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墨遊硯 畫出心中彩虹–專訪藝術家謝賢莉老師

記者:Afra

個人簡介

謝賢莉,祖籍廣東蕉嶺,印度尼西亞歸僑,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移居澳門。自幼酷愛繪畫藝術,近年得澳門和內地多位前輩指點、攝取經驗,不斷提升繪畫技巧。作品多次入選全澳書畫聯展、澳門視覺藝術年展及韓國、香港、澳門美術交流展。

 



兒時興趣卻不得發展

從小喜歡畫畫的謝賢莉老師,幼稚園時期的畫作已經常被選中貼堂,當學校告訴其父母關於女兒的畫畫天份,讓他們可以繼續裁培時,結果卻不如所料。也許是「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傳統觀念,當時謝老師的父親對藝術家的印象是不合群、自視過高,當畫家賺不了錢,甚至會因為沉迷作畫而影響未來的家庭婚姻,他只希望女兒能夠做一個平凡幸福的女人。所以,在謝老師十二歲的時侯,其父親坦言不希望她繼續作畫,而謝老師也聽從父親的說話,除了學校功課外,便不再畫畫;這一隔絕,就是30多年之久。不過,謝老師因此而訓練到一個技能--去到哪裹,會把所見的畫面銘記在心中,想像如果有紙筆的話,該如何畫這幅畫。

 

畫緣未盡 重拾心願

直到不惑之年,兒女都長大了,謝老師覺得「每天過得無所事事,有一天,忽然想到如果這一輩子都不能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豈不枉過?」於是便將壓抑在心中幾十年的畫畫心願向母親和家人說。最後,家人都十分支持她重拾畫筆。當時,她對國畫最感趣,覺得國畫博大精深,一枝毛筆可以化成水墨,力度和速度不同,效果也完全不一樣,變化多端,讓她一學上癮,更想探究箇中奧妙。



國畫作品-江南春曉

珍惜時間 一年當十年去用

正如她父親所說,在謝老師再次畫畫的時侯,真的很沉迷,甚至熬湯忘記了關爐火,忘記做飯。後來她便警惕自己,待所有家務事完成後才開始畫畫,一畫就是一整個夜晚。謝老師心想:「既然是中途出家,就不能再浪費時間,唯有一年當十年用。」於是便買了很多書,不斷看書和練習,她興幸有個寧靜的環境和家人的支持,讓她能夠專注於學習。短短三個月後,便在一次比賽中脫穎而出。


此後,謝老師的畫作開始在藝術圈內鋒芒漸露,獲得了不少比賽獎項,也陸續受到文化局邀請舉辦個人畫展和到內地交流,讓她有機會接觸更多國畫大師等前輩,向其學習和吸取經驗。謝老師坦言,也許別人以為她學習了三個月就能拿獎,是運氣,卻不知她背後所下的功夫何其多。



謝賢莉在《遊硯自得》作品展上致詞

鐘情於千年傳統長安畫派

有一次到西安交流,謝老師遇見一位國畫大師,二人甚為投緣。「大師點醒了自己一直不明白的一些事情,便更清楚該如何取經,如何找到最想表達的方式。」謝老師說,一直以為自己畫的是工筆畫,卻原來是寫意畫,屬於國畫中的長安畫派,而長安畫派正是中國幾千年最傳統的國畫畫風,剛好她也是比較喜歡這種大氣和舒服的書畫格調。

 

積極態度與天馬行空的啓發

作畫幾年後,開始有社區中心詢問謝老師可否開班授教,當時她覺得還沒有準備好,但一試之後,發現原來能夠將自己的經驗和知識教授別人,很有滿足。由其在學生身上,得到了很多啓發。「有些長者從前沒有機會學畫畫,當有機會時,他們都很勤力練習,在他們身上學到『活到老學到老』的積極態度。在教授小童班時,看到他們的天真活潑和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感到這份童心正是藝術家最需要的。」她也很幸運遇到不少學生十分努力,有些學生甚至在澳門已有一定的成績。


目前,謝老師主要在不同的社區中心及旅遊學院教授國畫,有小班制,也有私人教學,學生年齡由4歲到92歲不等。她笑說,一星期七天都有教學,雖然忙碌,卻很享受,當然也會好好安排與家人的團聚和創作的時間。

 


澳門街總第三屆學生成果展結業禮

創作所運用的心法記憶

謝老師有個特徵,就是甚麼都喜歡畫,一拿起畫筆,見到甚麼就畫甚麼,順應心中所想而畫。創作作品時,她習慣先用7至10日來構思一幅畫的主題、如何用色等;有想法後,一開筆就會畫得很快;也會把教學的示範當作恆常練習。如果要準備個人展覽的作品時,有時也會不眠不休地作畫。可能自幼學會在心中作畫,謝老師對畫面有高度的記憶力,有時在街上看到有趣的畫面,記在心上,某天便會把它畫出來。她覺得現在的學生過於依賴手提電話,因為可以錄影,導致學生在現場沒有真正用心記下來。「如果收好手提,用眼去看、去記,慢慢就會習慣這個方法;回家練習時,也儘量不要看手提,這樣才真正學到畫畫的技藝。」

 

無忘初心 讓挫折成就更好

即使在現代社會,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仍然存在,女性藝術家有時會受到一些男性的質疑,或多或少被看輕,謝老師也曾經歷過一些低潮。「曾試過有男學生在自己講一句時,會駁十句,不過後來相熟了,大家都很尊重自己。」在第一次書畫聯展得獎後,也曾受到一些冷嘲熱諷,以致她有段時間不再執筆,然而,先生卻看得出自己的失落,鼓勵道:與其在意別人的說話,不如拿起畫筆,畫出更好畫作。此後十多年,謝老師更懂得堅定自己的初衷,享受在畫中遊戲,自得其樂。謝老師認為,讓人改觀,一定要靠實力。也漸漸明白,一個女人如果想在書畫世界與男性平起平坐,不拿只能80分的成績,要拿120分,才能受人看得起。謝老師強調作為女士,需要自愛,自強、自重,知足。教學時,她也會讓學生先明白這個道理,因為比起作畫技藝,更需學習做人。

 

水墨畫人生 人生遇知音

曾舉辦多次個人畫展的謝老師,坦言印象最深刻的是2010年的展覽。當時整個畫展有70幾幅作品,沒有一幅畫運用到紅色顏料,可能很多人覺得紅色很鮮鰪奪目,謝老師想知道如果沒有紅色會怎樣。結果出來後,很多人說作品都很清雅。「後來,有位觀眾在展場徘徊了很久,然後問我,為甚麼全場的花鳥都找不到紅色,是否特意安排。」聽到這番話後,謝老師頓覺十分感動。「遇到知音人是何其快樂,也不需要擔心有沒有人不明白,總會有人讀懂的。」



 

何處為家 思索家國情懷

在澳門生活、在印尼出生、祖籍卻是中國人的謝老師,一直想做一個關於「家國情」的主題。多年前,她肩負著父親及爺爺的尋根情懷回鄉,卻找不到中國的祖籍地;因此,她一直對這三地的連結充滿感覺--情在哪裹,最後又何處安放?種種的人生足跡,都是她一直想記錄下來的事。2013年,謝老師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創辦澳藝文創,以藝術會友,在未來將計劃舉辦會員的作品展,包括畫畫、陶瓷等,吸引更多藝術人或愛好者欣賞藝術。

 

畫出彩虹 畫出心中所想

原本只希望執筆畫畫,但一路走來,謝老師發現,原來畫畫可以幫助別人。每年的明愛慈善活動,謝老師都會即席上場畫畫義賣,得到的收入會全數捐出;也會將教學所得的金錢捐募出去,幫助內地山區的建設,小朋友讀書升學等,讓知識改變命運,影響更多人。謝老師坦言:「這樣的生活,更有意義。」




問到謝老師有沒有後悔這麼遲才畫畫?她很肯定回答 “沒有”。「人生有很多事情是料想不到的,可能一開始就畫畫,也會正中父親的說話--自視過高。現在反而沒有任何負擔,可以全心全意做喜歡的事。」如果有機會,她希望可以對逝去的父親說:「我終於可以畫出心中的彩虹了。」時至今日,謝老師已不介意別人怎麼看自己;她總覺得,不斷努力,就會有所成就,不必羨慕或妒忌。對於名利,她從來都淡泊待之。只希望不斷畫出心中所想,活出自己,便無悔人生。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