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創作傳達人和自然界的關係——訪澳門藝術家唐重

個人簡介:

唐重,1977年出生,1990年在福建省福州工藝美術學校學習繪畫,1991至1997年在澳門視覺藝術學院修讀現代繪畫,學士畢業於澳門理工學院藝術高等學校視覺藝術(教育專業)。碩士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 至今共參加國內及國際藝術聯展逾180回,舉行個人作品展9回。作品曾於世界各地展出,包括西班牙、葡萄牙、美國、英國、荷蘭、韓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澳洲、中國內地逾二十個省市、以及台灣、香港、澳門等地。


 

藝術家唐重

繁花記系列延伸——遊島記

藝術家唐重作品主要以繪畫和雕塑為創作媒介,表述當今的社會文化和生活形態,思考人性的本質,集中探討人類發展與自然界的關係,以及人類在現今環境生態中的角色。最近,唐重與澳門藝術家吳方洲舉辦雙個展——遊島記,共同探討美與文化。“遊島記”展出的作品,是繁花記系列的新作,以探討人們生活裡對美的定義,從生活的細微之處去發現。

 

唐重認為,當下網絡訊息的快速傳播,五花百門的資訊已給人們帶來不斷的沖擊,無論是日常的起居習慣和民俗傳統,人們對美有了新的體會,是深層次的感悟,還是偏好媚俗的品味,在時代的變遷中,人們的觀念也在轉變,傳統的民俗精神和形式,會是如何的境況,然而他們已植根於我們的生活中,如何與時俱進,還是原地踏步,都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遊島記”的作品是個人展“繁花記”的延伸,在一月份結束的個人展“繁花記”中,唐重一直以來的繪畫作品用色較少,然而“繁花記”嶄新的系列卻是色彩輕快愉悅,造型多變。同時,運用了顏料渲染、繪畫、剪紙和拼貼等多種手法,以表達他繽紛的想像力和生命中的某些遭遇。談及兩個展覽不同之處,唐重自言:“‘繁花記’在作品及構思都比較工整,是技術上的一個考量。‘遊島記’就比較寫意、畫味更多。兩個展覽的作品一樣都是用色豐富,但‘遊島記’的作品會看見線條、造型上比較隨性,感覺會不一樣。”

 

 

《遊島記》


所謂的進步是否原地踏步?

唐重的作品以自然界和人的關係作為出發點,談及概念的誕生,他憶述源自2003年舉辦第一次個展後萌生。“我平時對大自然比較感興趣,還有原始藝術和民間藝術,比較傳統的字、畫,比較多關注,從中會發現之前的發展都很和諧,人類和動物、自然之間,不會索取得太誇張。但近這兩百多年來,看見人類社會高速發展,人類發展的步伐是否真的需要這麼急速呢?所謂的進步是否在原地踏步?其實會有這個思考,從而在我的作品裡面,很自然表現出人類、植物、動物、自然之間的關係,有時候會運用到中國傳統上的哲學及思想,甚至會融入進一些作品中。”

 

因此,探索自然界和人的關係這個雛形思想誕生,“但當時未能很成熟地表達到這個概念,但之後經過幾個概念的一個展現,現在出到來的效果比較完整,但仍在不斷摸索中。就似十多年前的社會和現在相比,轉變很大。其實我的創作、藝術思路,其實和社會發展有密切聯繫。”

 

2003年開始,直到“繁花記”的期間,時間跨度16年,唐重自言在16年的創作過程中,使用顏色都不會多,一幅畫都不會超過三至四種顏色。而“繁花記”就用色豐富,不會偏向某些顏色,“這都是跟心態有關,進入40歲之後,好似對顏色又有另外一種體會。就似小朋友、青少年、每個年齡階段對顏色的體會都不一樣,其實這個系列是想探討顏色及反映社會的發展,反思這幾年澳門發展都籠罩在五光十色下,看似繁榮,但事實上又是不是呢?

 

就似走在澳門的大街小巷時,原本韻味各異的手寫招牌,逐漸被LED電腦字型取替,社會進入「電腦時代」,背後卻存有另一隱憂,“其實這個對我都有很大衝擊,以前隨街可見好多書法字體,但慢慢變成電腦字型,以及LED燈招牌,側面看是我們美感降低,漸漸失去陶冶眼睛的享受。LED燈其實超出人的眼睛適應範圍,不適合人的眼睛去觀看。

 

《繁花記》

空間壓縮 “藝術整體發展不健康

除了繪畫,唐重對雕塑一樣著迷,談及接觸雕塑的契機,他憶述2003年之後就是一個低谷,在個展之後方向不是太明顯,恰巧在理工學院讀書時接觸到雕塑“我從小都喜歡做手作,但小時候澳門條件又不是很理想,相對來講資源不是很多,而木雕就比較容易,而且理工有雕塑系,就開始主要玩雕塑”接觸雕塑後,唐重自言對創作上有所衝擊,“因為從平面轉立體,思考的方向都有所不同,算是一個碰撞。

 

會否根據心情選擇創作繪畫或雕塑? “從幾方面去看,有時看我的創作適合雕塑還是繪畫,或者是我當時研究的項目是什麼。如果研究雕塑,那段時期雕塑作品會比較多。又如“繁花記”系列,主要研究繁花記,所以繪畫方面比較多。”


 

《生生不息》


唐重曾在2017年舉辦“生生不息”木雕展,十分好奇大量的雕塑作品在展覽後的出路,唐重表示通常放在工作室或賣出,不然就自己保存。客觀來講澳門是否適合木雕創作,會否有材料及空間的限制?“最主要是空間問題,作品可以做大做小。製作時候需要空間,儲存需要空間。幸好我在珠海租了一個地方,可以前期雕塑創作,以及可以擺放木雕作品,如果只是在澳門都很難運作。”

 

談及現時對澳門藝術氛圍,唐重表示近幾年是有史以來最旺盛,但背後存有隱憂,“空間越來越少,以前我十多年前同一個價錢可以租借成個單位,基本上兩房一廳和天台,現在只是一個比‘劏房’大少少的地方,其實是對藝術創作好大的阻礙,對藝術整體發展不是很健康。’話雖如此,但他對創作依然保持良好心態,“但澳門始終仍然有玩藝術的人,大家只有遷就空間,大件玩不了的就玩細件咯,立體玩不了就玩平面,平面再玩不了就玩電腦,其實都在轉變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