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夕陽 船匠的造船故事–訪澳門資深造船工匠溫泉

記者:Cherry

 

人物簡介

溫泉,澳門退休資深造船工匠,澳門造船工會前主席,2011年銀蓮花榮譽勳章得主。自2014年起,溫泉以「大船細作」的方式製作帆船模型,在澳門歷史檔案館門外定期陳列逼真的模型作品,展現瀕臨消失的造船工藝。他亦擔任文化局主辦造船工藝體驗課程的導師,教授學員澳門的造船工藝、歷史和文化。



温泉手工製作的蝦艇

 

造船業走向夕陽 回首職業生涯點滴  

澳門的造船業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行業,歷史橫跨一個半世紀,見證了澳門從昔日小漁村逐漸發展成現代城市的歷程。從地域上來看,澳門三面臨海,捕魚業是澳門一直以來的經濟基。捕魚業的興旺帶動了相關行業的發展,造船業就是當中的一環。在造船業全盛時期的規模,甚至可與神香、火柴及炮竹三大工業,與之並肩而排。



路環荔枝碗一帶的船廠遺址


造船業可謂見證了澳門的歷史,許多人為此付出努力,但回首現在,昔日的輝煌已走向夕陽,這門傳統工藝面臨被遺忘的命運。然而,頭髮花白的資深造船工匠溫泉,仍然堅持這門傳統工藝。


溫泉成長於一個漁民家庭,受家庭環境影響,自小對造船工藝深感興趣。14歲就入行的溫泉原本是做建築學徒,但經過「一二 ・ 三事件」事件後,澳門建築行業低迷,建築工人停工、紛紛轉行,溫泉同樣另謀出路。“由於我父母都是漁民,居住的地方為船廠區,從小對船隻就深感興趣,加上家人曾經出海打漁,是漁民後代,所以對船特別有感情,就決定到船廠學師。”

 

船廠當學徒

當年19歲的溫泉,經朋友介紹到船廠當學徒。他憶述入行要求非常嚴格,要造船必須經過當學徒階段,才能正式成為船匠,而且必須經由造船廠老闆,將學徒的姓名,在何處學師,送去造船工會做登記。


溫泉自言在學師過程中,並非師傅怎樣教導學徒,而是透過跟隨師傅一起動手,在製造的過程不斷學習。“我本身在建築行業就有經驗,所以在學習過程能較快上手。我學了大概一年左右,就做到師傅要做的事情。”直到三年滿師之後,造船老闆就會寫一封信給造船工會,證明在船廠學滿師。經過造船工會的理事會查核過,才能批准入會。



温泉在澳門檔案館前的迴廊製作模型船


由於造船行業入會等同入行,如果要入行,沒有在船廠學滿師的證明,在澳門是不能夠從事造船業。由於造船工會是保障工人權益,因此學師需要登記,工人一定要有工會證去證明身份。“造船工會保障相對高,是保障工人權益。直到我參與工會之後,也開始共同推動及參與工會工作,才知道我們的權益保障是相對有點基礎。譬如造船工會是有勞資協約,明文規定造船工人每日日薪工資、開工放工時間、加班及工傷如何計算等。當時沒有勞工保險也沒有勞工補償法例,但在勞資協約會明訂工人受傷是可以得到百分之六十工資補償,醫療費也會由工會負責,有勞資協約是保障工人就業及意外的處理。

 

“大船細作”顯工藝

溫泉憶述在數十年的造船生涯中,做了不少大小船隻,已超越200艘,包括不同種類的漁船、風帆、新式漁船(即機動漁船)、貨船等,“由於我們船廠生產比較多,所以造的船相對多。後來去了路環荔枝碗船廠工作,也曾在氹仔,即現在的西環大橋出口,那裡以前是碼頭。我在澳門很多間船廠工作過,所以造船對我來講,也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對我來講是有回憶和感情的行業。


現年68歲的溫泉,對造船依然充滿熱情,他現在擔任文化局主辦“造船工藝體驗班”的導師,每逢週六、日在鄭家大屋舉辦課程,親自教授傳統造船手藝和分享造船經驗。其實當初溫泉只是想製造模型船送給好友,對曾經幫助他的人表示感謝。“其實在十年前我患有直腸癌,在治療過程得到許多人幫助、包括醫生、朋友,治療之後就退休,退休比較有時間,就有一個想法,既然我自己會造船,與其浪費自己學過的手藝,倒不如造幾艘船送給朋友。”由於一開始在家中製作,但長時間的製作也會影響到家人,溫泉就將工作場所移至塔石廣場的空地。後來移到澳門檔案館的迴廊處製作,這樣一做就做了四年了



每逢週六、日在鄭家大屋舉行的“造船工藝體驗班

在檔案館走廊製作過程中也吸引了不少途人圍觀,也有不少人對溫泉說希望學習造船工藝,他就以“大船細作”的方式製作模型船,依據原本製造大船的整個結構及工藝製造,“首先畫圖積、根據制定原先設計的圖樣、開圖紙、畫樣,再製造骨架、船旁、船面、甲板及其他配件。如風帆這類型的船,大概由50個部件組成,現在教學員製造的,就是風帆船。

 

傳承手工造船技藝

在舉辦的課程中,溫泉發現只要學員用心其實造一艘模型船並不會太難“學員有氣力,找到適合方法,基本可以做到出來。當然初學的學員未能全面掌握工藝技巧,要不斷做不斷學,不是說完成一隻就學會了這門工藝,而是要工多藝熟。”現在造船對澳門而言,是歷史的傳統行業,溫泉感歎現時不可能再現當時的興旺,但造船工藝對澳門來說是有特殊的情意結,甚至可以傳化為一種社會文化。“譬如‘大船細作’的展覽,更加吸引了不少本澳人士去看,也吸引了世界傳媒的訪問。我要趁現在有條件,身體情況許可,開班教授有興趣和有資質的學生造船的工藝、讓造船工藝能夠傳承下去。有價值、大家可以認同的造船工藝,總有它存在的價值。”造船的傳統工藝面臨被遺忘的命運,但在時間的洪流中,仍有人為傳統造船業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