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之樂 —— 訪Rampages 創辦人之一 Raymond Nogueira


受訪者是Rampages 創辦人之一 Raymond Nogueira


       科技的日新月異,人們對藝術的追求逐漸由平面轉化為一幀幀躍動的畫面;繼而幻化為光畫與聲音結合的立體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衝擊著觀賞者的感觀⋯⋯


       由“光影大三巴”到“澳門光影節”,讓澳門知道,原來光除了可以照明,還可以這樣“揮霍”。


光影藝術——娛樂新貴

       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是利用投影技術,一改過往將影像投射於平面的侷限,將不規則外形物件變成影像投影的顯示表面,使影像符合物體及其環境, 製造視覺幻象及運動的概念,和聲音結合,帶給觀眾猶如身臨其境一般的體驗。


       接受採訪的Raymond Nogueira 於2016 年和拍檔李杰創立了Rampages,業務範疇除了光雕投影,還包括平面設計、影片製作、動畫製作、音樂製作等。說起“Rampages”名字的來源,Raymond 笑言:“以前紅白機年代有個遊戲叫做“Rampage”,講述一隻猩猩如何破壞城市。”於是,他和拍檔就突發奇想,決定將公司名字命名為“Rampages”:“很多影像設計師都是從一個喜歡動漫的‘ 靚仔’(小夥子)開始嘛。”Raymond 笑說道。



公司一角-Raymond 自嘲影像設計師都是從一個喜歡動漫的「仔」開始

       

       Raymond 十六歲開始涉足平面設計,後來踏足影像設計,Raymond分享了他的經歷:「當時永利剛剛成立,看見他們開始用LED 顯示屏展示廣告,對於『為甚麼那海報會動呢?』感動驚訝⋯⋯原來廣告不再侷限於靜態平面形式呈現,取而代之是動態的影像,那時便預見平面設計應該是差不多時候(壽終正寢)了。」到後來沈迷於光雕投影,Raymond 則說,這份情有獨鍾源於2011 年的光影大三巴:「當年還沒有『澳門光影節』這回事,而『光影大三巴』是『澳門藝術節』其中的一個項目。主辦單位邀請了西班牙團隊來澳,除了展示了『光影大三巴』,還開設課程教一班『靚仔』(小夥子)做Projection Mapping(光雕投影)⋯⋯ 而當時我就是其中一個『靚仔』。」也是這樣,結下了Rampages 和光雕投影的緣分。


       在他心目中,光雕投影猶如為建築物帶來了新的生命:“透過光雕投影,講述建築物本身的歷史以及城市周邊的故事⋯⋯當然建築物本身也可能講述它的歷史和故事,但通過光雕投影,便提升到另一個層次的展示,改變建築物本來的意義。”光雕投影在Raymond 心中有著這樣的解讀。


榮耀國際——樂之律動

       在Rampages 成立的短短3 年間,已獲得不少國際性獎項 。在剛過去的六月,於羅馬尼亞雅舉行的“Light Up Festival 2019”比賽中,他們憑作品“ PURSUE”成功進入最後六強,更於總決賽中突圍而出,贏得全場總冠軍,令“Rampages”這個名字被世界看到。







於羅馬尼亞舉行的“Light Up Festival 2019”總決賽現場


       是次“Light Up Festival 2019”的主題為“The Future isNow”,Raymond 坦言,每次構思內容的環節,於他而言都是一個難題:“做設計免不了都要做資料蒐集,在網上搜尋“The Future isNow”,免不了都是那些老套的圖片彈出來⋯⋯ 甚麼光纖呀,電腦數字0101⋯⋯”Raymond 不禁地笑了:“所以我腦裡就只在想,如果我不想做這些(效果),可以做些甚麼。”就這樣,他開始尋找“PURSUE”與眾不同的路:“在故事的開端,我們假設主角彷如戴了VR 眼鏡,想要‘追尋’某些東西。在另一個時空裡他會看見不同的景象,有的猶如八爪魚一般的建築物,也有感覺比較機械式的,像未來世界一般⋯⋯我們運用一點透視,希望帶現場觀眾一起感受‘往前衝’的感覺,帶出我們的主題——‘追尋’的故事。”就是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追尋”故事,Light Up(點亮)了Rampages 在這個賽事中的第一步。


       除了運用了一點視覺,結合軟性的線條和硬性的元素,Raymond自己覺得,可以在最後六強之中脫穎而出,優勝之處是和音樂的完美配合:“我本來是玩音樂的,“Band 仔”出身,所以很多東西都是音樂為先,有很多都是聽了音樂,才仍然維持於高潮。”他謙虛地解說道,這或許是他們的作品相對其他作品優勢之處。


       Raymond 介紹,通常這些國際性光雕投影賽事,主辦方都會提供精準的尺寸及相關設備資料予參賽者,讓參賽者在公平原則之下製作影片。通常由構思、繪製分鏡腳本、繪製初步設計、進入動畫程序再到配樂⋯⋯ 整個籌備過程需要三至五個月不等。而他和兩位拍檔,李杰和Akitsugu Fukushima 三人已是固定戰友,經歷大大少少的光雕投影國際賽事,早已默契深厚:“通常我和配樂部分會同步進行,再來回修改。有時Aki 做了八段節奏的音樂,但是我做到第六段時已經‘嘔血’(受不了)了,便會和Aki 說‘喂,減量兩段吧’⋯⋯”說到這裡,Raymond也忍不住笑了。


       他們的奪冠之路也非一帆風順:“因為現場一些技術上的問題,我們的音樂和影片出現不同步的偏差,這個偏差其實很小,可能真的一拍也沒有,但對於藝術家而言,就正是因為這一拍就‘真的是不行’(過不了自己那關)!”於是他們和現場工作人員斟酌這‘一拍’而花了不少時間溝通解決。正是這份藝術家的執著,讓Rampages 在“Light Up Festival 2019”奪冠的故事情節中,更為理所當然。



於羅馬尼亞舉行的“Light Up Festival 2019”總決賽現場


未完待續——樂在其中

       在“Light Up Festival 2019”的冠軍獎座仍在飄揚過海之時,他們已密鑼緊鼓地準備著下一個於印尼舉行的光雕投影比賽。Raymond 笑著說,參加這些國際比賽已像是他們這群光雕投影藝術家聚舊一般:“不僅是澳門(的光雕投影藝術家)少,而是全球都是這樣。所以每一次的比賽,我都可以認識到這個圈子新的朋友,然後在下一次的比賽裡重遇⋯⋯其實這是一件頗難維持的事情。假如我有一個墨西哥的朋友,其實我並沒有機會約他‘得閒飲茶’(有空約見面)嘛!卻可以說,‘兩個月後在某某賽事見面吧!’”


       未來,Raymond 希望可以為他的光雕投影加入更多新的元素,為這門藝術帶來新鮮轉變:“例如加入鐳射燈光等等。”


       對於光雕藝術,Raymond 仍然是樂在其中,繼續用光和影,繪畫著篇章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