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樂震撼之旅:評第二十届亞太管樂節(日本濱松)開幕音樂會


 第二十届亞太管樂協會年會於719日正式開幕,滙集了來自亞太地區各國的演出隊伍,包括澳門、韓國、澳洲、星加坡、香港、台灣、中國內地及日本合共四十支管樂勁旅進行管樂藝術交流。本次音樂年會亦包括了來自澳門的兩支團隊,分別是澳門青年管樂團澳門培正中學管樂團,將會於二十、二十一及二十二日在音樂之都濱松市分別進行兩場演出,將澳門的管樂聲音帶到日本本土,再帶往來自各地的專業觀眾,分散自亞太地區各處。作為開幕式演出中,保科洋帶領了濱松市愛樂管樂團(Philharmonic Winds Hamamatsu),演奏了共四首的樂曲,分別是Alfred Reed的《El Camino Real》、保科洋的《Miko Dance for Wolo Horn and Wind Band》、《Intermezzo》及《第二交響樂第一樂章》。年届八十二歲高齡的保科洋,進入演奏廳中雖要以拐杖幫助卻不失其音樂風範,指揮仍然恰到好處,乾淨俐落、沉實穩重。




      音樂會開始,從Alfred Reed作品《El Camino Real》綻放出令人目不睱及的聲音,整個音樂廳充滿着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魅力。保科洋指導的Alfred reed,在雙管獨奏響起的那一刹,在單簧管溫暖的懷抱下,重現了美夢中的一個又一個片段,彷如走至高沙可夫作品《一千零一夜》的迷幻中;英國管留下的尾巴漸漸緩慢下來,鋼片琴下節奏重回輝煌,典型的ABA結構,長號的萬馬奔騰,喚醒了沉睡的巨龍,那奪目的光芒最次帶來了新的希望;作品在富有異國風情的極短結尾下完成。


      在《Miko Dance for Wolo Horn and Wind Band》一曲獨奏後,保科洋的《Intermezzo》再次為觀眾帶來充滿閃亮希望與人生追盼的想像力。日本作曲家的作品能夠呈現出民族價值的內核,既能驚濤駭浪,又能篇翩翩起舞,更重點是能夠在白紙上呈現出獨有的風格,在五線譜中表現出無限想像力,是五光十色,更是變化萬千。




     《第二交響曲第一樂章》首席單簧管與薩克斯管的對話喚醒了樂團,將整個樂團的動力推上了高潮;小鼓的節奏帶出了猜疑,彷彿找尋不到迷惑中的希望之光,落魄的路人,望向金光閃耀的過道中,只餘下雙簧管的迷惘。豎琴的撥動,木琴清脆的敲打,創造出音樂廳聲音感嘆中的震憾;和聲遊走在激動的吼叫中,幻象再現,如魔術師的迷惑;單簧管再現拉動着銅管的廣闊連綿,尤其以圓號的宏偉圖像描繪出美好山河的連綿氣勢。主題再現,伴以輝煌的光彩卻是命運叫喊作為曲目的完結,是未了的心願,還是有說話未曾講?


      樂團聲音的結合可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層次鮮明,尤其以低音聲部的豐厚創造出有如搖籃中的安全感,令旋律得以在無邊無際的畫紙上得到成托,從而表現萬千世界。濱松市愛樂管樂團作為專業樂團,確實具有穩定的水準,為年會的一系列演出定下了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