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的語言——黃生個人作品展》
 Like 0  進行中
  發佈我的文章

《事件的語言——黃生個人作品展》

文/黃詠瑤

 

 


開幕日期:2018530(星期三)

開幕時間:下午六時半

展覽時間:2018530日至716

展覽地點:澳門皇子街17號來發大廈地下A, B

開放時間:逢星期一至六 11:00-13:00, 14:00-18:00

策展團隊:楊文彬、陳鴻健、黃詠瑤、劉歆瑤

 

 

     澳門1844攝影藝術空間(簡稱1844)很榮幸邀請到澳門資深攝影家黃生先生,於五月三十日到七月十六日,在1844舉辦其首個個人展覽:《事件的語言——黃生個人作品展》。 黃生的照片記錄了澳門歷史上重要事件的照片,為本地歷史增添不可或缺的史料和集體回憶的記錄。是次展覽共展出三十六張照片,可分為八個類別:“亞馬留銅馬像”、“大賽車驗車”、“一九九五年取潔學校事件”、“鬥牛”、“三二九事件”、“昔日市牢”、“棚屋木屋”和“走進歷史的造船業”。 


 

 

    “攝影處理的語言是事件的語言。它的所有參照都在自身外部。連續性由此而來。

——約翰伯格《攝影的異議》 

 

 

     亞馬留紀念銅像,俗稱“銅馬像”,位於亞馬喇前地,曾是澳門地標之一,為澳葡政府參照首任總督亞馬留的樣子鑄造以留紀念。銅馬像興建於一九三九年,並於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拆下 。是次展示的“亞馬留銅馬像”系列共有三張照片,照片所呈現為銅馬像被帆布包裹,等待被遷移的一刻, 銅馬像本身帶有強烈的葡萄牙殖民主義色彩,而包裹後只剩下具體的外觀形象,此照片不僅反映澳門回歸交移時期重要的歷史時刻,其中一張等待被遷移,亞馬留騎馬的方向面向碼頭大海,構圖更極具張力。七張“大賽車驗車” 系列呈現了八十年代賽車的境況,民眾與賽車盛況近距離接觸的場景、舊驗車中心的位置等。四張“取潔事件”與五張“三二九事件”,事件皆發生於九十年代初,取潔中學由葡萄牙耶穌會士潘日明於一九六一年九月四日所創辦 ,“一九九五年取潔學校事件”為取潔中學於一九九五年停辦而引發的一連串事件,照片展現了當時學生、群眾、文化人士抗議的情境,“三二九事件”發生於一九九零年,源自於無證人士的大規模登記活動,其中一張珍貴照片包括了一男一女在人潮中心被拉扯,同時拍下了保安部隊維持秩序的窘迫時刻。三張“棚屋木屋”和四張“走進歷史的造船業”的照片,分別反映了七、八十年代在澳門半島林茂塘船廠的面貌,以及居住在棚屋市民的生活實況。五張“昔日市牢”相片,記錄了當時其獨特的市中心位置,建成於一九零九年的“市牢”原稱“中心監獄”或“中央監獄” ,當時其位置處於偏僻地區,後來因澳門城市發展才導致照片中市中心的位置,“市牢”已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拆卸。 五張“鬥牛”相片則於一九九六年發生在澳門工會聯合總會工人體育場,是最後一次在澳門的葡國鬥牛賽事 ,而最早的賽事可追溯至一九六六和一九七四年 ,此系列包括議事亭前地宣傳,還有澳門獨有的舞獅表演以及愛護動物人士的抗議照片。


 


    約翰・伯格曾說:“攝影最普遍的用途,就是用來紀念某個缺席。”若說在攝影中事件的語言由有形的證據和無形的線索(個人經驗、想法、歷史等)所組成,那麼語言的真實性或許不如想像中舉足輕重,因為絕對的客觀性在事件上從來缺席。在照片中看得見的東西,為“在場”的證據,它具有時效性,是攝影者一瞬間的記錄,同時也孤立、凍結了某個時刻,而看不見的東西,則是“缺席”的線索,是無秩序、無時效性的。如何從照片中記錄、被描述下來的事情,連繫到歷史脈絡、社會事件,以致回看遺落至今的痕跡,使得照片中孤立的時刻能連接起來,其連接的關鍵在哪裡?我們如何在有形和無形之間,尋找某個缺席的普遍性?事件的語言又由誰來定斷?

 

    約翰・伯格認為攝影的參照源於自身外部,在黃生的作品中,作品的參照就是事件本身,而其他的一切都是外在之事。也許攝影最重要的不是對事件記錄的解釋,重要的是經過拍攝後的事件被看見了,而黃生的照片讓我們看見更多事件被看見的紀錄,並提供了另一個角度去觀看事件與攝影的關係。如果說,攝影所處理的語言是某一事件的語言,那黃生所拍攝的事件,就是屬於他自己的攝影語言。


 


關於攝影家

 

    黃生於1983年1月2日入行,先在《先鋒日報》當外勤記者,並於1984到1985年任職於《大眾報》,由1985年至今,在《正報》擔任採訪記者,今次展覽將呈現其生涯軌跡中,其中重要、具標誌性的珍貴照片,冀望從攝影師個人拍攝的角度中,反映歷史、社會事件的片段,同時提供一次回觀歷史的機會。


 


關於澳門 1844 攝影藝術空間


    澳門 1844 攝影藝術空間(簡稱 1844)位於舊城區皇子街 17 號,鄰近關前街文創商圈,現為澳門唯一一家攝影藝術空間。


    1844 積極舉辦不同類型的展覽,以及攝影工作坊與課程,從而提高大眾文化素質以及 對當代攝影藝術的關注。此外,我們致力與亞洲各地的藝術家和畫廊合作,向觀眾呈 現前衛與具啟發性的作品,藉此推動澳門攝影的發展。1844 設有藝術微噴的工作空間, 並取得德國百年紙廠 Hahnemühle 的官方認證,為藝術家輸出達到收藏級的高品質作 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