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凱雲

作者簡介

    曹凱雲,澳門人,復旦大學考古學碩士。一次偶然的機會,誤打誤撞闖進了文博之門,從此心裏裝著一份文博情懷。


    飲食是人類生存最基本的需求,“然而人類不同於一般生物,僅僅是普通意義上的生物進食,對於人類來講,飲食是文化,社會文明的標誌之一,幫助了人類成為生物界中獨一無二的物種”。作為一種文化,飲食的種類及飲食工具,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這都構成了豐富的飲食文化內涵。


原始人飲食的種類

    考古學家如何能夠知道原始人吃甚麼?都是來自遺址堆積的出土遺物和相關的遺物出土脈絡,藉此推測復原出原始人過去的飲食生活內容。

    我們對原始人的第一印象,是身體高大強壯所謂「肉食人類」的勇猛形象。正是從眾多考古遺址中都有出土動物遺存,這些動物遺存發現有人工痕迹,痕迹包括有砍痕、切割痕、切鋸痕等,主要分布於牛、豬、鹿等動物的長骨關節部位、肋骨及脊椎(圖1)。考古學家認為,這些痕迹是原始人類狩獵動物後宰殺肢解,剔骨取肉,敲骨吸髓等取食行為的體現。我們才知道原始人經常捕捉自然環境中的獸類來食用,作為獲取自身生存所需的食物資源。


1:後楊官莊遺址出土的帶燒痕的梅花鹿左側頭骨

    澳門有黑沙新石器時代遺址,也許保存有史前時期的動物遺骸,但遺憾的是,澳門城市發展非常迅速,加上南方氣候溫暖潮濕,不易保存骨頭。目前尚未發現動物骨骼,反而有貝類遺存被保存下來,可見澳門地區在史前時代,氣候是屬於比較溫暖濕潤,自然資源,尤其是貝類資源比較豐富,使人們過著以採集為主的經濟生活,故相較於動物資源,貝類資源更是容易獲得,數量也較多,對於澳門原始人可能是穩定的食物資源之一。

    此外,通過考察牙齒能知道原始人曾經食用過的食物類別,因為牙齒的磨耗程度的高低在很大程度與飲食結構有關。如廣東湛江鯉魚墩遺址中出土人骨遺骸的牙齒(圖2),據考古學家根據該遺址出土大量螺殻,而螺殻內含大量的泥沙是對牙齒形成磨耗的重要原因,說明該遺址原始人食物以海貝類為主,可見牙齒是得知原始人食物結構的重要證據。


2:廣東湛江鯉魚墩遺址出土的人牙

原始人飲食的工具

    原始人要吃一頓好的飯,必須身體力行去追捕動物(圖3),撈捕貝類,採集野果。而且為了進行這些活動,在人類的生活資源有限的條件下,就需要不斷地總結經驗,製作更合適的生活用具,來滿足飲食的使用。


3:河南偃師灰嘴遺址出土的石矛。石矛是原始人最重要的武器,石矛後部捆綁長木柄,可用於刺殺動物。

    從考古出土的遺物證明原始人不僅會利用並控制火,並且已經懂得發明多種多樣的工具來進食,是人類智慧進步的表現。原始人最初使用的飲食工具是石器,具體做法是將兩塊石頭用打製或打剝下來的石片,成為石片器、砍砸器、刮削器等,除了可用於砸碎獸骨食用骨髓、切割獸肉,還可用於收割植物。這種器物在河南偃師灰嘴遺址找得到例證,該遺址出土有新石器時代和二里頭文化時期的石刀,據石刀的微痕或殘留物分析顯示,石刀主要用於收割植物、以及豆類和根塊植物(圖4)。


4:河南偃師灰嘴遺址出土的石刀

    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進步,到新石器時代,農業漸趨成熟,簡單的石器也開始衍生出新工具,如石錛、磨盤、磨棒等,會對飲食文化帶來不同樣貌。澳門黑沙遺址裹的石錛,便是這類工具普遍採用的印證,石錛是砍伐與刨土之用。(圖5


5:澳門黑沙遺址出土的石錛

    另外,在澳門黑沙遺址,也出土了一塊帶腰槽石網墜(圖6),形狀為扁薄形的亞腰形,其凹槽是被用植物纖維編織的線捆綁。石網墜是與漁網配合使用的漁業工具,它的作用是將多個網墜繫在漁網底部,於撒網時可以加速下沉。這塊石網墜的發現,反映出澳門漁業在史前時期已經非常發達,豐富的魚類資源為生活在澳門地區的原始人提供了取之不盡的食物資源。


6:澳門黑沙遺址出土的石網墜

    其後,飲食工具使用的種類出現了使用動物骨骼來制作骨角器,成為飲食文化的不可缺少的一種工具。與石器比較起來,骨角器具有使用效率高的優點,如骨針、魚鉤,可用來編織漁網、釣魚,還可以縫制動物皮毛來制作衣服及縫合傷口等等。骨角器的本身除需要磨制精細外,其制作要求亦高,因而骨角器的發現,應該說是飲食工具史的一種新嘗試,也反映的是當時人類已經普遍掌握精細磨制技術。(圖7


7: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骨針

    最後,食物有可能出現吃不完或者需要保存起來的情況下,用來盛裝食物的容器製作由此誕生,也是構成飲食文化中重要的一環。在此時期,人類發明了陶器,從此人類解決吃飯問題的技巧有了新的發展。有學者認為「陶器也許正是在人們對新烹飪方式的尋找中發明出來的。早期陶器器類形態多樣,各自有不同的盛裝功能。像是短頸廣口罐,可能用於煮食,長腹小口罐則可能用於儲存東西等等」。 

    隨著飲食內容愈加豐富,飲食工具也日益多樣,飲食工具的發展是一個不斷適應人類生活的新需要的過程。從制作簡單的工具不斷發展到需要精細制作的工具,不僅豐富了原始人文化的內涵,而且自然地構成了各個時代、各地區飲食文化多元的風貌,從而延續下來,進而影響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