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停擺的音樂教育 – 專訪澳門管樂協會理事長梁沛龍

/Cherry

/受訪者提供

社團介紹:

澳門管樂協會為澳門政府註冊之非牟利音樂團體,成立於1996年,過去二十多年一直秉承其成立宗旨在推動本澳管樂演奏活動與發展,積極於本澳多所學校進行課餘的管樂培訓工作。會員包括管樂團指揮、樂器導師、學生等。

協會屬下設有澳門青年管樂團、薩克管重奏團、敲擊樂重奏團、爵士樂團及銅管、木管、敲擊樂等不同的組合,年前協會亦倡議成立主要由專業管樂手組成的澳門交響管樂團,專門於每年一度的管樂藝術節中演出。

 

澳門管樂協會理事長梁沛龍


協會工作全面暫停

澳門管樂協會主要工作是音樂教育,一直以來澳門管樂協會派遣導師在學校組織管樂團,市民大眾最常見的,相信是公益金百萬行沿途路線上所看到的學校管樂團演出,這就是協會一直致力在學校組織樂團的痕跡

 

非高等教育學校原訂330日高三學生可回校輔導溫習,以及413日起分階段復課,但是基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變化作延期安排,具體復課日期根據疫情發展再作公布。

由於疫情影響,學校復課延期,協會工作暫停澳門管樂協會創辦人梁沛龍表示:「澳門管樂協會下還有一個澳門青年管樂團,每年定期都會舉辦大型及小型音樂會,同時有一些外訪演出活動。但受疫情影響嚴重,工作全面暫停,復工或許要到後期才能明朗起來。」

 

原定於29日晚上於文化中心小劇院舉行之大地之鼓動敲擊樂重奏音樂會,因應新冠狀病毒疫情的持續將延期進行。「音樂會本來在二月初進行,亦進行了詳細的計劃場地溝通對外宣傳,因為疫情關係,被迫暫停。文化中心方面因健康考慮,亦將場館關閉,開館無期。」

 

線上教學效果不理想

疫情爆發令協會的工作內容及模式發生變化,指揮梁沛龍表示現都是觀望階段,但有部分導師實行網上視像教學視像教學是間接的教學模式,吹奏樂器很講究如何演繹作品,一旦隔了一重,就減少了學生與老師之間的互動。因此,不論老師或學生普遍不太接受視像教學。」特別是管弦樂器及敲擊樂器,音量宏大,所以在一般民居中,長時間吹奏容易造成鄰居困擾。其次是場地問題,家居不大可能擺放大型敲擊樂器,因而進行視像教學的導師人數不多,僅有兩名導師曾經使用過視像教學。

幸運的是,政府也開始逐漸恢復琴行、補習班的工作,協會開放了課室供學生練習,以單對單的模式進行教學。現時協會根據衞生局的指引,已具備測溫設備確保環境衞生,職員及學生進入機構時須測溫佩戴口罩,聲明健康情況,進入教室內的人數亦受限制「剛剛開始我們都有老師回來上課,但不會開放所有課室。無窗的課室就不開放,主要開放空氣流的課室。前往協會上課的學生主要中學生,而且必須通過導師學生家長三方溝通後才能回來練習。」

 

音樂教育處於被動位置

面對目前營運的問題,梁沛龍表示有一定壓力,「現在承擔租金是有一定壓力,但幸好業主同意減免部分租金但是疫情曠日持久,協會來說仍然是憂心忡忡。」


教青局主辦以學校管樂團為參與對象的四場2020校園樂繽紛音樂會已經取消

音樂教育在疫情下處於被動梁沛龍直言沒有任何辦法,目前工作規劃也就只能等待「演出及訓練場地不是我們可控制,如果沒有場地什麼都不能做。」在教育方面,協會面對的不單只有學生,還有家長。「我們都理解家長在學生學習吹奏樂上有各種顧慮,尤其是管樂器練習時需要吹奏,無法佩戴口罩,容易令人聯想衛生問題,所以即使復課,我們也很有可能壓到比較後的時段才能重新啟動。」

梁沛龍認為在是沉澱準備的階段,藉著這段時間整理過往的工作。「協會的工作一年到晚都很忙碌,就算暑假期間也會安排外訪活動,所以空餘時間不多。在這段時間沉靜下來,反而可以回顧過往的工作。」梁沛龍環視教室一周,有感而發,「搬進這裡剛十年,過往一直忙於從事學校的音樂教育工作,這段時間重新收拾一下會址為將來重啟作準備,希望疫情盡快過去,在校園裏能夠再看見同學們享受音樂的表情。」

 


青年管樂團的團練暫未能恢復



在學校的訓練暫時未知復工日期

尾聲

最後,梁沛龍認為面對當下,最重要的是保持樂觀的心態,「對比中小企面對人資壓力、甚至倒閉,我們這裡相對還可以撐下去。疫情一定會過去的樂觀才能面對困難,如果過份憂心的話,也不見得會有更好的轉機,為何不積極去面對呢?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