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凱雲

作者簡介:

曹凱雲,澳門人,復旦大學考古學碩士。一次偶然的機會,誤打誤撞闖進了文博之門,從此心裡裝著一份文博情懷。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妳初妝,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了然,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這首歌曲是周杰倫推出《青花瓷》,當年大街小巷到處傳唱,已經可以說是膾炙人口,現在聽起來還是依然百聽不厭。聽著這首中國風的歌詞,不禁讓筆者想起中國的傳統文化。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瓷器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是中國的文化象徵之一。英語中的「China」一字,含意既是「瓷器」,又是「中國」,可見瓷器的發明是中華民族最為輝煌的歷史成就。青花瓷就代表著中國的瓷器,是直接在素坯上用青料作畫或塗鴉後施以一層透明釉,用高溫燒制而成(圖1),其色彩青藍秀美,以素雅高潔的形象得到世界的青睞。不但澳門政府機構、酒店、家庭等幾乎都用青花瓷,而且成為中國外交禮儀上的珍貴禮品,甚至在澳門各處看到的葡式瓷磚畫,都與青花瓷有著很深厚的淵源。(圖2)

 

  

1:瓷器制作流程插圖(摘自[明] 宋應星著《天工開物》) 

 

 

2:澳門麗軒大廳內的瓷器擺設(摘自《澳門日報》)


自明朝時期鄭和七下西洋,打通了海上絲綢之路,大批中國商品輸入歐洲、東南亞及非洲各國,最受外國人關注的貿易產品,無疑是瓷器,尤其是青花瓷,其藍白間二色可以比較完整地體現中國水墨山水景觀,外國朋友都是通過青花瓷來了解中國的瓷器,甚至了解中國文化。一首曾風摩歐洲的法國小詩,表達了那時歐洲人對中國瓷器的迷戀:


去找那種瓷器吧,

它那美麗在吸引我,在誘惑我。

它來自一個新的世界,

我們不可能看到更美的東西了。

它是多麼迷人,多麼精美!

它是中國的產品。



        十六世紀中葉,葡萄牙人登上澳門,得到了澳門的居住權,從此,澳門成為了中國對外貿易的國際市場。因此,談起青花瓷,就不得不追溯澳門。這一事實不僅有大量文獻記載,而且還有許多考古資料可加以證明。目前澳門出土的青花瓷片,大致來自於兩個區域:一部分瓷片收集於南灣斜坡上的龍嵩街,另一部分瓷片收集於草堆街,關前街,營地大街,大街等地方。


說到這裡,為甚麼在這兩個區域會發現大量瓷片呢?從歷史角度來說,與海上絲綢之路有著密切的關係,草堆街、關前街等這一帶正好是在澳門填海之前,北灣海岸線的區域,是當時澳門貨物進出口的一個重要港口。這些瓷器從生產地江西景德鎮運往澳門轉口,在轉運裝卸的過程中常出現損耗品,它們便被人們丟棄在澳門港口沿岸一帶或直接投入海中。2012至2015年,於草堆街80號建築中所發現的考古資料,便是其中一個佐證。(圖3)該處發現了由4道寬約1.5米的長條狀石砌結構組成的遺跡,與出土一批瓷片以及瓷墊餅等遺物結合,推測其是當時澳門北灣沿岸碼頭設施的遺存。至於南灣斜坡上的龍嵩街,據推測因當時的崗頂平台進行填土,需要從海邊取砂,所以在土層中發現大量青花瓷片。另外,從文物保護角度來說,埋藏在地下的青花瓷器,因其材質堅硬的緣故,得以保存至今。

 


3:草堆街80號青花瓷,石結構建築(摘自「澳門文化遺產網」)



         那麼澳門發現的青花瓷是怎麼樣呢?記憶中,祖母家中藏有一個青花瓷瓶,器型上大下小,猶如豐腴的束腰少女,筆筆簡潔之中卻有著一由內到外的華貴,近看精美絕倫,遠觀又有一種獨特的美感。經過一番資料搜集,筆者了解澳門出土的青花瓷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江西景德鎮窑所燒造的高品質瓷器;另一類是為了滿足海外消費市場的品味與需求,快速發展出新產品──克拉克瓷,克拉克瓷意為「來自中國的精美瓷器」。這些青花瓷大多收藏於澳門博物館,其中,克拉克瓷盤是發現數量最多的器型之一,也是最具有代表性,其裝飾風格別具一格,將具有絢麗的東方藝術風格,披上一層濃郁的西方藝術色彩,而具有世界性的魅力。(圖4)


4:青花克拉克瓷盤(展示於澳門博物館,摘自「澳門博物館」官網)


與此同時,澳門出土的青花瓷可以對應世界各地所發現的水下沉船遺物,考古遺址出土物,以及博物館傳世收藏。例如馬來西亞海域所發現的萬曆沉船,與龍嵩街青花瓷遺物大致相同。(圖5)這些顯示了當時澳門與世界各地之間,存在著一定程度的貿易與互動,不僅形象揭示了海上絲綢之路的路線,也可以闡述了輸出青花瓷對世界的貢獻。

 

5:萬曆沉船出水大量克拉克瓷(摘自《澳門崗頂山坡出土陶瓷研究》)

 


         自青花瓷產生的那一刻起,便以其獨特的魅力聯繫著古與今、東方與西方,更默默無聞地等待世人讀懂那無聲的故事。這一切都需要考古事業去找回失落的歷史片段,才能為深入認識青花瓷作為貿易商品向世界輸出的文化影響力。澳門所發現青花瓷的考古遺跡,是當時社會的縮影,我們不難看出當時葡萄牙航海帝國的盛衰,也印證了澳門在中西貿易史中的角色。考古發現的意義便可見一斑,在於記錄了一個時代的故事,也見證了昔日澳門的繁華風采,讓身為澳門人的你與我引以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