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1  進行中
  發佈我的文章

亂世當下,童話未來

——專訪《亂世童話》作家李峻一寂然鄧曉炯

記者:譚暄琳

 

《亂世童話》由六位作家共同創作,裡面的五個故事出自2015年和2016年澳門藝術節的兩個繪本音樂劇場《異色童話》及《亂世童話》演出揉合了文學繪本音樂及戲劇元素在童話的故事架構下探討社會和世道人心其後將精華延續輯錄成書並在台灣出版發行


 


滿玩味的創作過程

李峻一跟我們分享,他之所以定下“亂世”這個主題,是因為他小時候對徐克描寫那種情有獨鐘,例如《倩女幽魂》《人間道》等八十年代的電影港產片,他還喜歡看《水滸傳》面描述那種亂世,動蕩混亂的時代氣息透過文字呈現出來,所以“在《亂世童話》裡,我想可能是一個戰亂也好饑荒也罷,甚至是一個價值觀也很混亂的地方發生的這些故事我覺得應該會很有趣。”有了主題,故事便有了它的方向,並跨越過去、現在和未來。誠如李峻一所說,他所寫的《餓鬼》、《獨眼兒》,寫的正是關於他自己少年和中年的故事,以過去作為背景,以童話照進現實,雖然故事確實偏向暗黑的調子,但同時也泛著一點點人性光輝。

 

故事《努力工作》的作者寂然回憶說“‘童話’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框架,生活上我會傾向寫實一點,但有了‘童話’兩個字就不能太真實,就會嘗試發散想象。”在他的故事里,有城市、工廠,人物會去上班。他的故事源於對生活的觀察,在澳門,二十四小時各種各樣的服務不間斷提供,很多人日以繼夜地上班,上夜班的人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他的故事,就是對這些人的一種思想拷問。

 

而《守夢人》和《收藏家》,講述的則是對記憶的收藏和修改,將記憶當成一種商品的故事。鄧曉炯坦言,這其實是對應他這十年來對“記憶”的最大感受——澳門這十年來發展的速度,好像將人一生中的十年一下子就全部過完,那種循環和變化的速度,可能別人需要十年才完成的一個變化,我們一下子就已經把它完成了“好像一部電影,按快進的時候,裡面有很多情節你會遺忘。就像飛速發展的“澳門記憶”,也許原本有一些很重要的人或物,具有十分重要的紀念意義,但在飛速發展的過程中,卻容易被人們遺忘。




篇一守夢人(文鄧曉炯林揚權)

人為了利益城市為了經濟發展犧牲了多少歷史記憶?

 


篇二努力工作(文寂然袁志偉)

當目標出錯當體制扭曲努力工作又是為了什麼?

 



篇三餓鬼(文李峻一霍凱盛)

在人吃人的世代當人性泯滅什麼可喚醒人的情感與良知?

 



篇四收藏家(文鄧曉炯林揚權)

活在痛苦的世代如果記憶可刪改讓我們活得快樂一點我們願意嗎?

 



篇五獨眼兒(文李峻一袁志偉)

作為閉卷之作這個故事既點出全書主題也道出童話的奇特意義童話其實預言了世界的未來

 

關於亂世的定義

亂世是一種感覺。寂然認為“世”是一種身不由己的狀態所謂其實不一定很複雜每一個人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會怎樣那就已經是世’。”亂世是一個重整秩序的時候。正如曉炯所說,在大家印象中世可能會比較負面,“亂其實即是沒有秩序或者是當一個秩序在重整的時候例如一個產業顛覆另外一個產業一個時代顛覆另一個時代,互聯網顛覆了很多事情新能源也是我們面對的這個時代是一個變化非常之劇烈的時代,很多秩序不斷被打破革新所以我們所說的更加是一種感覺一種我們的想法——當一個世界正在轉變的時候當一個秩序重新再重整的時候我們會面對一些什麼樣的問題?

 

李峻補充說,他們之前在台灣做講座,談及《亂世童話》很多片段其實台灣人香港人或是內地的朋友都會有共鳴,那是因為在這個世代大家面對差不多相同的問題可能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處理方法習慣但大家那種面對時的感覺是一樣的,便嘗試將這種東西呈現出來。“我們並不是給予答案只不過是把它呈現出來講一些我們的思考讓讀者看完之後梳理他自己的一些思考的方向。”

 

讓人驚喜和感動的合作體驗

《亂世童話》集眾家之大成談及這次的合作,他們都表示這次的創作體驗很有趣,相互間都有所影響折衷,包括作者之間,和插畫師之間,以及劇場導演莫倩婷之間,有時候更帶來不少驚喜和意想不到的火花例如在故事努力工作們談有關於妖魔的形象,一開始想營造港產片《逃學威龍》裡吳孟達這樣很賴皮的角色,插畫師畫出來時真的很有“吳孟達”的感覺,身形多了一倍,反而這種殘民自肥的形象更加鮮明突出。又如收藏家的結尾是鄧曉炯在和莫倩互相討論而激發出來最滿意的版本,鄧曉炯表示這是有別於他以往獨立創作的一種很有趣的模式

 

另外,在《亂世童話》各個單元,他們會和插畫師溝通傾談很久,並參考不少相片,讓故事在氛表達上更深厚濃烈。例如努力工作,他們參考了很多五六十年代的照片,可以發現故事人物所戴的電話和打字機都都帶有一種懷舊色彩,李峻一說這也是刻意而為的件事抽離現實世界。又獨眼兒》,那時候插畫師袁志偉把畫稿出來時他很準確地把那種作者想要的沉鬱孤獨的氣氛完全表達出來亦令李峻一喜出望外


除此之外,由於《亂世童話》是在台灣出版亦令三位作者體會更深他們觀察到台灣的編輯出版社非常認真用心例如會想很多方法去推動他們舉辦講座打書(推書)參與書展他們找一些主要的媒體雜誌做訪問。又如封面設計,他們都翻來覆去討論很多次又找人寫推薦序台灣正常的出版世界是這樣,也是令他們為之感動的。李峻一說,“《亂世童話》整本書我十分感激李展鵬他沒有任何利益純粹幫我們這本書穿針引線。沒有他,所有事情可能只限於四場演出就沒了

 

在澳門出版書刊的業界情況

最近,有不少澳門作家紛紛在外地出書,也因為這次在台灣出書的合作經驗,他們指出,澳門的出版業明顯是滯後的。《亂世童話》這本書為例,他們之所以去台灣出版,是因為他們很清楚澳門出版業的生態,澳門甚至可以政府助,但市場面向就不一樣了。因為澳門的發行是一個問題,覆蓋面很低,澳門的書店都覆蓋不了,有些書店更不願做。反觀台灣是一個有完善發行的地方而且印刷量多,影響力夠大在台灣輻射回,中港台都可以接觸到,“你沒辦法又不能打破他們的傳統做法唯有避開傳統自己出去做希望擴散回來,最起碼你在外面出書,書本會去到想要本書的人的手上。”寂然說。

 

他們還分享說,台灣做到很仔細,除了有一個相對完善的打書攻略”外,還包括錢方面有一份很完善的合同,寂然指出“他和我們每一個人簽了授權錢怎樣分,這樣一開始已經保障作者收入其實這是我在澳門從未見過的這樣也是在保護作者的權益。”反觀在澳門,做一個推書活動已經很吃力反而他們不怕心態也不一樣。李峻一說“澳門很需要這些觀念去改變個出版生態我覺得作者出版商大家都有責任去推書。”

 

另外鄧曉炯認為,以文化產業角度來看中間有一個階層叫中間人——版權經紀人,澳門是很缺乏的,他們往往才是真正的英雄。例如《哈利波特》的成功,更多的是版權經紀人的貢獻。在澳門作家要花費很多精力去做很多事與創作無關。他指出“其實澳門不乏寫哈利波特暢銷書的人才我相信絕對有傳統的認知認為版權經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寫不出哈利波特》,你寫到哈利波特一定大賣——這個觀念必須要改。”雖然某程度上文字時代已經過去傳統實體書的銷量跌得很厲害,不少書店相繼結業,人們要不不看書要不只看電子書,但文字的存在還是有一定的意義和價值。他們還是很期待澳門積累下來的一大批故事,將落在好導演手上,呈現出一個又一個更好的藝術作品

 

懷抱小城情懷記錄當

作為第四代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寂然坦言“我還可以追憶些什麼,全部都在我腦子裡,所以我寫作都是希望保留我可以記錄到的事,希望將來的人記得澳門是怎樣的”他指出,《亂世童話》故事裡面很多都在講“記憶”,講很多事物守不住會消失,都可能是我們自己的一些隱憂。但怎樣可以令這些情況不會發生,都要靠大家努力。


“其實人永遠過濾了的回憶都是美好的”李峻一說“我常常懷念小時候見到的那個殘殘舊舊的澳門,回想起來那些日子總是過得很美好,當然實際上如果我回到過去,未必覺得很好”李峻一對於澳門的感情,更多是源自他很多童年時候的回憶。他說“其實澳門不一定是等於大三巴或者賭場,澳門可能就是一些好簡單的構成部份,可能是街邊的一塊夾餅、一個豬骨煲,或者是一些好細微的大家在澳門曾經感受過的幸福。在我來說,這是我心目中的澳門,也是構成澳門的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沒有人可以抵抗到時代的變化,最終潮流是這樣走,在所有事物消失之前,作為一個創作人也好,寫作人也好,盡量去記錄一下此時此地的澳門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一個澳門”被問及將來的致力方向,李峻一笑著表示《異色童話》和《亂世童話》這兩個劇場是他這麼多年來創作做得最開心的作品之一。他希望今後做更多這樣的劇場作品,找更多方法令作品繼續傳播,讓更多人聽到看到。

 

讀過這部《亂世童話》而心有所感的讀者,對於三位作家未來的創作動態就不要錯過了,三位作家將共同合作一部電影的合作計劃,將會是一次新的嘗試,相信又一定是個撼動人心的作品

 

此外,鄧曉炯說“一個時代去到最後可能只變成一首歌、一張相、一齣戲或是一篇小說,將整個世代的人突然之間有種認同感,突然之間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認為這是所有文化藝術創作人的責任,期待大家一起努力,一層一層疊上去,留住屬於澳門人的記憶。

 

如果說,每本書都住著一個靈魂,這本《亂世童話》,一定會敲到你心,至少,某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