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樂 永不消逝

——專訪小提琴家孫仲佳先生

記者:洪舒盈

人物簡介


1997年,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剛成立,當時年僅八歲的孫仲佳便作為小提琴手加入其中,成為團裡年齡最小的成員。此前,他已跟隨啟蒙老師汪加學習小提琴演奏已近三年。中學期間,他往返于港澳,在澳門培正中學任管弦樂團團長兼樂團首席同時,參加香港演藝學院相關課程,師從香港管弦樂團副團長梁建楓。中學畢業后,他赴澳大利亞求學,成為墨爾本大學音樂學院第一位澳門學生,并先後完成了他的學士課程和碩士課程。畢業後回到澳門,現為澳門室內樂協會理事長、澳門青年交響樂團理事及澳門中華文化聯誼會青年委員。在至今二十年的音樂生涯里,他獲獎無數,獲得澳門青年音樂比賽小提琴獨奏方面的多項榮譽,他的演出身影遍佈世界多個角落,除了澳門與澳大利亞,還有維也納、新加坡、中國大陸地區等等。

 


達成目標 貴在堅持


買樂譜、保養樂器、租賃排練場地、聘請老師等等花費不低。孫仲佳坦言,學習音樂是是一件費力又費錢的事情,如果不是打心底裡熱愛這件事情,很少有人能做到數年或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


籌備音樂會期間,音樂家有可能因壓力而失眠,或因密集式的訓練而無法經常與親朋聚會,白天工作結束后的放鬆就更無從談起;及至登台演奏,音樂家也將面臨著心理和生理上的考驗。




孫仲佳說,表演者一般不會在演出前進食以免影響發揮水平,他舉例說,在“布拉姆斯奏鳴曲”音樂會上,他和鋼琴拍檔實在太餓,在中場休息時一口氣吃光所有預備的巧克力,喝了三支能量功能飲料,補充能量後才回到舞台將下半場的三十分鐘樂曲演奏完畢。


結果當然是令人滿意的。無論是樂評人、媒體的一致好評,還是聽眾經久不息的掌聲肯定,抑或是他在演奏中所獲得的精神享受,都充分說明了這次的挑戰是值得的。為了完成這一難度係數很高的嘗試,他在演出之前大量翻閱了與作曲家的生平有關的或者是作曲家生活的年代的書籍,以期更好地在情感上捕捉和傳遞這些樂曲的要點。


 


為古典音樂的發展出一份力


事實上,小提琴手並非為孫仲佳的全職工作,白天他在一家著名大企業從事文化品牌管理工作。“我很早就明確我不會成為一名全職小提琴手。”他直言,全職工作是為了更好地在資金上支持自己的音樂事業。“政府當然也會有資助,但是一味地依賴政府是不現實的。”


從奏鳴曲到協奏曲的區別,從音樂到音樂家背後的故事,他侃侃而談:“對許多潛在聽眾來說,古典音樂很難懂,高雅肅穆的背後是一股無法逾越的距離感。但是,如果我們換個角度思考,就像沒有哪個人一出生會說話,也沒有哪個人天生會走路。只有當你接觸欣賞古典樂多了,你才會摸索到門道。或許哪天你就會在某個旋律中擊中內心,自然地起一身雞皮疙瘩。


孫仲佳偶爾也會在Facebook附上一些“科普”訊息。在“布拉姆斯奏鳴曲”正式演出半個月前,他就Facebook上發佈了關於作曲家布拉姆斯的生平、即將演奏的音樂之架構以及鑒賞要點的貼文,以方便即將走入音樂廳的聽眾對他們將要欣賞到的作品有更深入的了解。


除了鑒賞能力以外,場地是阻隔在古典樂與潛在聽眾之間的因素。其實,古典音樂並非只是大演奏廳里的藝術,它的演奏形式不止一種。以孫仲佳最近在籌備的一系列室內音樂會為例,這既可以在一般意義上的演奏廳中進行,也可以在一些私人場所如酒莊、公共場所如博物館或畫廊等處進行。在一些古典音樂發展歷史悠久的國家和地區,合適的場地隨處可覓。


除政府外,部分中產階級也十分樂意為室內音樂演奏會提供支持和便利,哪怕演奏會的規模很小。“在澳門,合適的、可供選擇的場地還是比較少的”。若政府能為音樂家提供更多合適的場地,相信能進一步拉近市民與古典音樂之間的距離。


孫仲佳還會組織一些音樂會,加強本土音樂家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的音樂家之間的交流。“今年下半年還有兩個音樂會,我邀請了其他地區的一些音樂家訪澳;爭取明年自己也能再次走出去,去其他的國家或地區進行交流演出。


 


“煙火氣”的藝術家


與完全沉浸於音樂世界,帶有某種鮮明的藝術家標籤或共性的音樂家不同,孫仲佳直言自己是帶有“煙火氣”的。這種“煙火氣”主要體現在他對音樂及其相關的行政工作之理解和態度上。

有感於澳門的古典音樂發展離不開行政人員的貢獻,“如果我只是一個純粹的音樂人,只專注於我自身的音樂造詣或音樂技巧的傳承,也許我會堅持教學、開演奏會,我對古典音樂的發展所做的貢獻是很有限且細微的,我貢獻的只是一人份的力量。可當我也是一個行政人員的時候,或許我能影響到的是一個方向。當一個風向形成的時候,我所貢獻的或許就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力量,而是很多人的力量。”


有基於此,在獲得學士學位之後,他毅然選擇攻讀墨爾本大學的藝術與文化管理碩士學位課程,在學期間也不斷尋求社會實踐機會,在實際鍛煉中磨煉自己。他始終保持著思想上的獨立和清醒,清楚地知道自己每一個階段的目標是什麼,“當你有了一個清晰的目標之後,所謂的工作計劃就自然而然地出來了。”現在的他,除了能自己打理個人演奏會相關的宣傳、行程安排、場地租賃等事宜外,還會幫忙為其他音樂家搭建展示或交流的平台。他樂在其中,事實證明,他也能做得很好。“我很喜歡做這些事情,它能給我帶來滿足感”。




古典音樂,永不消逝


提及古典音樂在澳門的發展前景,孫仲佳認為:文化藝術的社會發展和普及無法一蹴而就,“這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共同努力的事情”。但總的來說,他對古典樂在澳門的發展前景持樂觀的態度。


首先,古典音樂作為人類文明的結晶,它能一直發展至今,是歷史選擇的結果,它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不同年齡層,擁有不同經歷的人都可以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找到能寄託其個人情感的音樂形式。古典音樂作為眾多音樂形式之一,必將在某個時機成為某些人的選擇,“美好的東西是不會被埋沒的。”其次,本土的各類音樂節、藝術節或者個人音樂會的票價較之以往有所提高,且相對較高票價並沒有引起上座率的下降。此外,各類音樂協會次第成立,文化局也越辦越大,專門從事行政工作的人員增多,為許多音樂項目提供強有力的後勤保障。再者,儘管較之其他藝文形式,古典音樂較難發展出鮮明的在地特色,但依然有本土作曲家在嘗試著將澳門故事融入古典樂,將在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21週年會慶音樂會上再度亮相的《阿婆井之歌》即是一例。最重要的是,一些學校如培正中學、聖心英文中學、浸信中學等也為學生開設了相關音樂課程或活動;多數出去深造的本土青年音樂家選擇歸澳執教,壯大了澳門本土的古典樂師資力量,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更多的家長和小朋友選擇學習古典音樂及相關的樂器,為擴大本土受音樂教育人口基數、提高這一代人的整體音樂素養做出功不可沒的貢獻。整個古典樂生態環境顯示出更為蓬勃的氣象。


提及對即將踏上音樂道路或已經走在音樂道路上的學生的建議,孫仲佳給出了四個簡短有力的字:不要放棄。“有些人會在瓶頸期卡住,過不去那道坎,就放棄了。放棄其實並不可怕,瓶頸期也並不那麼嚇人。關鍵在於你面臨抉擇的時候,抱著怎樣的心態去接受之後可能發生的一切。”


如果你放棄了,那就擺正心態,好好告別;如果你遇到瓶頸期了,那就當這是一次心理上的磨煉,退一步之後,或許就是海闊天空。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