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音飄揚 承載教育 – 專訪澳門青年薩克管演奏家呂瀚章

由澳門管樂協會主辦的《表演藝術沙龍》系列講座,2020年12月21日,第六場講座邀請到澳門青年薩克管演奏家呂瀚章先生為觀眾介紹了二十世紀音樂的魅力,透過介紹印象主義、序列主義及簡約主義等類型音樂,鼓勵觀眾以開放式的思維,接觸多元文化的音樂。

文/Cherry

圖/受訪者提供

由澳門管樂協會主辦的《表演藝術沙龍》系列講座,2020年12月21日,第六場講座邀請到澳門青年薩克管演奏家呂瀚章先生為觀眾介紹了二十世紀音樂的魅力,透過介紹印象主義、序列主義及簡約主義等類型音樂,鼓勵觀眾以開放式的思維,接觸多元文化的音樂。

一見傾心 情緣薩克管

呂瀚章受家庭的氛圍及自身興趣影響,從小學習音樂,偶然一次在校內接觸管弦樂團,深深被薩克管迷人的音色吸引,便開始學習薩克管。在自身興趣使然及對音樂的敏感觸覺,他曾榮獲多屆澳門青年音樂比賽的獨奏、重奏等多個組別的第一名。在中學時期已累積不少獨奏演出出經驗,也曾與澳門樂團及香港節日管樂團等合作,於澳門文化中心、香港大會堂等擔任獨奏演出。2007年,他遠赴荷蘭海牙皇家音樂學院完成學士及碩士的課程。於2014年回澳,開始從事音樂教育工作。

受外國音樂教育衝擊

在選擇音樂這條路上,呂瀚章笑言「單靠心口掛嗰勇字」一往直前。「中學時期玩薩克管都是靠鋪癮,大家一起玩,我自己又感興趣,順理成章就一路玩。到大學選讀音樂時候,家人及周邊朋友都讓我三思,擔心的不外乎畢業後走音樂這條路難搵食。」話雖如此,但他直言當時未想出路,只是單純熱愛音樂,出國進修是他當下的第一首位。於是,在當時資訊還不算發達的情況下,詢問前輩的意見後,就「膽粗粗」去到荷蘭。

中西文化差異及生活環境並未對呂瀚章產生太大影響,讓他最不適應是同僚之間演奏程度的落差。「我好喜歡薩克管,在中學時放了好多時間在上面,出去讀書之前,好似在澳門都做到很不錯的成績。但出國後才發現是第二個世界,也認識到自己其實好渺小。澳門這裡的音樂教育系統始終未完善,大家對音樂都是保持玩下的心態。」

呂瀚章分享初到荷蘭的第一年,有好深刻的體會,他意識到自己與同僚之間的水平差異,導致與當時第一志願的學校失之交臂,考取第二志願後,花費了一整年時間調節及追趕。「一整年間不停練習,特別是基本功。音樂某程度是一種運動,明白理解之後,還要花費好長時間去適應,再轉換成自己的方式演繹出來,這些都需要紮實的基本功,無得臨急抱彿腳。」受到荷蘭音樂教育的衝擊,以及自身一整年不停地追趕的深刻過程,讓呂瀚章埋下了日後回澳從事音樂教育的種子。

回澳發展音樂事業

2014年,呂瀚章畢業決定回澳,他直言當時其實並未具體思考未來路向,到底繼續走專業演奏事業還是從事音樂教育。「我一直都想做演奏,但又有一個好老土的願景,尤其是去到荷蘭第一年受到的衝擊,發現澳門的音樂學習沒有系統,所以我想回來澳門build up返啲嘢,令到發展好一點。」除了個人抱負外,也站在現實角度,他表示雖然有許多出名的專業演奏家因為演奏而糊口,但更多的收入來源來自教育。

於是,他一邊保持著一年一次的個人演奏會頻率,一邊進行音樂教育。他十分感激澳門管樂協會給予的機會,讓他能夠一展所長。以澳門管樂協會《Phone Show嘉年華》系列為例,正是呂瀚章回澳當年舉辦的一次實驗性質的薩克管重奏音樂會,直到他接任該活動的音樂統籌後,音樂會的曲風從最初具實驗性質轉到探戈音樂之中。「從2014年到今年第六年,一開始是實驗性質,慢慢變得成熟,也開始加入主題,也會邀請外國有名的、年輕一輩的演奏家一起玩,成為了一個恆常系列的演出,觀眾也很喜歡。」

談及觀眾,很多人覺得古典音樂太高雅太離地,與人的距離很遙遠,呂瀚章表示隨著資訊發展,可降低藝術欣賞的門欄,讓更多人知道古典音樂,但同時也是一把雙面刃,在拉近古典音樂與聽眾距離的同時,會導致觀眾去現場音樂會的動機下降。為取得平衡,自覺考量觀眾需求,特意做出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感受的音樂氛圍,「會考量到gimmick,如何做到隔著屏幕是無法感受到的。例如過去我們一場重奏音樂會是在崗頂劇場舉行,在開場前,我們就利用場地玩聲效,聲音從場地的各個角落響起,專場專屬。」

感恩音樂路上的際遇

音樂之於他是必需品,娛樂也好、工作也好都離不開音樂,音樂已經融入他的生命當中。他回憶道,自從接觸音樂後,不是練習就是聽相關的音樂,沒有連續24小時離開過音樂。他細思一陣緩緩道:「我應該需要跳出來調節一下,會麻木,但現在未有空間可以做第二樣東西。」

他分享去年是他的瓶頸期,「去年工作好多,我自己幾乎放下了演奏,未來動向想放多一點時間在演奏上。從荷蘭回來到現在,教學的工作是有加無減,反之自己時間變得少,這個學期之後會做一點調整。」

在訪談期間,呂瀚章說得最多的字眼是「幸運」,能夠讓他的夢想和生活都兼顧,他看見許多習樂之人,因缺失機會,而轉換跑道。他十分感恩一路而來遇的機遇,回顧過去五年,他以順利及幸運來囊括回澳後的音樂生涯。「教學雖然佔據了大部分時間,演奏部分唯有擠出休息時間出來練習,這樣的方式其實好累,就算現在都是。不過說到底還是自己喜歡,也一直對自己說好幸運,有機會去做這樣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幸運,有了這個信念就不會再抱怨。」

发布者:Cherry,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1/03/01/%e6%a8%82%e9%9f%b3%e9%a3%84%e6%8f%9a-%e6%89%bf%e8%bc%89%e6%95%99%e8%82%b2-%e5%b0%88%e8%a8%aa%e6%be%b3%e9%96%80%e9%9d%92%e5%b9%b4%e8%96%a9%e5%85%8b%e7%ae%a1%e6%bc%94%e5%a5%8f%e5%ae%b6%e5%91%82/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