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之路二十載:專訪澳門作家呂志鵬

記者:Cherry

 

人物簡介

呂志鵬,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亞洲華文作家協會會員、澳門筆會會員。曾獲得澳門五月詩社新詩獎、澳門文學獎、澳門中篇小說獎、臺灣BenQ 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澳門文學節雋文不朽獎、香港青年文學獎、世界華文散文大賽獎、淮澳漂母杯徵文獎、澳門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評獎、紀念李鵬翥文學獎等。個人出版有《黑白之間》、《期限》、《小店》《在迷失國度下被遺忘的自由錄》、《掙扎》等。 



呂志鵬認為有人選擇探尋過去的藍圖,有人選擇轉變,但都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有選擇的勇氣。


談起最初接觸寫作,與許多人一樣,呂志鵬在中學時期,便開始了漫長的寫作之路。他自言在班上並非成績突出的學生,某些科目甚至到達不合格邊緣,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作文一科。他打趣當時成績不好,在班上過得比較窩囊,好難得有一件事是能令人認同,同時能夠表達自己,是他堅持寫作的最大原因。

 

呂志鵬信奉寫作要真情實感,他談到堅持寫作原因是:“當時有一件事促使我更加堅定,中學成績與太太的成績差距很大,寫過一篇作文關於追女生的文章,是我暗戀班上的一位女生,而這位女生就是我現在的太太。很多老師都認為這名女生不會看得上這名男生。當年就經常寫一些詩歌給她,最終到了大學還是打動了她。除此之外,文學獎的奬金也很可觀,可以幫補我的大學生活費。當時就是一邊學習一邊兼顧寫作,我可以利用文學創作這件事,來幫補生活費,也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詩集作品《澳門簡史感覺版》, 是呂志鵬繼《詩人筆記》(合集)、《黑白之間》後出版的第三本詩集。


讓呂志鵬最為觸動,是一次陶里先生的文學演講。“當年大學時期,拿了一個獎項,有一個文學講座邀請了陶里先生演講,在場只有我和另外一位獲得優勝獎的人前往。”呂志鵬自言每次都會談到這個經歷,“陶里先生坐了下來,一起討論,大致原意就是,搞文學就是這麼孤寂。寂寞是其一、窮是第二、不是為了什麼就是第三。我不敢說因為這個講座令我堅持下去,但某一日發現,原來有人默默堅持了許多年。如今我40歲,我從高中開始寫,也堅持寫作二十多年了,回頭過來發現,原來我已經投放了生命一半的時間在裡頭。

 

發掘新內容是一場冒險

從事寫作多年的呂志鵬,他的創作風格多樣,喜歡寫作不同類型的文體,包括散文、詩歌、小說、戲劇、兒童文學,均有涉獵。他相信每一個文學樣式都是共通的,創作不同文體的過程,都可以刺激到另一方面的思維。呂志鵬提及目前自己的瓶頸位,在於要寫的類型已經寫過,寫新的內容就如同一場冒險。“那自己又願不願意花費那麼多時間去冒險,因為人年紀越大呢,就會開始計算時間運用成本。以前就沒什麼所謂,大學時期有無限時間,可以用時間去換取無限的試驗,但現在上班,也不是全職作家,沒有辦法。”

 

呂志鵬表示自己的創作不會事先去做採訪,“其實本應該要這樣做,這也我一個弊端,也是我不能飛躍到下一層階的問題。”他談到自己的小說中,有大量的文字是不必要的“其實我知道,以一個看故事的觀眾而言,大篇幅的資訊是無需要知道,不是看歷史論集,也不是要看歷史背景,只要知道故事情節的發展就可以。”但恰巧呂志鵬本身是做歷史研究,對傳統澳門本土歷史相對了解,因此在創作中加入了海量的資訊,捨不得刪減,總希望讀者能獲取更多信息,這卻造成小說創作中的致命傷。“所以話,如果我再辛苦做採訪,豈不是要加多幾段字進去?”



 小說作品《小店》,內裏收錄的兩部作品《傳承》和《小店》,講述澳門昔日老店亂象。


構建理想中的藍圖

文學創作的誕生就是不安現狀,寄情於文,建構一個更美好的藍圖。呂志鵬表示,在創作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在傳達意旨的同時,不觸碰底線。太陽底下無新事,這一路上的經驗,也讓呂志鵬感悟,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好少會再為事情而觸動。“慢慢開始會發現越寫,越不及後來的人,已經不是處於一個巔峰的狀態。隨著年月的增長,已經處於一個處變不驚的狀態。”隨著年紀越大,視野越開豁,能被觸動的時刻就越少,呂志鵬珍惜每一次被觸動的時刻,“我一見到有這樣的觸動,我就會把它寫下來。看過的文章、小說、電影,或許會變成下一部詩歌、小說的藍本

 

呂志鵬透露未來想寫一部關於戰爭題材的作品,但現時仍未有一個構思。“當我有一日退休,就將故事變成澳門通史,我想寫一篇宏大篇幅的作品。澳門中、長篇不是很多人寫,而我是其中一個,我希望能夠縱橫歷史、科技……等等的元素在裡面。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