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聆聽・連結生命——訪本澳Playback團體零距離合作社


零距離合作社簡介

零距離合作社致力以「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er)這一全球廣泛推崇的應用劇場形式探索社區議題,通過強調藝術性、儀式性及社群互動的即興表演,展開社群間的溝通交流,過去六年藉此深耕文化保育、社區凝聚及風災等議題;並引入了日本SAROI紗織機、紐西蘭手織機及由本澳手作人改裝的手織機,向大眾推廣社區多元共融的概念。


Playback應用於不同社群

「Playback是一種即興的互動式劇場,演出並無特定的劇本,透過現場觀眾自願分享心情和個人故事等,在主持人的引導下,演員和樂師即場運用簡單而具系統的表演形式將故事呈現出來,並把演出回送給說故事的人和所有觀眾。」

零距離合作社致力以Playback應用在不同範疇的社區,創辦人之一的阿碧坦言,面對不同類型的觀眾都有不同的特點。如青少年一開始會顯得較被動,可能因為怕羞,不太講自己的故事,但當你引導多少少,或者有一個人開始願意分享,他們就會很真誠地分享各自內心的感受或正面對的困境等,當你真心對待他們,他們就會願意向你傾訴。相反,長者很快就會有故事分享,但未必說得很深入,因為他們會覺得:『我地歷練比你多,你地啲年青人又點會明』,又或者會講客氣說話,反而要花更多時間去打開長者的心扉。近年團體多了走進石排灣演出,她發覺,其實居民除了期望看表演,還期望你可以為他們發聲。

此外,照顧者,如智障人士的家長也是團體的服務對象,阿碧慨嘆:「他們很缺乏一個表達平台,缺乏同路人去聽他們的故事,而他們真的會準備好自己十年、二十年的經歷,盡訴心中情。聽他們的分享,我會想如果我是他們的話,都未必能夠如此堅強。」團體亦有試過做親子場,有家長與子女各自講自己的心聲,媽咪投訴子女,子女說媽咪不了解佢,但他們表達完會攬住一齊喊。「很難得的是他們透過Playback去化解溝通問題。」她亦曾經聽消防員講在天鴿時的感受,發現原來紀律部隊都可以很感性。「所以,當你與好多不同的社群接觸,會看到原來社會有很多不同的層面,不同的需要,就會去思考Playback作為應用戲劇,如何切合不同的社群。」


零距離將一人一故事劇場帶到不同的社群



石排灣的街坊很喜歡一人一故事劇場


聆聽和感受

Playback的表演者最重要是Listening (聆聽),阿碧表示:「現代人很難去停低去聆聽別人,很少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很多時侯,我們的表達都很主觀,我們是否真的在溝通?我們經常說:你是否聽到說故事的人的故事核心?是否有去感受對方?有沒有留意他們非語言的表達?例如神情,他們為甚麼會重覆某些字眼?可能是他很在意?又或者是在說反話?這也是為甚麼聆聽練習很重要。」為此,團體每星期都有恆常練習,通過練習戲劇的習式及身體等訓練,提升大家對藝術性的追求,亦因為Playback很講求即興,團員之間需要有一定的默契,所以大家會互相分享故事,學習聆聽,大家會針對社會議題進行討論及探索,過程中去了解彼此的脾性、特質及強項等。「每個人自己的生活就好似一個鏡頭,我看到的世界是這些,但你看到的可能又不同,一個加一個的觀點,那大家看到的東西就會變得寬闊,聽到的聲音和包容力就會更多,所以在練習當中,很注重演員的聆聽和對社會議體的觀察和包容性。」阿碧亦認為:「我們不單只是成就自己,而是通過成就他人,再成就整體,這是我們作為表演者經常會忘記的時,尤其當你強調演員服務角色時,但我地有沒有去思考如何成就整個演出,整個創作呢?是否有Take Care其他人呢?是否真的在聆聽及感受緊對方呢?」

一人一故事劇場講求默契


人來人往的難忘事

對阿碧而言,十年的發展,最難忘的莫過於:人來人往。「最初成立Playback
Team,我們會找教育工作者,或從事社區服務的人做表演者,定位都算正確。後來,可能自己對表演有少少誤解,開始找戲劇演員參與其中,但其實反而不太適合,為甚麼?因為很多演員最初參與都會覺得Playback是戲劇,因為喜歡表演,所以參加,但其實他們更嚮往的是大舞台,有燈光、靚衫、靚景等,但我們的舞台是街頭,又不是與甚麼知名導演合作,又怎會願意放下身段去聆聽不同社區人士呢?Playback雖然是藝術性的東西,但並不是純藝術的追求,而是用一種服務的心態,與一群人建立的關係是平等的,而不是:我是藝術家,我今日要表演一個很高的技術,然後你的心靈就會受到啓迪等,這也是我近兩年才想通的事。因此,演員的期望會有落差,導致這十年間,有很多人加入團體,也有很多人離開,對自己的情緒,對團體的穩定性有好大的影響,有開心,也有傷心的時刻。」雖然走了很多彎路,但阿碧認為,亦因此而學會了如何去作出抉擇和面對。

動力源於觀眾

即使歷經挫折,能讓零距離合作社繼續下去的動力,便是觀眾。「曾經有人說過,或許Playback根本不適合在澳門發展,做那麼多年都沒有起息,不如用精力去做其他事,那一刻我都有懷疑過自己,但細心去想,其實你都有關心到市民,亦是其他形式取代不了,當你看到受眾的欣賞眼神,那一刻你就覺得,你作為唯一澳門的Playback團體,你不做的話,這個火種就會熄滅。曾聽過有一位四川人分享,他的人生第一次看到海就是在澳門,亦有來自東北的交換生表示,第一次遇上風球就是天鴿,哇,你會發現,可以分享到那麼多人的人生第一次,是一件十分開心的事,亦讓你反思,有些你覺得微不足道的事,對其他人來說是很珍貴,就像圍繞我們身邊的海一樣,其實都提醒我如何去看待我的生命,以及我所擁有的東西,HERE AND NOW。」

然而,阿碧認為澳門只有一個Playback團隊其實很難進步:「因為沒有人與你切磋,做甚麼都好,其實都要百花齊放。」不過她指出,上年開始,有石頭公社的團員用Playback這形式做記錄劇場或服務社區,多了同伴互相討論和傾訴。「而且周邊地區的老師都好好,如台灣、香港、新加坡、英國等,一直都很關心澳門Playback的發展,要成長,就要勇敢去問人,不要怕羞。」


無論有沒有演出_零距離的成員都會堅持每周的排練_又時甚會加入特別的主題和形式進行各種嘗試


真摯地分享生活

「時間維度好特別,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時間維度是關於過去,而Playback的演出是發生在當下,透過過去和當下,我們正在建立未來,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劇場形式,與其他舞台劇不一樣。所以,如果Playback的觀眾看得很投入時,他們會覺得很累,因為每個故事都有不同的情緒,就像過山車一樣,會令你的內心有即時的反映。同樣地,這也是演員的得著,亦是繼續Playback的動力原因之二。」阿碧坦述,分享故事對她很重要:「我更熱愛的是Teller那張凳,人真的需要一個空間去分享生活,而劇場就是一個好好的空間,有時與朋友傾計都只是社交,但當有一班人無冤無悔地在當下專注在你身上,這是相當珍貴的事,無論分享的故事是輕如羽毛,或沉重如大石,都有人(演員)如此服務你,這種真摯,就是我愛上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原因。」她坦言,與團員的互動質量很高,可以分享到內心,甚至難以與家人表達的事。「我們這個同溫層好難得,Playback比到我很大的支持,不論大家是甚麼觀點,同溫層可以保護我內心。很珍惜,亦很高與可以找到一個綠州,可以握到對方的手,可以彼此包容及聆聽,這很真實,也很珍貴,是內心很大的補給品。」

零距離今年年中到珠海演出獲得好評


建立人與人之間的特別關係

阿碧表示,Playback為人與人之間建立了很特別的關係。「在去年的年度演出裡,有一位觀眾說『因為上年來看演出時分享了上集,現在分享下集⋯⋯』你會發現,雖然主流對我們的認受性不高,雖然我們的服務空間有限,但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依然佔一席位,確實使我很感動,可能我們沒有一個固定場所,或長期合作關係,我們亦有保密原則,『呢到講呢到散』,但原來對於某些人來說,是連結他們生命的地方,我們與觀眾所建立的關係並不是一次性的,或許看戲會得到很多啓發,但可能好難再與這套戲裡面的表演者或創作人去真實地連結,甚至投身當中,然而Playback可以做到。甚至有觀眾說過『其實我十年前看過你地演出』,聽完之後會覺得,原來在你一路成長的同時,觀眾都一直成長,這很奇妙。」她續說,也有些觀眾看完演出後,說想來參加我們的練習。「這很Amazing,如何可以鼓勵一個人由坐在觀眾席上,到願意動身去參與和發現?體驗過Playback的人會好熱愛,雖然相比起主流聲音,Playback可能較少人知道及了解,但好感恩觀眾有留一席位給我們。」在未來,零距離合作社會繼續發掘有需要的社區人群,與不同的團體合作。


也入即席繪畫元素讓觀眾一再回味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