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凱雲


       當澳門考古遺址被發掘後,最常見的疑問是「這是幾年前的地方?」,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是在考古工作中首先會遇見的,遺址所屬的年代是考古學家破解歷史謎團的關鍵利器。

       考古學家把遺址年代,區分為「相對年代」和「絕對年代」。「相對年代」是指文化遺存在時間上的先後關係,而「絕對年代」是指文化遺存形成時的距今年代,即以公元前後為計量單位的年代。


相對年代

確定相對年代主要依靠地層學和類型學。對於地層學如何理解呢?考古學上根據土質、土色、包含物來區分每一個文化層。筆者曾經看過以蛋糕為例生動地解釋,這樣的比喻既通俗易懂,又饒有趣味。試將土地想像成多層次的蛋糕,即第一層是草苺味,第二層是奶油味,第三層是巧克力味。在蛋糕盒上,必須先將草苺味的一層放好最底下,第二層的奶油味才能放上去,如此類推。(圖1)考古遺址的地層堆積就是這樣一個道理(圖2),年代早的地層首先形成,然後經過遺址中人的活動或自然環境的變化,後來形成的地層疊壓在年代早的地層上,或者破壞掉年代早的地層,這種現象叫「打破」。


    

      :土地剖面示意圖                  

 

                          

2:香港大嶼山東灣遺址地層剖面


根據地層學的原理,即年代早的人生活在早期地層上,年代晚的人生活在晚期地層上。早期遺物除了可以出現在早期地層,也可以出現在晚期地層,有些遺物是早期制造的,流傳到晚期才埋入晚期地層,所以晚期地層可以出早期遺物,如魏晉時期的五銖錢,一直流傳到了近代,結果被考古學家在澳門黑沙遺址的近代地層中發現。(圖3)但是反過來,在早期地層形成時,晚期遺物還沒有出現,因而不存在埋入早期地層的可能,如果我們在黑沙遺址的史前時期地層中發現了清朝乾隆皇帝的扇子,那他就真是穿越了,這是不可能的。



31977年黑沙遺址出土「五銖錢」(摘自《路歷史館》)


類型學是甚麼呢?通俗地說就是將器物按照形制、制造工藝、裝飾風格的特點進行分類。舉個例子,通過可口可樂公司所生產的可樂瓶子的風格可以來判斷瓶子的生產時間。(圖4)這就類似於類型學對考古遺存年代的判定方法,通過抓住這些共性和差異去區分不同的年代和考古學文化。同一年代、同一文化的器物都有一種可以識別的風格,風格的變化是相當漸進的;而不同的年代、不同文化的器物之間的變化也有承接關係。發現這種變化關係後,再結合層位關係抓住一頭一尾,就能了解從早到晚的發展趨勢以及各期的變化特徵,我們即便是拿著一件沒有層位關係的器物,也能根據其形制、紋飾和制造工藝的特點去判定遺址的年代了。如盧泰康先生對澳門崗頂山坡出土陶瓷進行深入的分析研究,將其區分為三個時期,具體反映了澳門各時期陶瓷貿易的發展歷程。(圖5


 

4:可樂瓶子的發展歷程圖(摘自網絡)


  

5 :澳門崗頂山坡出土陶瓷,左為16世紀後半葉至17世紀前半葉,中為17世紀後半葉,右為18世紀至19世紀(摘自《澳門崗頂山坡出土陶瓷研究》)


絕對年代

有時候只依靠地層和出土文物的形制特徵等依據判定遺址屬於哪個時間段,精確度很難達到具體哪一年,這就需要借助自然科學手段來確定具體的年代──即絕對年代。

運用自然科學測定絕對年代的方法較多,包括利用陶器和火燒土的絕緣晶體的熱釋光現象斷代的熱釋光測年法;主要針對磚瓦文物的熱剩磁性進行斷代的地磁斷代法;利用樹木年輪形成的變化斷代的樹木年輪測年法等等。

在諸多的方法之中,以「碳十四測定年代法」最廣為考古學家應用,這種方法可靠性高,比較準確地測定大約五萬年以內的生物遺存的死亡年代,澳門黑沙考古遺址「距今六千多年前」的數據便是由此得來。

早期研究埃及木乃伊的方法只能解開裹屍布,會損害脆弱的遺體,然而,現在高科技可以幫助考古人員不用解開任何木乃伊的遮蓋物,也能以非入侵性方法推斷裹屍布內遺體的年齡和性別,並探索飲食、健康狀況、宗教習俗和木乃伊的製作過程。考古專家使用電腦斷層技術將棺材內的木乃伊掃描成像資料,於展覽中展示了他們如何運用自然科學測定絕對年代,一層一層揭示給觀眾,給觀眾造成視覺和心理感受上的震撼。這些自然科學手段既有效保存文物實體,又能延長文物傳承文化的壽命。(圖6

 


6「永生傳說——透視古埃及文明」展覽中的木乃尹(摘自《明報》)


每一種斷代方法都提供了年代參數,這些工作無疑都是考古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它不但貫穿於考古整個過程,而且在考古工作中的應用越廣泛,就越能推動考古學發展,不過這並不意味著自然科技應用於考古就可以替代考古學研究,應綜合考慮,盡量使用多種方法。

考古學是一門研究時間向度的科學,在整理分析調查發掘所獲得的各種資料時,了解這些考古資料的年代是非常重要的,斷定年代可以讓考古學家更容易發掘出更多的故事給大家欣賞,亦即如何重建時空架構,來幫助人類了解自己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