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為這種事很少發生,而是因為基本不會說出口

「不要因為我是老太婆就亂說話。」

文:白宣華

⋯⋯

「你的腿很漂亮。」

「不要因為我是老太婆就亂說話。」

一段長達三分鐘的黑屏,沒有任何戲劇衝突渲染的情節,單靠逐漸遍離日常的對話,觀眾只能用聽覺來分辨黑屏後方的動靜。

然後特寫出現手腕上的紅印。

⋯⋯

(怎麼可能?還是她神智不清?)

沈孝晶,69歲,一位老婦人。她在朋友陪同下到警局報案,控告29歲的年輕男復健師助理性侵她。負責調查的警員在接手這件案件時,心裏或多或少地帶有上面那份疑問,並在受害人面對討論嫌疑人的種種⋯⋯被告承認他和沈孝晶發生過性行為,但聲稱雙方是自願的。雖然沈孝晶能夠拿出沾有被告精液的證物,但法院卻以「年輕男性沒有性侵年長女性的可能性」為由,多次駁回了拘捕令。被告和沈孝晶出入於同一個社區,並曾於超市門口提醒過她的東西掉了,由於沈無論如何也想不起這一面之緣,加上年老,所以大家懷疑她的記憶力、精神狀態,甚或是老年失智。被告正是利用她的弱勢——年紀大、腦子不靈光、沒有依靠,「即使她報警也沒有人會相信她」,於是,他便向弱者宣泄自己的性需求。

韓國導演林善愛在得悉世界各地都有出現老年人遭到性侵的事件而寫下了《六十九歲》(又譯《老婦人》)這部電影。這些受害人大多因為他們年老、體弱、不能反抗⋯⋯往往成為了目標,而且犯人很多時候是身邊的看護。「性暴力犯罪中,報案率一般只得10%,而老年人在遭受性暴力後的報案率更不足1%」,即使報案也大多被認為是失智或藥物造成的幻覺而瘋言瘋語。《六十九歲》便是一部關於在性暴力議題中被忽視的人。講述了69歲的沈孝晶被29歲的復健師助理性侵的事件,由韓國國寶級演員藝秀昌主演。

故事背景是2010年的韓國,當年韓國通過了《性暴力特別法》,但由於受到老舊的觀念所窒礙,前線執法的人員在實際操作時受到很多限制,使法例無法擔起實質性的作用。片中,法院多次拒頒拘捕令,理由是年輕男子性侵年邁女子的可能性較低,於是使有了電影後半部份主角一直向警員追問的:「如果我是年輕女子,那個人會被逮捕嗎?」市場上有不少關於性暴力題材的電影,雖然世界不會因為一套電影而改變什麼,但導演希望這部電影可以刺痛加害者的神經,進而使情況有所改善。

電影中,沈孝晶是一名護工,和書店老闆同住,經常游泳,談吐、衣著都比同齡人講究得體,個性內斂温婉但不柔弱。雖然一開始我們看到她的隱忍猶豫,但最終還是告訴同居的友人她要到警局報案。整部劇無論是題材或受害人的情感處理手法上導演都非常剋制,沒有狗血劇情,尤其在主角的戲份上沒有無何激烈的場面,但對白卻句句椎心。當受害者與加害者再次碰面時,年輕人憤怒於孝晶的舉報催毁了他的生活,並口出惡言:我侵犯你,是看得起你,我幫你快活了啊。孝晶沒有多說什麼,那份委屈留給觀眾自己細細品味。情感表達上,演員的演技細膩無可挑剔,在冷靜的外表下觀眾完全能夠感受到她內心的風暴與無助。現實是殘酷的,外在的傷口會隨著時間慢慢癒合,但內心的傷口卻會一直心埋心底,讓孝晶的生活充滿慌張與顫抖。

看這部戲的心情是複雜的,它指出了韓國社會上存在的多個問題,而這些問題幾乎又是全世界的通病:性侵、完美受害人、年齡歧視、臨終關懷缺失等等⋯⋯電影中出現過多次關於沈孝晶衣著品味的描述,從路人、同事到警員,她弱弱的道出很現實的社會情況:上了年紀,穿得寒酸就會被無視。直到今天,我們社會還會將性侵的產生因素歸咎在受到侵害的人(尤其女性)身上:愛打扮、衣著招人、長得漂亮、膽小不反抗、走夜路⋯⋯一百個理由暗示受害女性肯定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很多時候,這些暗示也會出自同性口中,可能說的人無心,但這卻反映他們的潛意識。片中有一段我是非常深刻的,當孝晶表面的傷口慢慢消失,冷靜下來到醫院詢問曾經共事的醫護能否為自己作證時,那位女護士因個人立場拒絕了並且狀甚關心地問:

「怎麼不小心一點?」

「我應該怎麼小心啊?」

发布者:執行主編,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1/03/26/%e4%b8%8d%e6%98%af%e5%9b%a0%e7%82%ba%e9%80%99%e7%a8%ae%e4%ba%8b%e5%be%88%e5%b0%91%e7%99%bc%e7%94%9f%ef%bc%8c%e8%80%8c%e6%98%af%e5%9b%a0%e7%82%ba%e5%9f%ba%e6%9c%ac%e4%b8%8d%e6%9c%83%e8%aa%aa%e5%87%ba/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