事。

導演兼編劇張耀升不知是否曾有不愉快的經歷,在塑造醫護人員的形象上可說是不留情面,從那位「禮貌地說著不禮貌的話」的女護士開始,就定調了這間所謂大醫院的處事態度,到後來更是把病理科主任和其他高層描繪得獐頭鼠目,大特寫捕捉醫院院長想要得過且過的模樣,格外滑稽。坐擁權力的上流人士處事圓潤,只管著如何保住現有地位,正是現今社會敗壞風氣所造成的惡果。

《腿》對人物的刻畫固然精彩,不過在男女主角的塑造上反而稍有欠決。確實,把桂綸鎂和楊祐寧配在一起就教人產生「天生一對」的錯覺,我亦絕不否定選角對於一部電影的重要性,可是兩人感情的建基仍然缺乏交代。兩人的相遇即使一見鍾情,錢鈺盈對鄭子漢的包容已超乎現實想像,給人一種男方高攀不起的感覺。女方無止境的犧牲,卻得不到相應的對待,可能會惹得女觀眾嗤之以鼻。

即使存在如此缺點,片中這段男女關係還是能反映出一些深刻的觀點,對於「愛人」與「被愛」的分歧,間接促使這場悲劇的發生。國標舞是兩人緣分的開始,感情亦是寄託在這個共同目標上,當男主角摔傷腿不能跳舞之後,兩人的共同夢想就被撕裂,足以令他們的世界分崩離析。一段男女關係的開始可以是單純的,但受限於社會普世價值的枷鎖,雙方對於未來的想像就要考慮更多。男主角的憧憬在於踏入上流社會而不在國標舞本身,他相信自己必須給予愛人最好的生活,所以在非法賭莊「盡地一鋪」,重挫後還想冒險做房地產生意,只因他內疚於女方為了維繫這段關係付出得更多(從他的內心獨白可以得知),而最後做出了最錯的決定。若果雙方當初多些溝通,讓愛不止於感受,結果可能就此不同。女主角一直執著於找回腿,是要找回過去最好的那段回憶,也找回當年與丈夫同夢的自己。找到這條腿不僅是求個心安,也是一個迎接新生活的儀式,從錢小姐成為鄭太太,再變成新的錢小姐。

《腿》作為輕鬆喜劇來看,應該能得到不錯的分數,內容幽默又不失諷刺意味,頗帶趣味。攝影為此片增色不少十分具有鍾孟宏(中島長雄)的風格,玩味很重,國標舞的場景使用手持和慢動作拍攝,配合燈光及配樂,成功營造浪漫氣氛。可惜導演想要兼顧的面向太多,有點開高走低,劇情發展到女主角得知秘密之後,仍想製造搞笑氣氛,甚至打破第四面牆,開起「女主角長得像桂綸鎂」這種低級笑話,實在弄巧反拙,不可恭維。到最後已經沒法再把觀眾帶回感人的氛圍之中,女主角的淚只為劇本而流,實屬可惜。

近年台灣出現不少類型片,包括《紅衣小女孩》、《目擊者》、《返校》等,口碑票房皆取得不錯的成績。但仍有不少台灣導演如黃信堯、鍾孟宏、鄭文堂、陳玉勳等,堅持從寫實路線開闢新道路,把「台灣新浪潮」的味道以不同的形式呈現。編而優則導的張耀升雖然首次執導大片評價兩極,未如理想,不過相信未來會繳出更亮眼的成績。

发布者:蘇 兆偉,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1/01/29/%e3%80%8a%e8%85%bf%e3%80%8b%ef%bc%8d-%e8%8d%92%e8%aa%95%e7%9a%84%e3%80%8c%e5%a5%aa%e8%85%bf%e4%b9%8b%e6%97%85%e3%80%8d/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