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0  進行中
  發佈我的文章

我與我定義的電影——專訪澳門電影導演周鉅宏

“我想成為一名導演,能夠拍自己真正想拍的東西。”在採訪期間,周鉅宏有感而發。

 

生活照

周鉅宏,是澳門新一代的影片製作人。

大學時期在台修讀影像傳播,開始了他未來的導演之路。對他來說,走進電影的世界是一個緣分。從小就有諸多興趣的他,在高三時就已被電影吸引了,這也成為他以電影製作為志願,并赴台求學的契機。此後,電影便成為了他生活的重心。他的畢業創作《錯過的美麗時光》以家庭悲劇為主題,以數代人的矛盾為線索去講述故事,以此作品得到了不少的獎項,更參加了多個影展。此後陸續拍攝了許多的作品,如:

《少男的祈禱》:講述了人生陷入迷茫的大學生,遇上垃圾處理的美女職員的小故事,取得第四屆班加羅爾國際短片電影節國際競賽組別的首獎;

堂口故事三《心亂疑城》:與陳建德及Antonio Faria兩位導演聯合執導,拍出了澳門金醉金迷的小城下的人情冷暖,其中周鉅宏的《見光》榮獲FIRST青年電影展的最佳短片。

 

《見光》獲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短片領獎時

不同的導演都有不同的風格,周鉅宏認為,術業有專攻,導演們也各有所長。然而,不管是拍恐怖片也好,搞笑片也罷,如果拍攝的目的不是真正呈現自己想要的東西,而是為了追求片酬為由而“生產”電影,就算不上為一個好導演。他說,只為金錢而拍戲,沒有把自身的理念及作為導演的堅持帶進電影中,只會得到沒有個性的作品。而且,不只影像製作,在各種藝術創作的路上,懷著金錢至上的想法,同樣很難創作出有價值的作品。

每一部電影或者影像創作,都應該是一個“訊息”,是導演真誠地想要對觀眾說的話。在他的導演世界裡,周鉅宏的“訊息”,是想要觀眾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在他導演的每一部作品中,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動作,他都認為必須要仔細去推敲。在拍攝時,他會換位思考,以求達到更好的表現張力,“如果不仔細構思,只是為了拍攝而拍攝,這樣只不過是在拍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他說。

 

《少男的祈禱》參與美國皇后電影節映後合照

談到他自己定義的“電影”,他笑著說,以前會覺得這個問題太過籠統,但對現在的他來說,這是一個好問題,而他也應該要思考,因為乍看之下是簡單的問題,但很難回答。在他的心目中,他想要拍的電影,是要傳遞出“身處在這個大千世界下,要怎樣做到自己真正認為正確的事”這一訊息。

“嗯……應該是說,怎樣去做一個好人,要做一個怎麼樣的人,這就是我想要拍的作品。”他坦言道。

在拍攝上,他沒有刻意去“挖”素材,不刻意去探尋題材,這只是為了讓故事更自然,更有真實性。他說,澳門以往由於影像事業不發達,有許多人事物都沒有被發掘,換言之,有許多優良的素材等著新興的創作者去發展,澳門未來的影像傳播發展空間十分廣闊。他認為,這有利於未來的電影創作者拍攝出具有澳門特色的本土電影,自由度更大。而他的創作靈感,都是在澳門小城裡發生的點滴,以“只有在這個地方(澳門)才會發生的事、只有在這裡才能找到的感覺”作為拍攝題材。

他回憶,在他剛讀大學的時候,澳門沒有多少人在電影傳播的領域中發展。時至今日,獨立製片人及工作室已不在少數,而在大學中報讀影像製作相關的年青人大量增長,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談到為何這一領域開始受到關注,他表示,科技的發展功不可沒。由於影像技術及設備的可近性,年青人現在基本上人手一部智慧型手機,隨時隨地就能進行影像創作。加上YOUTUBER在年輕群體中蔚然成風,儼然成為一種新潮的象徵,年輕一代嚮往,所以使越來越多人投身於影像創作。澳門現時已經有備受追捧的網絡視頻創作團體,“微辣”便是其中一例。

經過六年的碩士生涯,他在不久前才修業完畢。問到他有甚麼夢想或目標時,他實事求事地回答道,他並沒有抱持著這些東西。他現在想要做的,就是想要一直都能拍電影。

現時,他雖然仍留在台灣,但每個月都會回澳幾天,接一些拍攝的案子或者開會。例如在暑假的時候,他在澳門開班授課,教導中學生拍攝影片,或者替政府拍攝一些小影片。雖然一般人對導演的工作有許多想像,但他說,這其實就是平時作為一個導演的經濟來源。

他透露,目前他正在籌劃拍攝兩部片,亦因此而少了很多工作的時間,因為需要大量的精力投放在寫劇本上,所以收入會減少。他透露,現時他正在構思一部喜劇,內容是有關一個成年人與一個小女孩,在澳門短短幾天內相遇相識的小故事,這將會是一部笑中有淚的電影。而另一部是以“疊碼仔”為主角,圍繞著這個人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這兩部電影的題材迴異,但必定會有澳門本土的風格,敬請觀眾期待。

和皇后電影節主席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