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經比喻過,考古學家有時候像偵探,有時候像消防員,這樣說法其實有道理的。考古學家的作業方式會根據發掘對象的情況分為兩種:主動性發掘和搶救性發掘。當處於主動性發掘的狀態下,考古學家要進行的工作,便與偵探破案的方式相近。當考古學家進行搶救性發掘工作時,工作的性質與消防員救火則有些相仿。
      那麼,考古學家在「破案」或者「救火」之前,是怎麼找到澳門的考古遺址呢?接下來將會告訴你們。
主動性發掘
      當組織了一支考古隊後,便要確定要去哪裏考古?考哪方面的古?得有個計劃方案。譬如你是想全面了解澳門範圍內的地下有多少文物遺存,還是打算挖掘澳門史前時期的遺址。前者在行業上叫文物普查,就是摸清澳門的地下文物家底;而後者則叫專題調查或者叫專題考古,只解決史前時期人類歷史的問題,別的不管。考古上把這種主動做些工作的考古,叫做主動性發掘,屬於為解決一定的科學研究問題所進行的課題式發掘。
      而實際上,考古隊不是隨便決定要去哪裏考古的,而是事先透過調查前的文獻資料及田野的實地勘察的結果,來決定規劃下一步的發掘工作,且發掘前亦先向澳門政府申請及獲取允取方才規劃:見《文化遺產保護法》第六十七條:「進行任何考古工作,均須經文化局許可,而有關申請應附同一份詳盡的考古計劃」。

      路環船鋪街考古項目,便是為解決學術研究的問題而進行那種主動性的、課題式的調查發掘工作。黑沙遺址亦歷經多次的考古發掘工作,考古學家對此進行發掘及研究,提出其遺址的內涵特色。從解析考古材料中,可以還原得知新石器時期人類的生活方式,並且可以推測當時的生產活動與社會結構。


圖:路環船鋪街(摘自路環考古資訊平台)

搶救性發掘
      澳門的考古發現大部分都是在進行基礎設施工程中,意外被發現的。為防止給遺跡造成不可挽救的損害,考古學家要趕到現場去,經專家認定,展開搶救性發掘,把文物搶救和清理出來。
      如政府對草堆街80號進行修復工程時,不經意間發現了地下存在考古遺跡,故修復工程被暫緩,要先通過考古發掘將地下的古代遺跡發現、記錄、收集起來,挖掘出來的文物,為研究明清時期澳門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港口及其歷史文化提供新證據。

      今天所見的大三巴牌坊(前壁、前地、石階),除了成為世界聞名的文化遺產之一外,牌坊的附近也有考古遺跡,是屬於聖保祿學院舊址。該處也是澳門政府在20世紀80年代未對該地進行探測工程時,測出地面下有考古遺跡,隨時展開五年多的考古工作,為復原聖保祿學院遺址的範圍、空間分布及功能提供了考古實證。


圖:聖保祿學院遺址


      如果沒有這樣的搶救性發掘,這些遺址、遺物及其所包含的信息將會被毀掉,損失更為慘痛。因此有人形容,說考古隊就像消防隊,哪裏的文物出事情了,就要趕赴哪裏。
      為了保持考古遺跡的完整,法律有專門的條款規定如在挖掘或進行工程期間,發現任何考古物及考古遺跡,有關工作應當立即中止,並要二十四小時內將發現通知相關部門,詳細見《文化遺產保護法》第六十八條。
      不管是主動性發掘,還是搶救性發掘,兩種考古發掘的目的都是一個:主要是為了研究過去的歷史、保護珍貴的文物,特別是在澳門這樣實物資料較缺乏的地區,通過考古發掘和研究,可以補寫澳門歷史空白的一頁,對澳門有極重要的意義。
考古挖掘之後的發展
      經過考古挖掘後的土地會如何處理呢?這是一個文化遺產管理與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問題。在澳門,或對認為所發現的考古遺跡尤為重要,就採用原地保存的方式,也是目前考古遺址博物館的概念,像路氹歷史博物館、中西藥局舊址等,都是為了保存原址而建設博物館的解決方案。另一種解決方案或在發掘之後的土地上繼續進行其它工程。不管是哪種處理方法,只要規劃得宜,相信考古保育與發展可並行且沒衝突。在進行保育與否的工程之前,應採用完封不動的原則,需要事先通過全面評估所發掘的遺跡及文物的價值,平衡社會各方面的需求而作出決定,否則可能會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
      對考古學家而言,他們不僅是偵探的身份,而且是消防員的身份,最重要的是擔任保護文化遺產的角色,宣揚我們的考古遺產,助澳門人建立社會認同及歷史歸屬感。

圖:中西藥局舊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