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德沃夏克誕辰一百八十週年

剛過去的2月,由澳門管樂協會主辦的《Phone Show嘉年華》系列音樂會本次以德沃夏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 180週年誕辰為題,演出邀請到澳門青年薩克管演奏家呂瀚章帶領協會的薩克管重奏團帶來了《斯拉夫舞曲》、《管樂小夜曲》、F大調第12號弦樂四重奏《美國》及E小調第9號交響曲《來自新世界》。

啟示:德沃夏克誕辰一百八十週年

剛過去的2月,由澳門管樂協會主辦的《Phone Show嘉年華》系列音樂會本次以德沃夏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 180週年誕辰為題,演出邀請到澳門青年薩克管演奏家呂瀚章帶領協會的薩克管重奏團帶來了《斯拉夫舞曲》、《管樂小夜曲》、F大調第12號弦樂四重奏《美國》及E小調第9號交響曲《來自新世界》。

音樂會為甚麼要以誕辰為標題作音樂會的宣傳呢?在過往一年,是貝多芬誕辰250週年,由於新冠疫情的緣故,全世界也失去了一年,澳門國際音樂節也失去了聆聽多首精品的機會,但是即使貝多芬已經逝世多年,作品的影響力也是不容置疑的,那麼,為甚麼我們需要紀念這些名家呢?

最近,筆者看到一篇文章,講述了在音樂之國奧地利的人民對音樂的看法,在港澳來看,學習古典音樂作用更多是彰顯個人修養的一個門面粉飾工程,不久前,一個在美國的研究講述了對比肌肉型男,音樂才子對異性更有吸引力,如果以外在的功能主義來看,單純學習音樂已經具有個人形象塑造的功能;但是,這些都是表面的,在奧地利不少上了年紀的人仍然重新學習一件新樂器,他們基乎可以說是不可能具有成為音樂神童的機會了,在已知天命的年紀下,旁人的眼光不值一提,那麼是甚麼原因令他們願意去花費不少的金錢去學習一件樂器呢?其實,說白了就是個人內在的滿足感。

小時候學習音樂,可能就是為了成就父母的虛榮,長大一點後,可能是考取好大學的一張門票,再往後,更多的人是把音樂都拋諸腦後,走進劇院聆聽音樂的意慾也都沒有,在物質化的世代,精神上的富足變得愈來愈重要,但是卻鮮有人去懂得欣賞,畢竟,負房貸的壓力,生活的一切交際應酬更是令人疲憊不堪,還說甚麼藝術價值。但是,即使在奧地利也有虎爸跟虎媽,只單純以外在功利為先,但是更多懂得如何以藝術轉化生活壓力,以藝術為出口,相信總比在賭場放上兩個籌碼健康。

啟示:德沃夏克誕辰一百八十週年

仍記得小時候學音樂的時候,在大考之際,練習音樂就是浪費時間,殊不知,藝術其實也是壓力釋放的出口;截至去年11月,國內已經有8個試點省份將中考的內容增加了藝術及體育這兩個欄目,為甚麼需要將藝術放進考核之中呢?簡單來說,國內過往藝術特長生有更大機會考上好的大學,以外在功效作為學習藝術的原因,卻忽視了對人民內在美育的培養,設定考核,必然又將引起了 “商機”,但是在教育上正視藝術的價值卻是可喜的。

啟示:德沃夏克誕辰一百八十週年

回到開始的問題,為甚麼需要紀念著名作曲家呢?簡單來說,就是為了記念那一份意志與信念,人類在世的價值並不應、亦不該單純的追逐名利,多樣性的追求更能令生活增添色彩,紀念作曲家,實際上也是在紀念着那一份純真的心,支持多樣正向的價值觀。

发布者:張 少鵬,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1/03/26/%e5%95%9f%e7%a4%ba%ef%bc%9a%e5%be%b7%e6%b2%83%e5%a4%8f%e5%85%8b%e8%aa%95%e8%be%b0%e4%b8%80%e7%99%be%e5%85%ab%e5%8d%81%e9%80%b1%e5%b9%b4/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