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綿延故事未了 —— 訪兒童文學作家彭執中

記者:胡曉穎



兒童文學作家彭執中


    認識「彭執中」這個名字,還是讀書的年齡。那時總能在學校的通告,看見「教務長:彭執中」的簽名。

故事的延續,總有著意想不到的情節。沒想過畢業數年之後,竟有機會採訪被籠上「嚴厲」、「深不可測」氣息的「教務長」。而今天,在我面前接受採訪的「教務長」,他的身份是—— 兒童文學作家。

    採訪約在在他工作的地方進行。他的親切和「貼地」,一洗我對「教務長」總是「嚴厲」的刻板印象。幾乎全白的頭髮,瘦削的臉孔頂著一副眼鏡——和印象裡的他一樣,這些年來也沒有變。一身整潔西裝的他回到辦公室,和秘書說了聲「早安」,便拿著水杯要到辦公室外的茶水間。秘書衝出門口想要幫他,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不用了」。這讓我想起讀書時期常常看到的他,所有的事情總是親力親為,有學生活動的現場,總看見他象徵式的一頭白髮。

 

故事的開端,從「電腦程序員」出發

    彭執中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個故事,充滿了意想不到。1985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的數學系,隨即回澳擔任東亞大學(現澳門大學)的電腦程序員。在往後的日子,一邊工作,一邊修讀了工商管理學的碩士,之後成為了資訊管理服務的部門主管。他簡介道,現在澳大所沿用的成績表,薪金表單⋯⋯ 均是當時他們部門開發的「物」。

    1999年,機緣巧合之下,彭執中成為了「教務長」,管理當時的「註冊處」以及「學生事務處」,從此便和教育事業結下不解之緣。

    數學系、工商管理、資訊服務⋯⋯ 這些與「理科」充斥著各樣關係的詞彙,怎會想到,機緣巧合之下,彭執中便踏上了教育路途,並在這征途,航行至今呢?

    故事的精彩,往往不只一個意想不到的高潮情節。隨著女兒「開元」在他生命裡出現,讓他新領悟家庭和工作的平衡,也令他的名字前多了一個形容詞——「兒童文學作家」。為了參與女兒成長的每一個細節,好好留住和女兒相處的每一刻精彩,家裡的彭執中,肩負了「故事爸爸」的角色——每晚臨睡前和女兒分享故事成為他最大的任務,也是他在天秤平衡於「家庭」的這端最大的樂趣。「女兒讀幼稚園的時候很好,常常有『爸媽故事』的環節,雖然很少有爸爸講故事。很多爸爸媽媽跟小朋友講故事都拿著故事書或者是繪本,但是我是即時創作故事,發現原來說故事的方法,不僅是女兒喜歡,連其他小朋友都甚被吸引。」   

    每一個故事,都是根據女兒喜好的話題,鍾情的角色創作發揮,每一個故事,都蘊含著彭執中的原創和心思,每一個故事,都是他和女兒的歡笑回憶,久而久之,這些記載歡樂的回憶,積累成為澳門兒童文學的資本。及後,彭執中漸漸地將這些僅屬於他和女兒的回憶寶庫,延伸在公眾面前,並開創了「開元故事法」,以「故事」作連結,讓更多家長注重小朋友的成長。機緣巧合之下,又認識了澳門作家、本澳兒童文學創作平台「童一枝筆的發起人之一楊穎虹。在楊老師推薦下彭執中先後在《澳門日報》及《童一枝筆》發表了他的原創故事。從此,「兒童文學」和「教育」,成為「彭執中」這個名字不可磨滅的部份。

彭執中的第一本繪本故事書《愛心先鋒》於2019年3月23日正式發佈

故事總有高潮,「彭執中」和「開元故事法」

    憑著對兒童教育、發展的大愛,彭執中創建了「開元故事法」:「很多家長關注很多外在才能,鋼琴考到多少級,讀書成績如何⋯⋯ 卻很少留意到小朋友個性化的成長。我始終相信,每個小朋友都有他個性化的才華。」他繼續解釋道,學校本身是一個標準的教育體系,每個人都要學習中、英、數,小學應該讀甚麼,中學應該讀甚麼⋯⋯就算沒有興趣也需要學習。「有些家長就是不了解自己小朋友的天賦,逼他學習各種他並不感興趣的事情;又或者過於迫切,從小朋友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強逼學習⋯⋯其實小朋友,最應該做的就是『玩』。」

    他開始反思,「故事」本身的意義:「『講故事』其實是一個溝通的過程。家長可以從中了解自己的小朋友,小朋友也可以藉此機會抒發自己感受。」以女兒命名的「開元故事法」便由此誕生,教授家長講述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個性化」的故事。「就像我們常說的『因材施教』,我們講故事,也需要依據小朋友喜歡的角色、興趣去講述故事⋯⋯就像是親子間的密碼一樣,你的故事以自己小朋友所喜歡的Elsa(迪士尼其中一套動畫的主角)出發,但別人未必能了解箇中的玄機,只有你倆知道。」只屬於親子間的原創故事,便成為了最「度身訂造」地溝通橋樑。


彭執中曾參與的刊物

    這些獨一無二的故事,通常不過是現實情節的改編,對於小朋友卻有著出乎意料的吸引力。除了是溝通的橋樑,更是教育下一代待人處世的最好教材。

「女兒小時候最喜歡去二龍喉公園,所以我們的故事總有『肥熊』,而故事的主角,就是在聖心幼稚園讀書的『公主』,因為小女生總喜歡把自己當公主。」他笑著說起一次和女兒講故事的經歷:「『有一天,肥熊不想做作業,撒嬌要爸爸帶他外出遊玩,但爸爸要求一定完成作業才可以出去玩,於是他們便吵起架來。這時候,一個很乖很聰明的公主走過⋯⋯』開元馬上興奮地叫嚷著『那個就是我!』⋯⋯然後我就問,『公主會怎樣幫助肥熊呢?』因為她自認是樂於助人又聰明的公主,所以是不會讓他和爸爸吵架,『我會和肥熊說,會不會你先做一些作業才出去呢⋯⋯?』因為她把自己代入了角色,所以她會懂得如何實際作出選擇,如何妥協調解,解決實際的問題。」

    彭執中戲說:「如果想要教育小朋友學會禮讓,學會分享,還說著《孔融讓梨》的故事,未免太不合時了⋯⋯現在得到一個梨這麼容易,水果放在那裡小朋友也未必會理會,若說讓他把梨讓給兄長,可能他們開心還來不及呢,因為不用被逼吃水果。」

    以小朋友的興趣喜好出發,把身邊的事物變成故事裡的元素,讓小朋友從實際出發,切切實實地學習待人處世,小朋友也能從中感到學習的樂趣。然而,無論「教育」二字的理論有多少,他都認為,一個小朋友的快樂是無價的:「就像『開元』這兩個字,開心快樂,永遠都是第一,是最重要的。」

 

故事的延續,是在教育下一代的同時,令自己變得更好

    他的「開元故事法」,不僅僅造就了他和女兒成長之中的回憶密碼,生動又親切,與眾不同的的故事內容更吸引了不少小聽眾,更大受家長歡迎,紛紛取經。於是他先後出版了《開元故事課堂:講故事給孩子聽》、《開元故事課堂:一起來編故事玩》及《講故事的魔法:開元故事講堂》,將「開元故事法」普及推廣,更發展到兩岸四地,讓更多迷途的「新手爸媽」在教育兒女路上更快找到方向;而這些年來陪著女兒成長的一個又一個兒童故事,以澳門獨有景色作創作元素的原創故事,熟悉的場景、熟悉的角色,在澳門各大刊物刊登後亦大受小朋友歡迎。

    他的「開元故事法」更延續在他的大學教學生涯上。2016年成為「學生事務部」部長, 隨處能看見他與學生打成一片的身影,澳門大學校園讀物《橙報》更有他的專欄《學生事務長的校園童話》,在裡面,他把自己幻化為「學生事務長小孩子」,寫著校園身邊事:「其實這也是『開元故事法』的運用,像其中一篇《月餅英雄》,便是用校園熟悉的身邊事,以書院學生的慈善籌款活動作主題,說了一個歷史故事…….有些故事也會借用熟悉的教授名字化身故事角色,讓故事具親切感

    訪問的尾聲,他再次露出內斂的笑容:「我以前是很內斂的,連說話也很害羞,也不喜歡外出。後來踏上教育事業,外出公幹機會多了,才逐漸變成現在敢於公眾面前演講的我。」

    彭執中,他的人生本來就如一本故事。故事人生綿延待續,在教育著一代又一代的同時,他自己也在成就更好的自己。

於《澳門作家文集2018》新書發佈會中介紹文集,並分享他的即興故事創作經驗


彭執中與學生打成一片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