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0  進行中
  發佈我的文章

藝術與時裝兼融,讓人生無悔

——本地時裝品牌GELÉE

記者:佘麗虹


常聽說,“人在三十歲前要敢去搏,才不會令自己後悔”,聽完這句話,會激起你追夢的熱血嗎?澳門時裝品牌“GELÉE”的創辦人梁敏婷曾對自己承諾,要在30歲前“做啲野”,因而於2014年創辦了GELÉE。GELÉE是法文名字,意謂“啫喱”,品牌名字源於敏婷以前經常被同學叫“涼粉”,但因為外國沒有涼粉這東西,取其形意改為“啫喱”,驅使他人看到這品牌便想起自己。也因為啫喱混合了不同材料製成,好比GELÉE的時裝,兼具時代性、實用性及藝術性。



GELÉE品牌時裝


梁敏婷大學時修讀油畫,回澳後擔任藝術教師,卻因為一直對時裝充滿興趣,便決定在CPTTM修讀文憑課程完夢。課程的畢業作品獲選了頭三名,被引薦參與了品牌孵化計劃,並與其他設計師合作推出新的時裝系列。後來決定去台灣攻讀藝術碩士,便決定離開前注冊商標,建立GELÉE品牌。



GELÉE品牌時裝


畫畫 X 時裝拼出新感覺


因敏婷很喜歡貓,且她的專業是畫畫,自然而然便將時裝與畫作結合,創作出新的作品。兼備兩個職業的她,深感做時裝品牌與畫畫很不同——畫畫的自由度較大,但時裝設計不能太任性,需要時常留意市場正在流行甚麼,分析目標客戶會否購買你的衣服等一系列商業的考慮,因而有時更可能要放低自己的堅持,或放棄作品的藝術性,在平衡成衣與獨立品牌的各方面考慮。有時會問朋友或請教以前的老師給予意見,但亦會有自我掙扎的想法——是否要那麼偏向成衣化呢?雖然GELÉE的時裝不會太標奇立異,但希望自己做出來的作品有保留個人特色。



時裝與藝術畫結合-墨然回首


2014年起,GELÉE每年推出一個系列,至今已有三個系列,新一期將於今年8月份面世;每個系列風格均在不同心態下創作,其創作來源於生活或時事:如第二系列的主題是“愛”,因當年是同性戀可以合法化的一年,對此頗有感觸;又如第三個系列,主題是婚禮,笑說湊巧這年是自己結婚的一年,便把結婚的喜悅融入於時裝之中;不同系列風格各有不同,但都偏向女性化。材料上,因敏婷喜好做手工,故在GELÉE的時裝可看到人手釘珠、印花等設計。起初品牌定位在年輕人,但漸漸發覺不只有30歲前的女性才喜歡年輕化的服裝,因此GELÉE的時裝不局限於年齡,風格偏向獨特,帶有藝術性。



時裝與藝術畫結合-幽墨


在台灣生產的澳門品牌


與其他本地設計師不同的是,敏婷完成碩士後便定居於台灣,因此GELÉE的時裝主要在台灣生產,通過網絡銷售;在澳門便寄賣於朋友店舖或時尚廊,不時會參加台港澳的時裝週,增加品牌的曝光度。


敏婷說,在台灣技術支援及資源較澳門多,有很多小型工作室負責定造、裁縫工作,且有打版師及樣師可以協助製作服裝。敏婷強調,構思主題不難,實際操作才難,例如怎樣與版師溝通很重要,因為自己說出來的想法與版師接收到的資訊可能會有落差,因此必須找一個能夠互相了解的版師,找到的話,之後的協調就順利得多了。服裝完成後,因為想保留澳門品牌的感覺,在準備宣傳照時,會特登找澳門人做模特兒。此外,敏婷希望GELÉE推出的服裝能夠同時在澳門及台灣銷售,因此在款式設計上要考量兩地的文化差異、人群喜好才設計。



GELÉE品牌時裝


現時GELÉE的時裝也有做商業活動的租借,如借給藝人出席主持活動、開鏡儀式等。但敏婷深感品牌並沒有很商業化,期望能夠有更多成長空間,開發更多的銷售渠道。因為幾年以來,讓她發覺原來最花時間的是銷售,難度亦最高。在台灣有品牌行銷公司專門負責品牌的推廣,包括協助設計師對接不同類型的服裝週,商業活動等。現時敏婷只有一個人做設計及銷售,她希望有一個團隊可以幫手,這都是後續要努力的事。


資金與時間是營運的挑戰


資金及地方,亦是品牌發展的痛點。對敏婷來說,有時想去參加某些展覽,但礙於成本問題便要取捨,較易失去學習的機會;敏婷雖然不在台灣,但有時也會與澳門朋友聊天。認為澳門的時裝設計師需要有自己的工作室,能與客戶接洽,而這些工作室最好聚集在一個地區,現時澳門雖有不少獨立空間租賃,卻比較分散,且租金也是考慮因素之一。因為時裝生產這一行的投入成本很大,很多成本都是不可回收,故多數設計師也是身兼兩職。其次,敏婷覺得澳門其實有很多好的設計及人才,可惜澳門市場不大,如果在外地有一個長期地方可以銷售澳門的時裝品牌,而不是短暫展覽,這樣成效會更好。


      目前品牌銷售量尚算普通,不過自己亦明白是投入品牌上的時間較少,成效自然也是相對。敏婷笑說自己花在畫畫的時間會相對多,有點偏心。曾有老師問自己為何做時裝設計,又去讀畫畫碩士,自己起初覺得兩者沒有衝突,後來才發覺在時間上有很多矛盾。例如要為時裝準備新系列,同時又要兼顧展覽的繪畫作品,如果時間分配得不好,便會“兩頭唔到岸”。



GELÉE品牌時裝


在各種挑戰中尋找最好的可能性


敏婷說,其實品牌就好像自己生出來的BB一樣珍貴,不論在澳門、台灣或是世界各地,管理品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希望自己做出來的事可以至少堅持十年;現時與先生在台灣擁有一間工作室,但仍未完全是自己的DREAM STUDIO;在未來,她希望能夠在澳門設立一間大的工作室,時裝與畫畫都可以同時兼任,並持續有新品推出,時間允許的話,一年推出兩季系列;且有計劃到上海及東京參加展覽,擴闊自己的眼界。現在首要做的,便是把現狀穩定下來,雖然深知台灣這個市場的競爭大,好的設計師也有很多,但覺得任何地方都會有不同的挑戰及困難,而“盡力做好自己的產品”便是她個人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