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1  進行中
  發佈我的文章

寧靜生活錘煉精緻藝術

——專訪攝影家陳顯耀先生

記者:李仕

 

陳顯耀,廣東中山市出生,1996 年開始學習攝影,是國家高級攝影師、第二屆廣東省十大攝影家之一、中國攝影家協會及廣東省攝影家協會會員、澳門攝影學會會務顧問。現為自由攝影撰稿人,近年主要以澳門為拍攝題材。作品被澳門藝術博物館及澳門檔案館收藏。


快艇頭里是一條古老的街道,3月的天氣格外舒爽。澳門著名攝影藝術家陳顯耀先生在這裡已經居住了將近20個年頭。1999年,他從家鄉廣東省中山市正式搬來澳門定居。自此,也全面開始了在澳門的攝影事業。

 

多元澳門,讓攝影更有趣

來到澳門後,對同在南方成長的陳先生來說,生活上的影響並不大。但在攝影發展方面的影響,是巨大的。


在澳門,攝影創作方面的多樣性特別明顯。建築文化、歷史底蘊、人文風情、時尚潮流等等,文化的多元為澳門的攝影提供了豐富的素材。90年代,在內地實際上是沒有老店的概念的,很多店鋪是老字號的招牌,但店鋪的模樣卻已蕩然無存了,而在澳門,我們不僅能看到熟悉的老字號招牌,連老店的格局、建築等都完整保留了下來,這是一種獨特的深具歷史人文情懷的攝影素材。另外,澳門的很多素材都具有鮮明的對比和視覺衝擊力,就建築來說,澳門的建築到處都充斥著新舊差異的對比和中西文化的碰撞,這種強烈的對比會給人很大的視覺衝擊。提到這方面,陳先生說:“其實對於一個攝影師來說,若題材新鮮有趣的話,他創作的靈感與熱誠會更加高。


陳顯耀作品-老店鋪系列

 

陳顯耀作品-老店鋪系列

陳顯耀作品-老店鋪系列


二十多年以來,陳先生拍攝了很多的城市風貌,包括它的歷史、現狀和發展。事實上在攝影的角度看,人文類型的題材于城市的發展是有關聯的,這也是他進行拍攝作品的一個主軸。陳先生提到:“2002年澳門開放了賭權,這個城市一下子就發生了巨變。”經濟結構的變化使得傳統行業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因為博彩業的繁榮吸引了大量的人流來到澳門。傳統的文化行業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野。正因如此,陳先生便想到用鏡頭去記錄這些傳統的文化,為人們留下更多的回憶。


 

陳顯耀作品-老店鋪系列

他在地圖上畫出他心中最為喜愛的攝影地,他說:“如果說我最喜歡在哪裡攝影?那就是以我家為中心半徑五百米這片區域。”快艇頭里方圓五百米的區域正是澳門的歷史城區。陳先生說,這片區域從歷史人文的角度而言,可能是整個澳門最好的地方了。它的特色甚至在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特別是這些兼具文化特色的傳統行業都聚集在這裡,正是陳先生所追求的地方。老街坊、老鄰居都在這守望相助,早晚見面,相互問候,生活的安寧喜樂韻味全在這里了。這種生活是關閘、黑沙環或者新口岸都不能比擬的。每年多彩的傳統活動也處處體現了這裡的文化和傳統溯源。在這裡,每個人都很簡單、樸素並且樂在其中。

 

 

陳顯耀作品-老店鋪系列

堅持,用鏡頭發現美

做任何事情都必須要有端正的態度,攝影也是如此。陳先生說,如果用一個詞形容攝影是應具備的態度,那就是兩個字:堅持!一個好的攝影師,天氣、環境等客觀因素對自身的影響是可以克服的。如果你總是要求有很漂亮的陽光、晚霞或者雲彩去拍,這樣做本身就是違背真實的。用我們現有的條件去拍攝,充分再現眼前真實的景色,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生活的世界,每天的環境不可能都是一樣的,一個好的攝影師需要去適應不同的天氣和環境,用攝影師獨特的眼光,從不同的環境中去尋找美角度,發現美的存在。


 

陳顯耀作品-城市風光系列

 

陳顯耀作品-城市風光系列 

陳顯耀作品-城市風光系列

陳先生說,在攝影過程中我們得到最大的樂趣就是能看到很多常人的視角看不到的東西,也會經常發現一些新的東西。新的東西在澳門其實就是老的東西。在這裡陳先生舉了土地廟的例子,在澳門有大約170多處土地廟。他曾花了幾年的時間專門去拍攝。拍得差不多了,偶然間又發現了以前沒有找到過的土地廟,從不停的探索中發現以前所没留意到的事物,在這種寧靜與簡單中,發現的美恐怕就是陳先生攝影事業最大的樂趣了。

 

陳顯耀作品-城市風光系列

 

陳顯耀作品-城市風光系列

記錄當下,直觀面對

陳先生說,一個城市的未來,無論從歷史的角度還是城市本身的角度,城區的變化是不可避免的。作為一個攝影師,做好自己的本分,能拍出好的作品,記錄歷史記錄當下,能夠在從事攝影事業的過程中給人們留下好的影像就是自己的期望。走出去增加自己的視野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固然是很重要的,但要想做出好的作品,則必須要沉靜下來,專心致志,能夠做好一個點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對於這樣一位樸實無華的藝術家來說,攝影與其說是一種藝術,倒不如說是一種看淡世界的方式或者生活的態度。陳老師認為不必把攝影太神話,這樣無形中增加了太多的壓力。首先要有好的心態,然後有規劃、勤奮用功去做就好了。至於是不是藝術,那是別人的評價,自己沉澱好自己就可以了。

 

如今,澳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著,可對於像陳先生這樣的藝術家來說,寧靜的生活才是最精緻的藝術來源,一個藝術家能拿到什麼獎有時可能並不重要,讓大眾的心中有所留存才是藝術的初衷和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