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社: 澳門攝影的多元開展

Dialect 方言社」(下稱「方言社」),前稱「澳門攝影情報社」,由四位獨立攝影人共同創立於 2017,是一個以澳門為基地的攝 影團體與平臺,「方言社」透過舉辦各種形式的展覽、討論與活動,嘗試給予澳門攝影新的衝擊,探索攝影的無限可能性。「方言社」 除了在網站上分享攝影學術的資訊,包括攝影師和攝影集的介紹外,亦會定期舉行不同題材的攝影座談會,引進來自本地和世界各地 的攝影師在澳門舉辦不同類型的小型展覽,希望在攝影文化上為這個題材單一化的小城提供更多的選擇。



   方言社的誕生 攝影是圖像語言的文體

   對讀者而言,或許會好奇一個以攝影為主的團體,為何命名為「方言 社」?在「方言社」的官方網站有以下一段文字作解釋,「攝影無疑具有 語言的待性/特質,但往往曖昧而不明,這又與一般語言結構有所不同。 羅蘭巴特曾以俳句這種曖昧的日本文體來比喻攝影,而在我們看來,攝影 可算是語言的一種變體,因此,方言社之名對應的我們對攝影作為一種非 標準化語言的理解。當影像作為視覺上的方言來呈現時,我們深信影像的 內容和意義不會再受書面文字所限而變得單一化,以視覺出發來瞭解影像 本身,正是我們方言社的宗旨。」因而,對一眾成員來說,攝影不僅是一 種藝術呈現方式,更是承載語言的文體。

   此外,上述提及「方言社」前稱為「澳門攝影情報社」,原本是一個 統合澳門攝影展覽咨詢的Facebook社群,後來在經營下陸續增加外地觀 眾,當中香港及台灣兩地的瀏覽量更佔七成以上,於是成員有意更名。 「方言社」成員黃霐雴憶述:「加上舊『牛房』有一個名為『春耕』的系 列征集企劃,我們也希望能以自己名義企劃;而且當時也準備去台灣參加 攝影嘉年華,如果延續使用『澳門攝影情報社』容易讓他人落下『澳門風 景』的刻板印象,就決定易名,選用了一個較中性的名字。」

 



   搭建澳門與外地的攝影橋樑

   「我們好強調自己是一個平台。」「方言社」成員楊俊榮直言。 對於「方言社」的定位,不理解的讀者,或易誤以為只是一個集結攝 影愛好者的攝影社團,但事實上「方言社」是擔當橋樑的角色,連結 本土與外地的攝影咨詢。「我們了解到外國人其實不是很了解澳門現 在的攝影狀況,也不知道澳門有哪些好的攝影師。因此我們聚集及往 外推廣一群新晉有潛力、已有一定能力及作品量,但缺乏曝光度的攝 影師,讓外面的人知道澳門事實上,擁有許多不同的攝影風格。」

   「方言社」希望成為一個將澳門攝影帶出外地,同時也將外地攝 影引入澳門的平台。近兩年,「方言社」不時參加大型攝影展及國際 攝影節,將收集到的獨立出版作品,帶至外地展出。「迴響是好的, 因為許多人實際上是未見過這些作品,會前來詢問,甚至在下一個攝 影節特意前來詢問相關的攝影作品。」楊俊榮補充因為獨立出版作 品,難以在大書局販售。「就算有好多人本身對獨立出版的攝影有興 趣,卻無渠道購買,而『方言社』就提供了一個溝通橋樑,可以讓這 些有興趣卻無渠道購買的讀者,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作品。」印象最深 刻的一次是在書展上,一位法國二手書商,願意用二十倍的價錢購買 一本「方言社」展出的手作攝影出版,由此可見,澳門作品的潛力所 在。「所以我們同時間在發掘澳門不同類型的作品,也與不同攝影風 格的攝影師溝通,學習判斷我們收集的作品,適合在什麼場合、在什 麼人面前展示。」

   在風格選擇上會有怎樣的考量?「其實我們無一個既定的guide- line,不同種類都有,純紀實、唯美都有,基本最主要看作品本身完整 度。」在選擇獨立出版攝影書籍時,黃霐雴留意到另一種狀況,就是 也有一些攝影師出版作品後,不太在乎銷售方面,但作品卻潛力無 限,這時候「方言社」就會主動詢問會否合作。

   難免好奇當作品出版後,卻不在乎發行銷售,或許會疑惑莫非這 是澳門獨有的常態?黃霐雴表示最主要問題是澳門沒有藝術產業。 「當作品出版後,沒有一個系統性的宣傳渠道,無法在販售的同時, 增加該攝影師的知名度。」




   提升澳門攝影種類多元化

   「方言社」為澳門攝影帶來多元,為此,他們做了一系列的行動。 包括舉辦小型攝影展覽及分享講座。前者與澳門咖啡廳合作,以外地 攝影師的為主,主要讓讀者接觸外地的年輕攝影師的作品;後者則主 要邀請外地年輕或重量級的攝影師舉辦講座,分享其專長領域。透過 外地攝影風格的引入及交流,使澳門攝影產生衝擊。楊俊榮認為攝影 交流是世界潮流的產物,「因為隨著網絡發展,攝影交流頻繁了。而澳 門作為東亞第一個有攝影的地方,不應只有沙龍攝影一個種類,更應 該需要提升攝影種類多元化,所以我覺得必須要有一個團體去推動。」

   從什麼時候意識到澳門攝影種類多元化需要提升?他們不約而同 回答:「一直都意識到,我們本身都對攝影有興趣有了解。所以講不如 直接做,與其等人做不如自己做。」

   黃霐雴指出從 2015 年開始,澳門其實舉辦許多不同風格類型的 攝影展覽,例如在舊牛房曾舉辦一個西方主流的「葡語系攝影展」,卻 鮮為人知。「在澳門,並非無我們想推廣的東西,只不過知道這些東西 的人不多,所以攝影教育是很重要。」

  談及「方言社」的未來規劃及追求,他們將把會址打造為一個開 放性的小型圖書館,半自助式開放給澳門藝術創作者。會址墻邊的櫃 上擁有大量攝影書籍,「方言社」成員楊曉東表示澳門的圖書館,甚少 涉及關於攝影概念的書籍,多為攝影器材介紹或攝影技術流,因此當 創作者在做攝影創作遇到問題時,就能容易翻閱完整攝影作品,同時 也可充當資料庫使用。

   最後,黃霐雴透露「方言社」的未來長期計劃,他們正著手梳理 澳門攝影書及出版物的資料,現處於搜集資料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