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洲大馬路(青洲新路)

 

    青洲大馬路,是位於澳門半島西北面的一條道路,屬花地瑪堂區。青洲大馬路約長285米,東從由罅些喇提督大馬路與巴波沙大馬路之間即拱形馬路對面起,西至青洲河邊馬路即青洲兵營門前,是澳門市區通往青洲的交通要道。


   

澳門半島地圖上的青洲               

 

青洲大馬路的前世與今生


    此路的葡文名是以澳門總督佈渣(Borja)來命名的,以此紀念他的主持修建之功。佈渣(Borja),海軍軍官出生,於1890年10月16日出任澳門總督。“上任後11天,他便頒佈了1890年10月27日第146號訓令,決定建築一長堤,連接青洲與澳門。工程預算為23,800澳門幣,施工期為兩年。” 1892年12月30日青洲大馬路開通1893年1月7日《澳門憲報》正式將它命名為“Avenida do Conselheioro Borja”,而對應的中文則翻譯為“布參政路” 。可見,馬路的中文譯名最初為“布參政路”,奇怪的是這一譯名卻很少出現於文獻中,連1905年的澳門街道名冊中也不見其蹤影。倒是在金國平先生提及的“博爾參政大臣大馬路”“布參政路”有幾分相似,但不知這一譯名出自何處。此外,也有將其譯為“波也參事大馬路”的。一條街道擁有幾個不同的中文譯名,不禁令人感歎翻譯過程中的“創造性”。


 

青洲島全景 (約1890年)

 

    然而最初的“布參政路”又怎麼成了“青洲大馬路”呢?據查歷年街道名冊,這一中文名稱最早出現於1957年:“青洲大馬路(青洲新路):由罅些喇提督大馬路與巴波沙大馬路之間,即拱形馬路對面起至青洲河邊馬路即青洲兵營門前止。此馬路有一部分原名青洲新路Estrada do Dique da Ilha Verde)。”由此可知“青洲新路”這一名稱要早於“青洲大馬路”,並且曾是“青洲大馬路”的一部分。“青洲新路”這一中文名最早見於1905的街道名冊,由連勝馬路起至青洲止。值得注意的是1905年的街道名冊中青洲新路的葡文名稱為“Estrada do Dique da Ilha Verde”,而在1925年的街道名冊中其葡文名稱則是“Avenida do Conselheioro Borja”。如果說中文名稱的差異是由翻譯所致,那麼20年內出現的兩個完全不同的葡文名稱呢?況且早在馬路開通的一周後(1893年1月7日)就已將其中、葡名稱刊登於憲報,以期“各人周知”了。


遠眺青洲,尚未築青洲堤

    為何在短短的幾十年內路名幾經變化呢?這應與填海工程有關。據說早在1846年澳葡當局就從蓮峰廟前地修築了一道長堤,直達海中,想把青洲島連接。但是當時青洲灣的潮汐水流強大,這長堤被沖斷了幾個缺口,澳葡也就停止修築了。直至1889年澳葡開展填海計畫,再次修築青洲海堤,這次的海堤多用石塊構築,一直成功的修到青洲島灘邊。但礙於英人開設的青洲水泥廠,只能築至距青洲島一二丈遠處,建一道鐵閘,以阻通路。建成的這道石堤便是“布參政路”。青洲新路則是在這石堤的基礎上拓建的。1993年《澳門街道名冊》中“已消失的街道”部分有記載:“青洲新路(Estrada do Dique da Ilha Verde):原有一街道稱為青洲新路或青洲馬路,大約與現在之青洲大馬路相同,有數小橋相接”。當時的青洲新路還是比較簡單的,有“數小橋相接”。直至1925年,水泥廠遷往香港後,才拆除鐵閘填築,連接青洲島,貫通青洲大馬路。


1912的澳門地圖,已見有海堤連接青洲島

    大規模的填海造地使得佈渣總督當年修建的堤道的已難覓蹤跡,而今在新造的土地上,人們建起了青洲坊,滄海桑田的巨變淹沒在柴米油鹽的日常生活之中。


青洲填海 (約20世紀初)

青洲島


    昔日的青洲原是澳門半島西北面的外島,孤山屹立,高不過50餘米,與澳門半島分離,四周環水,面積不廣,但樹木茂盛、鬱鬱蔥蔥,因而得名“青洲”,葡文中它也被稱為綠島。

    明朝起葡萄牙人獲准居澳,租界並沒有包括青洲島,但卻私自在島上進行活動及興建教堂。而在葡萄牙人對澳門殖民佔領的過程中,有所謂“遠佔三島”的說法,而青洲就是三島之一(另外兩個是氹仔和路環)。

    青洲是澳門“濠鏡十景”之一,有“青洲煙雨”之美譽,吸引了不少文人雅士都前往遊覽並詩詠之。曾任澳門海防軍民同知,又是《澳門記略》作者之一的印光任就寫有《青洲煙雨》詩:“海天多氣象,煙雨得青洲。蓊鬱冬疑夏,蒼涼春亦秋。鐘聲沉斷岸,帆影亂浮鷗。景比瀟湘勝,何人遠倚樓。”清末名士丘逢甲曾到澳門,聞得“青洲煙雨”的名聲,擬往一遊,但舟楫不便,只能遙望,留下短詩一首:“仙洞雲封萬竹深,隔江勝地負登臨。倚樓幻作蓬瀛想,一角青洲出海心。”


 

青洲半島遠景1954年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