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平面設計”教育及發展概況

記者:Eva


 


       陳漢才副教授,於美國西密歇根大學美術學院以優秀榮譽學生畢業於平面設計藝術學士學位,其後分別於美國耶魯大學美術學院及北京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修讀碩士及博士學位。曾在美國多個城市從事設計工作,並出任跨國設計企業設計師和創作總監,2002年起進入澳門理工學院藝術高等學校任教設計理論和實踐科目。

 

       澳門自開埠以來,不少葡國詩人、藝術家等曾在此地創作,城市高度的包容性蘊釀了中西文化的共融,留下許多具藝術價值的事物。然而,城市在設計領域的發展卻是相對短暫。20世紀80代,澳門的商業設計諸如餅盒包裝、宣傳畫、廣告等,多數由畫家及藝術家創作,在未有設計學院之前,有志修讀設計的學生只能到香港或外地求學。後來,澳葡政府開始重視設計行業,於1989年成立“視覺藝術學院”,提供版畫、繪畫、攝影、美術的培訓;1993,學院納入澳門理工學院藝術高等學校,分有“視覺藝術”及“設計”兩大學科 (泛指“平面設計”),直接填補了澳門設計人材培訓的空白;經過廿多年的發展,聖若瑟大學、科技大學、城市大學亦開辦了相關學科。本文將訪問理工學院陳漢才教授,探討澳門“平面設計”高等教育的問題,以及城市文化與設計的相互影響。

 

       (註:現時“平面設計”普遍被稱為“視覺傳達設計”,本文仍會以“平面設計”作稱呼。)

 

平面設計的定義及使命

       長期以來,平面設計被定義為“通過字體、圖形、圖像等設計元素,以平面印刷、空間展示、互動媒體等多種傳統或現代傳播手段來實現設計體驗與溝通的專業領域。”現今,約有80%的平面設計都在服務於商業環境,故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平面設計是“解決商業問題”的設計技術;甚至有人覺得設計只是錦上添花,好比著衫不一定要著得靚。但其實,這觀念必須要被糾正,買車,是否真的只在乎車的性能,而不理會外表?一部手提電話有很多功能,但像一部字典般厚,你會用嗎?設計牽涉美學,而美學自有它的價值和功能。




隨着社會不斷變遷,平面設計已發展出更深層的概念“設計實現以靜態向動態、從單項向整體、從現實向虛擬的過渡與轉變,在與現代藝術相互影響、相互融合的進程中,關注人類生活方式與目的,從而產生了諸多新的設計形式及設計觀念。即脫離商業後,平面設計是關注人與社會,是鼓勵思考的,與醫生、律師等職業相比,平面設計同樣偉大。試想一下,去香港搭地鐵,你不需要問人就知道如何去買車票,在哪個站台上車,這些導向系統其實都屬於平面設計,無論是字體選擇、大小、顏色、遠近位置都經過精心的考量。又如,現在的人不經常看海報,那信息該如何傳達出去?這些都需要靠平面設計去探索和研究,它講求的是更高的思維角度;然而,平面設計每天都在服務千千萬萬的人,社會大眾卻不覺察。


平面設計的發展,同時影響着教育環境,其所牽涉的因素如下:


教學課程的規劃

20年前,學生的畢業作品可以是做公司的形象設計,但現在,這只是行業的基本技術,大學二、三年級的功課。設計早已從商業空間轉移到探索空間的環境;作為大學的教育,教學內容應更強調設計的觀念性、探索性,讓學生能夠運用基本技術在生活中或固有知識裡尋找新的體會,在觀念、視覺形式及內容上作出深入的探索和批判,讓平面設計成為學生深入思考的工具。例如,有位學生提出“魔幻現實”一詞,從來無人提出過,那麼他就要將“魔幻現實”定義得十分清晰--它是甚麼?它與超現實主義或其他主義有何分別?且要有清晰的推敲、審視、再以理據證明,從其他相似的概念中分出來,發展新的論述。這些研究不會應用在商業中,但這種研究能力是設計大學生必須有的,亦是教育工作所看重的;而這種能力將使他們對設計的思考變得更為謹密,也能在行業中發展領導的地位。因此,在規劃課程上,或多或少都需要這些技術培訓以“解決商業問題”,然而,單單是滿足行業的標準技術,是無法讓學生對設計的思考繼續升華,將來發展遇到瓶頸位時,也無辦法往上走。




學術研究風氣

“一套技術或研究,如何留傳到下一代?”傳承與理論相輔相成,但澳門對學術的研究,特別是對設計研究的重視程度嚴重不足。設計絕不能空談,它是一個實踐行為,在反覆改善和修正之後,對每個歩驟作出理論和總結,那麼這項實踐就會更有效率。假設有人造了一支箭卻射不了,別人參考他失敗的原因後作出改善,寫下理論,再反覆嘗試,當他做的第二支箭時,就會更成功。因此,不斷實踐,繼而“理論化”的過程相當重要。


師資要求

在80年代,可能會聽過別人說“因為“讀唔成書”才畫畫,做設計。”的確,有些設計師早年輟學,卻在商業設計領域上大放異彩,憑著豐富的知識和經驗走進校園,教授學生設計技術,這些技術課程對解決商業問題已是卓卓有餘;現時的教育,更多的是講求研究性、開發性、多元文化,甚至方法學、管理學等理論層面,以前解決了問題就足夠,現在解決問題之餘,更要升華到學術、知識,甚至藝術性層面;因此,對師資的要求也該往這個方向去過渡,否則無辦法面對將來設計行業的發展。

 

如果老師要求學生做一張椅子,那學生做出來的椅子都是有靠背,有扶手,設計可能不同,本質上卻無分別。但如果老師說:要做一件坐得好舒服的東西,那麼,學生就會開始思考到底是怎樣的物件才能坐得舒服?最後,學生會帶來五花八門的作品,有用棉花做的,有像千秋的、像皮艇的⋯⋯由此可見,老師的教學大綱與培育學生設計思維有着直接的關係,當老師提出了椅子這標準答案後,學生便無法想像更多,不自覺地壓制了學生的創意。在澳門,大部份中小學都追求統一性的教學模式,學生習慣了“參考”同學,流失了許多獨特性;因此,在教育過程中,老師有責任激發學生的創意,而老師本身也要對設計有高度的學術見解。




閱讀對設計思考的影響

為何學生處理不到某些平面設計的問題?是因為現在的學生看書太少,知識太少,也不了解以前和現在的社會發生甚麼事,便沒有能力應付各種狀況。人的思考能力和應變能力來自於腦內的知識,豐富的閱讀能提升學生的綜合知識,繼而提升設計的思考能力,且不要只看設計的書,歷史、地理、音樂、藝術,甚至科技都需要看。


另外,平面設計是一項精細活,講究字體、形狀、顏色、比例、材質等一絲一毫的分別,學生需具備“關注細節”以及“鍳賞美”的能力,且不抗拒去反覆酙酌細微之事。


教學環境及政策

設計本身最有價值就是它的創意,如果所有事情都是千篇一律,就不需要有設計;所以,設計的教育環境需要包含獨特性、多樣性、活躍性三項特質。


獨特性體現在不同地區的學生,因為文化差異而產生許多不同的想法,中學教育可能期望每位學生都有一樣的答案,但在設計教育裡,則期望他們有各自的思想,18個學生可以對18個議題感興趣,互相尊重。而各有獨特的學生聚在一起,會令整個學習環境產生好多對話與交流,體現了多樣性。此外,教學環境的活躍度要夠高,例如不一定是老師講學生聽,也不一定在課室裡上堂,可以有很多教學方式,在這方面,學校需要給予老師更多彈性的空間去發揮,才能營造出更有效率的培育政策。


中小學對美感的培育

現時大部份中小學對學生的美感培育都很片面,多以教授繪畫提升學生的美感,這其實這是偏向藝術的培育,藝術是主觀的;而平面設計是服務於大眾,客觀性相對大;因此,與其教學生美術或繪畫,倒不如先教設計的基礎課程,包括認識圖形、黑白關係、顏色與情感的關係等,更能夠培育學生對美感的判斷力和創意能力,特別是精細的判斷。教師可以鬍刨為例,讓學生真實地感受它的線條、色澤、形狀等,以實在的物件去培育其對美感的認知,而這份認知是客觀的。

 

 


理工學院課程改革及教育反思

“教育不難,最難的是如何教會學生。”教育者習慣了思考如何去教育,卻忘記了學生是如何學習的。為此,理工學院將於新學年對課程進行改革。過往,學生需於大三選擇他們響往的專業,修讀一系列“必修”課程。改革後,將不再以專業分科,學生在大二、三時,可在15項科目中,自由挑選8科修讀,到了大四,便綜合所學技能,創作個人畢業作品。改革的初衷,是希望刺激學生的主動性,並重新反思過往的教育制度是否適合現在澳門環境,教育界總覺得學生學完攝影一級,再學攝影二級是理所當然,但其實這種層級式學習的模式是工業革命的思維,將學生當作產品看待,以為將產品打磨兩次、三次之後,產品便能夠發光發亮,卻忽略了重要的一點--人的墮性,當學生知道有攝影二級,就不會用心學攝影一級,亦有些學生學完攝影一級和素描一級,會主動結合兩者的知識進行創作,但學校幫學生想得太多、太精準,反而作用不大

 

老師常常想,為甚麼安排好一個“完美的四年套餐”,花大量功夫去教學生,學生到頭來都是不吸收,依然營養不良?這就證明了這種教學模式是行不通的,因為每個學生的成長環境不同,有其獨特性,當他們不願意吸收時,打幾多支營養針都無用,分專業有時會令學生局限了自己的創作思維,對其他設計範疇的認知變得更弱;當然,不分專業也可能使學生沒有專一學科的基礎,但無論如何,沒有一個計劃是完美的,澳門的環境很奇怪,很多時設計師都要“一腳踢”,既然如此,何不嘗試調整教學政策以適應現時澳門的環境?


具溫度的平面設計

平面設計是設計的大基礎,學完平面設計,再在其他媒介的設計去表達想法時,會相對容易,反之則較為困難。例如,很多互動設計的學生所創作的作品,雖然有趣,但始終讓人覺得欠缺了些甚麼--那就是“溫度”。“一本書的紙質有薄有厚,前面與後面章節的文字用不同的顏色,讓讀者察覺這一章完結了,是時侯要抽身;這些細節,都是在與讀者互動,都有“溫度”。”相對其他設計媒介,平面設計所表達出來的東西更具“溫度”,因為它需要很精細,細微的考慮和判斷,在細微的設計差別裡,尋找更好,好像一個鑽石指環,切割弧度多彎一些,就已經很大分別。


人性教育難以量化

總括而言,平面設計教育不是機械式改卷的作業,它是充滿人性化,需要透過不斷與學生相處和討論,讓學生作出回䭤,就像以“詠春拳黐手”去鍛練學生,反覆切磋和引導,讓學生發現自己的弱點,反覆改正,思考如何令自己更進一步,作出擊破,繼而成長。當他們的意識越來越仔細,判斷力自然上升,整體個人能力就提升了;有22個學生就要有22種對待方式,平面設計絕對是一項費心機和時間的教育工作。

 

平面設計是軟實力的科目,不可用尺量度,亦難以用考試去評定等級,因此而受到很多人的忽視,覺得平面設計是一種裝飾。然而,它是人類的重要智能,當一位設計師被訓練到一定程度後,這些能力就會自動轉化為內在知覺,到那時侯,他無需太過“用力”便能很容易地發現設計上的問題,繼而得出辦法去解決難題

城市文化對平面設計的影響

日本一位設計學者川添登曾提出人、社會、自然的三角關係。“人是獨立的個體,當人需要與自然打交道,就需要工具,便產生了產品設計,以技術去克服大自然。人與人的相處構成了社會,人與社會之間需要溝通,就形成了信息設計,平面設計就處於這個位置,有人的地方就需要溝通,就有平面設計。最後,社會與自然的交集產生了環境設計,產生了文化。”這套理論,闡明了設計與社會發展息息相關。

 

澳門自開埠已有四百多年歷史,一直是個寧靜悠閒的小城,它所產生的文化氣息是恬靜,不同於香港,開埠後就是商業社會;不同文化及宗教在這裡互相接受、彼此尊重,形成了多元文化融合的特色,產生了許多獨特的設計。

 

在80年代至回歸後的5,6年,是澳門平面設計的豐盛年代。自80年代起,澳葡政府受葡萄牙“康乃馨革命”的影響,其管治思維漸漸開放,着力改善民生基建,推動教育及文化藝術活動,舉辦舞蹈比賽、音樂節、藝術節等;其後,更不計成本舉辦展覽、設計比賽、藝術設計等培訓,也促進了不少民間的藝術活動及商業活動,從藝術的高角度去看,藝術的確大力推動了社會的進步;當時的澳門長期缺乏商業環境,反而文化環境就很活躍,平面設計隨着這環境成長,發展得相當茂盛,熱閙的氣氛一直持續到05年東亞運動會。


自20世紀90年代起,設計行業日益受到政府部門的重視,加上回歸後的賭權開放,商業的急速發展對設計的需求不斷增加,便吸引了許多在葡國、北歐、英國工作和修讀設計的人材回流,還有大量其他地區的設計師來澳門工作,這些設計師都知道歐洲最流行甚麼,結合澳門中西交融的特色,帶來了很多新的思維、大膽的設計及豐富的經驗,其設計的藝術性很高,也很有意思,連鄰埠的香港也為之讚嘆。


但05年之後,這些曾經引以為傲的文化項目設計開始有疲倦之態,種種因素,大膽的設計意念慢慢被壓下去,有些設計被要求不要做得太“激”,顏色不要太跨張,或者不夠錢製作等,失去了獨特的風格。“早前路環龍爪角景區的欄杆是澳葡年代時的設計,以纖薄的不銹綱建成,既安全,遠觀卻不影響視角,後來日久修,現屆政府以粗厚的大理石代替,像極了中式廟宇的建設,大煞風景,這好明顯就是缺乏美學思維的設計。”


美學救國

澳門的城市和建築美,就在朝代更替之中,不知不覺中演變至現今模樣,無法逆轉。


設計的基礎是人,人的素質和資歷不夠就是不夠,當一個城市沒有藝術的氣質,沒有美學的角度,就變得平庸,你說無所謂?那就錯了,平庸的政府,就有平庸的建設,平庸的文化,平庸的社會,平庸的公民,是一環緊扣一環的。事物有美感,是設計師的能力體現,曾經有人提出“美學救國”,這一點也不荒蹘,一個城市的美學有所提升,那就會促使很多方面的進步,城市文化、經濟、設計等,美學不是錦上添花,而是實實在在的價值。


設計師創作意念與城市文化

“倘若設計有一天消失了,那將是人類文明的倒退。”本質上,設計是一種文化,不同的城市文化之下,設計師透過了解自身城市文化的特點,在設計中作出表達,這些表達體現了設計師不同的文化背景、歷史觀、世界觀,是經歷沉澱和深化的。如果設計師沒有與城市文化產生深厚的情感連結,或與當地文化脫節,那麼他的設計只是形式主義,是空洞而毫無靈魂。現時澳門在商業項目的設計上,已培養了一群富有經驗的設計人材,但在文化項目上所看到的設計,有很多是以前“黃金時期”的產物,套上新內容的“形式主義”,卻感受不到任何設計意念。


所以,設計一定要由理念開始,從內心思考其意義和價值,只要心裡有感覺,一定可以變成設計,變成視覺語言去表達,不必“畫公仔畫出腸”,有內涵的創作,別人自然感受到。而去鞏固設計的專業,首要條件是本地設計師對自我要求要夠高,不能為應付工作而以表面形式去創作,因為大家都有義務去教育觀眾,這需要設計師有共同和遠大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