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導賞與文化傳承

 

記者:EVA

 

導賞(Docent-guided Tours),是指有別於商業導遊,以傳播本土文化為主的心得分享活動。導賞活動是一個心得分享的過程,它基於講解者的見識,通過一定的主題形式呈現,具有主題性、本土性和分享性三方面的特點。導賞起源於歐美,最初是指由專業講師(docent)所作的博物館、藝術館講解,後來延伸到古跡、建築、社區、民俗、自然現象等領域;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台灣開始推動社區營造”概念。為吸引觀光及推廣社區,保存日漸式微的傳統文化,從1990年代開始,在城市及鄉村中相繼出現了導賞團;導賞概念由臺灣傳入港澳,先是出現博物館導賞。後逐步引入社區營造和文化保育的概念,出現城市中的以保育社區為主題的社區導賞。導賞員是導賞活動中起著主導的作用,導賞員在導賞活動過程中,以個人的知識儲備為基礎,向活動參與者分享個人心得的講解人員,以專業領域的知識引發觀眾對導賞內容產生興趣,增加觀眾對該文化主體的了解及加強其文化的保育意識,並以身作則地保護、尊重及傳承該文化或文物的精神意義,從而讓該文化能受到大眾的保護並得以永續傳承。



2015 澳門論區行賞導賞遊活動


在澳門,文化局、旅遊局、民政總署等相關的政府部門均有舉辦導賞活動或者通過與民間團體合作各類型的導賞活動。不同部門、團體的導賞活動會有所側重:文化局以澳門文化遺產及歷史的導賞為主,其轄下澳門博物館及藝術博物館、部分世遺景點如鄭家大屋、聖約瑟修院等均設有導賞服務。而旅遊局則針對旅客提供不同形式的旅遊服務:如語音導賞服務,手機應用程式等,讓遊客獨自也能了解澳門景點的歷史背景;針對以貫穿澳門整個城區的世界遺產作基礎,推出如《論區行賞》的八大旅遊路線;另外,旅遊局近年亦支持民間團體舉辦的導覽活動,如「福隆新街區旅遊導賞服務計劃」以及針對環境生態的「澳門生態文化導賞計劃」,帶領遊客了解世遺景點之外的地方及生態文化。而民政總署則針對為澳門居民提供導賞服務,自2013年起推出的「漫步澳門街」,讓本地居民更了解其切身的生活及街道文化。


在澳門也有很多非牟利的民間團體對澳門歷史古蹟、生活文化及環境保護十分重視,如澳門口述歷史協會、澳門文物大使協會、澳門文遺研創協會、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等,活躍於推出不同主題的導賞員培訓及導覽活動,以口述導覽的方式,宣傳推傳澳門的文化遺產,以及經常被人忽略的本土風光,致力於澳門的文化傳承工作,讓更多人了解並加深認識澳門豐富的文化底蘊。 



福隆新街區旅遊導賞活動


有見及此,透過舉辦導賞員培訓課程,讓學員進行駐場實習或在特定路線中擔任導賞員,獲得實際經驗,更是讓文化得傳承及教育至下一代的途徑之一。如文化局於2006年推出澳門博物館導賞員培訓;民政總署於2012年推出「漫步澳門街」導賞員培訓;或旅遊學院與教科文組織所開展的導賞員培訓課程等;前文所提及,導賞活動主題不只是局限於歷史文物,還有旅遊局推出的「澳門生態文化導賞計劃」的導賞員培訓;去年文化局更開始展開「澳門文化遺產小小導賞員」培訓,將傳承文化遺產的使命延伸至下一代(10-14歲),讓其從小更加認識澳門的文化,加以推廣。

 

以下讓我們一起了解一下澳門的一些導賞情況,藉著訪問帶領讀者了解更多關於導賞活動的細節並探討導賞活動的意義。 

 

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澳門口述歷史協會今年承接了文化局轄下部分的文化場館導賞計劃,需要大量導賞員開展工作。協會自2015年起提供「口述歷史培訓課程」及「社區旅遊導賞員培訓課程」,著重培訓澳門歷史學術及文化推廣的人才。

 

    導賞課程的收生名額為30名左右,而報名參加的人數有近100名,分別來自不同工作領域,平均有較高學術水平,因為背景不限,故在本地或外讀書的學生都可參與。課程的收生比例按中學生、大學生、在職人士、退休人士等劃分。但由於資源有限,只能在眾多優秀人選中甄選在不同領域比較突出的學生。

 

 

第二屆澳門文化遺產小小導賞員培訓

導賞前需充足時間準備 


協會秘書長陳淑怡仍提及一些問題:「因為有些導賞計劃在周一至周五開展,故雖然完成課程的學員多,但有時間提供導賞服務的學員仍不算多,而有時間參與的導賞員多為兼職、自僱人士或家庭主婦。」在開始導賞工作前,導賞員需事先溫習相關資料,到現場規劃導賞路線,並由負責人員講解注意事項。因為每次觀眾對象不同,故導賞員的語言越多元化越好。

 

不同的導賞路線對導賞員的要求各有差異,如「福隆新街區旅遊導賞服務計劃」就要求導賞員需有導遊牌。不同計劃的場次亦有分別,如去年此計劃便完成了50場。完成口述歷史協會的導賞員培訓後,優秀的導賞員亦有機會被推薦到文化局進行館方的考核,政府不同部門各有其把關標準,亦有機會被邀請成為培訓導師或分享心得。經過專業的培訓,訪談員及導賞員均有適量報酬。 

 

壯大團隊有助開展更多計劃 


經過這兩年的培訓,才發覺原來對本土導賞員的工作感興趣的人也不少,兩屆學員加起來70多人,較活躍的維持在15人左右,原以為青年有更多活力投入活動,卻發現他們正值個人生涯發展時期,難以投入時間。反而中年人士或退休人士的學員,時間較彈性,投入導賞工作的時間更多。 


現時,協會不時會向學員分享各類歷史文化的資訊,或組織學員參與相關領域的講座,舉辦聚會活動等。陳小姐透露:「在開展導賞培訓之前,協會均以內部人員為主,也只埋頭苦幹完成學術研究,不太傾向群眾服務,自從開設導賞課程及口述歷史培訓後,團隊日益壯大,便更有條件開展更多導賞及口述歷史計劃,為澳門的文化推廣及歷史研究做更多的事。」 

 

 

本地文化導賞員-李宇逵先生

 

由退休警察蛻變成導賞員 


有近五年導賞經驗的李宇逵先生,是一名退休警察。當年退休後受到朋友的推薦,參與民署的導賞員培訓,在盧九公園擔任導覽員;適逢澳門博物館開考,便被引薦到館方參與培訓,通過考核後正式成為澳門博物館的導賞員。憑著對導賞的熱衷,李生活躍於參與不同地方的導賞培訓。現在每星期平均有兩至三場導賞,每場約一小時;偶爾需要接待臨時的拜訪團,暑假則較多內外地團來澳交流。因自己的時間彈性,故參與導賞工作的頻率也較密。 

 


導賞員李宇逵先生在澳門博物館帶領導賞活動

導賞員需要不斷學習 


「導賞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導賞的次數越多,越會發現自己的不足。」是李生對導賞的總結,曾於警察學校教書,有演講經驗及足夠應變力的他,卻坦言當初做導賞時,也會感到戰戰競競,畢竟介紹澳門文化有別於以前。曾經有觀眾問起博物館以外的問題,但李生未能回答,頓時覺得自己對澳門歷史及文化了解其實很少。「因為澳門的學校,從來都沒有教『澳門歷史』這一科,很多時代的故事都是聽家人說起才知道;即使有培訓資料,都不夠應付各種問題。」所以他認為,如果熱愛導賞員的工作,便需要對自己有要求,需要多看書,不斷自我增值,才能真正了解澳門歷史的發展脈絡;李生覺得:「知識就像拼圖一樣,學得越多,收集的拼圖就越多,透過不斷思考,才能有條理地拼湊更完整的畫面。」由於他曾於不同地方做過導賞,隨著經驗及知識的累積,便發現很多歷史節點其實環環相扣。「鑽研得越多,就能發現更多樂趣;如果沒有新事物衝擊,會衰老得很快;因此需要時刻保持學習,不能固步自封。」這些都是李生的寶貴經驗。 

  

 以獨特方式解說添導賞樂趣 


「在博物館內,展覽的物件是一件件展示的,導賞員需要為其連成一條線,以獨特的方式解說,靠的就是不斷吸收知識和經驗。」

 

深厚的知識增加導賞員的內涵外,亦讓導賞員能夠在導覽過程中揮灑自如。因為不同的觀眾感興趣的主題都不同,故在導賞過程中,眼神交流很重要,透過眼神會看到觀眾對哪些事物特別關注,在解說上導賞員便可著墨多些。「參觀澳門博物館的自由行都是很有心想認識澳門,所以一定要趁這機會,盡心為他們介紹更多小城文化。」觀眾能有所得著,是作為導賞員的理念及責任。 


  

導賞員講解鄭家大屋的故事


各年齡層有各自優勢 


在李生認識的導賞員中,有退休教師、退休警察、不同職業人士以及學生。年齡跨度由20歲至6、70歲不等;有些導賞員從20多歲做到30多歲。他亦認識一名70歲的退休老師,口齒依然伶俐。李生認為,每個年齡層的導賞員均有各自優勢;年輕的有活力,年紀大的則相對穩重。現60歲的李生坦言,年紀大不緊要,作為在土生土長的澳門人,經歷過幾個大時代的轉變,反而更有優勢作導覽,因為這都是親身經歷的,說出來更有說服力。 短短幾年,導賞給李生的不只是寶貴的經驗,更重要的是對生命的體現。他認為人生沒有所謂的遲與不遲,幾多歲都可以是個新開始,不要覺得太老而不去學習。因為人一生有很多路是意想不到,難以計劃。每個人經歷的低潮時期可能是另一個轉機,需要正面的態度去面對。 


他坦述,以前的職業已成過去,活在當下才是真理,亦感恩在耳順之年重新找到一條新的道路,並熱愛其中,亦很感謝家人給予的體諒及支持。他認為,人要充滿好奇心,才能探索未知的事物,以及經歷人生旅程的各種可能。每個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時區裏,只要有心,就可以繼續為社會做些事。「人生是猶如購買了一場單程車票,在有限的生命裡發揮到最好,才無悔下車。要做一個感動自己,影響他人的人。」 

 

滿足感之外 導賞員有著推廣文化的重要使命 


四年多的經驗,讓李生堅信,滿足感之外,導賞員更是存有一份使命感。李生認為:「澳門雖小也很擠迫,但在狹窄的街頭小巷往往有意外的發現。而這裏的生活關係很密切,街頭街尾的人都會認識,又會互相打招呼,雖然時代不同,卻有些生活方式依然固在。遊客本身對澳門毫不認識,所以當他們在博物館而了解這些故事後,再到外面逛街時,便會發現更多澳門的可愛之處。」曾聽過很多遊客反映,來澳以前以為這裏只有博彩,聽完導賞後才發覺原來小城有這麼多有趣的地方。「所以導賞員作為前線人員,如何以有趣方式引發聽眾繼續探索澳門文化,是推廣澳門形象的重要機會,也是導賞員的重要使命。」他亦建議導賞員的培訓需要將這份使命感傳遞給學員,當學員以這份使命感去做導賞時,才會做得更好和事半功倍。作為本地導賞員,了解更多本土歷史文化,便能更感受到這種文化的存在,也會對這小城歸屬感更為深厚。 

 

本地文化導賞員-Celia 


發現更多本土故事

 

Celia現時在澳門博物館擔任導賞工作,她在旅遊學院完成旅遊管理學士課程,考了澳門的導遊牌後依然覺得不足夠,適逢口述歷史協會開辦社區旅遊培訓課程,便參與培訓,曾福隆新街導賞活動的導賞員之一。至今導賞經驗約一年;其經驗令自己有不同的領悟:「在培訓時聽一位資深導賞員在自己住的地區附近導賞,才發覺原來住了十多年的地方,也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導賞讓的確她更了解澳門。而深刻的是在導賞小學生時,因為他們未必學過很多事物,在需要加以解釋一些特別名詞,也要想辦法如何吸引他們專心一點;導賞員需要經常說話,過程中亦令Celia的自信心、應變能力及溝通技巧方面增強了不少。 

  

導賞員對保育政策的建議

 

Celia認為,在保育方面尚有可改善之處:「在澳門,可以保育的地方其實很多,但政府只集中保育一些涉及歷史人物的建築物或代表城市的文化建築。卻有一些過百年的建築被忽略了,例如澳門還有多少樓只有兩層?這些建築物都是代表過去澳門的一個歷史進程,其文化已經很少有,是否又可以從另一角度去評估保育的需要呢?」此外,政府不僅需要向旅客及本地人傳遞世遺文化的歷史資訊,更需要培養他們的文物保護意識,「例如有很多文物都不能摸,不能用閃光燈影相,否則對文物有損害。保育培養是一件長期需要做的事。」她認為政府也有做這件事,但可以更加強調保育的重要性,亦建議舉辦多些工作坊、拍攝保育影片等,以針對長期的意識教育作宣傳。 

  

受眾對導賞活動的感受

 

本地的觀眾Peggy聽完南海一號導賞則反映:「聽完導賞後,第一次知道中國海上考古的事跡,覺得很神奇。自己也喜歡環境保育的文化,有想過參加導賞。」不過她認為現時導賞活動的宣傳未夠大眾化,只靠自己不時留意文化局網頁而得知活動。亦覺得現時的導賞員多以個人經驗加談吐方式去呈現,在導覽的表達方面、或如何引人入勝的技巧上可以再增強,更有自信地表達。


亦有外地到澳門讀書的學生反映聽完澳門博物館的導賞後,第一次聽導賞,對澳門中西文化的交融及本土生活習俗最感興趣:「因為土生葡人是中西文化交融的體現,在葡國文化影響下,傳統的中國文化在澳門依然保存得很完整,這是澳門的特別之處。」並認為來到澳門之後,才發覺澳門有很多事很吸引和值得去探索,因此應該推廣更多這些特別的故事。

 

 

文化局第三屆舉辦小小導賞員培訓


文化傳承 生生不息


經歷過不同時代的澳門,處處留下歷史文化的痕跡,訴說著種種不為人知的小城故事。而導賞員從文化、歷史、生活角度的解說,仿彿重燃起每件物件的生命,為聽眾留下一個個對過去、現在及未來時代的幻想。導賞活動不單讓參與者對本澳的歷史文化有更深入的認識,它更是一個以生命影響生命且極具意義的活動,導賞員以自身的知識、經驗,訴說著本土的文化歷史故事,受眾會以切身的體會繼續傳承著這種文化精神,一直生生不息傳承下去。希望未來澳門的導賞活動能夠推廣至更大範圍,發展得更為成熟。

 


導賞活動資訊

 

所屬單位

主題導賞 

導賞時間

澳門文化局 

澳門博物館 

(逢周一休館)

逢星期四11:00、15:00

星期六15:00、16:00

星期日11:00、12:00

15:00、16:00

澳門文化局  

澳門藝術博物館

(逢周一休館) 

星期六16:15

星期日16:15

澳門文化局  

鄭家大屋

 

星期六14:30、15:30

星期日10:30、14:30、

15:30

 

澳門文化局  

聖若瑟修院藏珍館

 星期六15:00

星期日15:00

民政總署 

漫步澳門街導賞活動

 

*活動內容豐富,詳情請參考

民政總署網站,恕未能盡錄

旅遊局

大三巴牌坊景區及

議事亭前地景區

每日10:00-17:00

每半小時一次

每次導賞約二十分鐘

*報名方式請查詢上述單位的網站,活動資訊以主辦單位為準。導賞活動豐富,恕未能盡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