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澳設計中心,共創兩地合作新風向:專訪澳門設計中心執行長馮文偉

2019年,伴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澳門設計中心與珠海華發集團攜手創立珠澳設計中心,成為首個落地國內的創意平台項目。早於2019年的10月10日,「珠澳設計中心」的發佈會已經獲得了眾多澳門設計人才的注意,在珠海華發現代服務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總裁助理馬晨風的積極介紹及澳門設計中心代表朱焯信先生展示出,對澳門設計發展的藍圖及未來的發展及運作理念的簡述後,截止至10月25日共收到申請近30份,最終有22間企業成為進駐企業,他們所包括的業務種類繁多,如信息技術設計、產品設計、品牌設計、時裝設計、多媒體設計、展覽及包裝設計、室內及建築設計、平面設計、動畫特效及後期製作、網頁設計等。

珠澳設計中心的緣起

珠海國際設計周由珠海市政府指導,當時華發首先找了香港設計總會,希望能夠以珠港澳共同創造設計的工作,亦由於香港設計總會與香港設計師協會與澳門設計師協會有着不少的交流,自然而然,作為澳門設計師協會主力共建的澳門設計中心,成為了澳門與外地的交接機構。同時,面對澳門設計中心受惠於澳門文產基金的資助即將期滿,華發的珠澳設計中心成為了澳門設計發展的一個輸出口的同時,亦為澳門設計中心的成長劃上了一個新里程。


澳門設計中心行政經理周凱倫


珠澳設計中心現時已正式開幕,共22家的設計公司,包括了鳳凰天空出版社工作室、原質東隅設計行、新天地設計有限公司、同點設計等澳門企業等進註,在面向新環境方面,進駐工作室首兩年享有免租優惠,只需繳交管理費用,同時亦作為打入大灣區獲取經濟紅利的好開始,在面向澳門的設計企業方面,首階段獲得的反應也十分理想。

設計力具競爭優勢,人力資源及市場成為癥結所在

            雖然內地市場龐大,但是澳門設計師的競爭力並不如坊間所言,並不足以與之一分高下,

相反而言,卻是因為企業規模未能有效執行較具影響力的作品而失去了不少的機會。澳門設計中心執行長馮文偉表示:「澳門、香港的設計力在內地有市場,思維與眼光能夠創造令他們感到耳目一新的東西,但目前的優勢仍然只限於設計力方面。」人力資源的不足,即使本地的大型設計公司,約十個位設計師已具有一定規模,但是面對國內大客戶的需求,需要的最少也需要50多個設計師才能完成的項目上,亦限制了澳門設計企業的成長規模。


澳門設計中心執行長馮文偉


從另一側面來看,珠澳設計中心提供了人手的擴充,讓澳門具有一定實力的設計師能夠有更多機會發展事業,相對在澳門本地的人資成本、空間不足的問題,珠澳設計中心確實提供了一個更好的機遇讓澳門企業嘗試更具規模的擴充,馮文偉表示:「澳門具有前期競爭力,執行力在團隊的組建方面卻是難以與國內設計公司企及。」

目標應以市場為先,國內市場只要針對單個方向亦能獲得足夠的支持。澳門現時面向人力資源及空間的受限,導致發展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當珠澳設計中心的設立後,即受到深圳、廣州及東莞均有相關機構作出詢間,以港澳為概念的設計中心在國內其他地點設定相關的聯絡點,澳門企業的進駐,在發展的空間及可能性上創造了新的一天地。對於馮文偉來說,「澳門的設計師不多,一下子到處開花,反而令澳門設計師的力量不夠集中。」

年青設計師發展方向,儲備經驗砥前行

            儘管整體大環境亦是建議前往大灣區尋找未來的契機,現時在澳就讀設計的大專學生更傾向留於澳門發展。馮文偉表示:「面對希望以本地為基地,發展事業的團隊來說,其所面對的是規模受限,走向大灣區雖然面對極大的壓力,但是它所換來的滿足感及經濟發展卻是難以估量的。」在國內的不同據點來看,珠海並不如深圳及廣州大城市的競爭性,它相對是更為悠閒,然而,對於澳門的設計企業來說,它是一道打開國內機遇的窗口,走出去必然是與世界競爭,不再是單純留在澳門處理相關業務,它所面對的是大灣區以至全國、全世界的交流與競爭。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舒適圈總是令人留戀,若然能夠安逸生活確實令人吸引,對於大學剛畢業的青年人,尤其以設計系畢業的,走向大灣區是否就是一個理想選擇。馮文偉表示:「留在澳門,別想有太大的發展,客觀條件就是這樣。」澳門設計中心行政經理周凱倫亦認為「看選擇的先後次序,大學生具有實習的機遇,可以先從這個方向嘗試一下。」留在澳門或去其他地方,如果有往外闖蕩的意願,何不妨先小試牛刀,或者還能看見不一樣的自已。大灣區或其他地方亦是一片新天地,勇氣是需要的,能夠在外地先工作一下,在學識及適應上有所提升後,再去思考往後應該如何選擇自身路徑,能力足夠以後再去探索創業的道路,並不一定是壞事。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大學剛畢業,先不要想創業。」馮文偉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再度訴出,「一窮二白」並不是單純指學生剛出來工作沒有儲蓄,它更多是指沒有經驗,這種創業所面對的失敗風險甚高,況且,對於剛畢業的學生來說,他所承受的困難及挫折有可能會造成心理創傷。未有充足準備,待人處事及承受壓力的能力都未能做到時,實習或工作一下或許是一個保守的方法,但是亦能夠在面對挑戰的過程中有更充足的準備。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不論是在澳門也好、外地也好,先沉澱一下,儲備一下社會經驗,馮文偉亦表示:「設計可先留在澳門嘗試一下,現時澳門自由開放,資源充足,可以選擇的其實不少,未來十年相信會有不錯的品牌效應。」年青人或會感到這種說法老生常談,但是這種人際關係遠比想像的複雜,若然能夠理清關係,往後大半生亦能受惠。

全球化融洽設計市場,珠海的首站創造澳門設計新里程

            近年有更多的設計人才投身市場,馮文偉表示「融洽是否存在?本質上是市場自然的需求所產生的。」作為設計師,讓更多人認識,將價值投放在刀峰上,自由市場應該由社會自行創造,作為畢生職業。不少歐洲知名品牌,如瑞典及芬蘭的IKEA、NOKIA等均能夠遠銷國內外,歐洲小國的出產能夠做到這樣專業,並且走向遠方,這種發展模式確實值得令人深思。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珠海並不是市場點,而是駐紮點。」馮文偉表示,珠海的往來方便,創造的優勢讓澳門企業趨之若騖,國內的發展,無論在何處設點,亦不需要以當地作為唯一的一個市場,它更多是作為向外發展的基地,比如深圳作為設計之都,有不少的設計項目亦會找尋當地著名的設計師,作品亦可以向任何地方作延伸,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作品只要具有一定實力,在找尋客戶的成本逐漸降底,客戶不論是在甘肅、內蒙古亦都能夠接觸到甚麼的,在現今新媒體發展、人工智能及5G網絡具有前瞻性的年代,工作之間的交流與互動亦創造出不少的新機遇,在人力成本高漲、技術獲得性轉化至外包形式的年代,工作的可替換性亦逐步取代了既有的公司概念,創造出了全球化下的服務業出口範籬的突破。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澳門的設計產品亦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下銷售至全球,但是在澳門設計行業的局限性則明顯呈現出不再是單純地區性的文創設計,是實際性的產品,如鐘錶、相機及具功能性質的袋,並非狹義的文創產品,如圖案印在日常用品之流。

           

文產基金支援,創造本地設計發展的契機

            文產基金對澳門設計中心雖然具有一定的資助,但實際上,馮文偉表示設計中心仍需要使用不同開源的方式支持設計中心的營運。周凱倫表示,在華發、文產基金及澳門設計中心三者的角色分配上,文產基金並不會對澳門設計中心作過多的干預,而華發提供的支援方面則以場地為主,亦包括行政、人力資源相關的共同合作。


珠澳設計中心辦公室視察


第一種開源的方式,抱團投標。澳門設計中心以項目形式,集結所需要的設計團隊,以抱團方式投標獲取項目,比如2017年的光影節,透過澳門設計中心主導、統籌與策劃,裏面所有創作均以澳門的創作團隊共同合作。另外,亦有澳門設計中心主導,在深圳設展的「追光者- 天才梵高築夢大展」,這些項目亦提供了一定的營業額。第二種則以開辦課程獲得資源,透過場地租金、學費收益等,除了讓設計師獲得一定的收益外,亦能補貼中心本身的消費。第三種則以設計中心銷售的產品獲取一定的利潤,坦言佔比較低。

珠澳設計中心創造新篇章

珠澳設計中心已經開幕,當中團體有青創的也有具有一定年資的企業。如何選擇相關的企業,周凱倫表示「具有一定的業務,能夠說出未來一兩年的項目,說清楚甚麼業務能夠提供的企業進駐的機會最大。」對於在公開招募後,進駐團隊的淘汰機制亦會沿用澳門設計中心的習慣,幸運的是,在澳門設計中心想入駐的團隊有增無減,「曾經有一所設計公司業績是在兩年內增長了四倍。」馮文偉感到興奮的說出來,在面對現時發展機遇較佳的情況下,進駐的團隊每年交出的報告也是正向的,不論在業務方面還是在國際賽事方面亦都有所成績,即使有企業離開澳門設計中心,亦是業務擴展,展開新一頁,令人欣慰。

珠海金融中心


在澳門設計中心每一所設計企業都創造不錯成績的同時,對澳門設計中心來說亦是數年工作的肯定,在行內成為了標誌性的品牌,亦獲得了本土的信心。未來,珠澳設計中心的發展,設計中心亦將會一如既往,與設計師們共同創造新火花,在業務方面創造更多空間,讓本土設計師得以成長,讓澳門的設計能夠在世界上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