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肆虐,誰來救治劇場界? ——專訪澳門劇場文化學會理事長莫兆忠

/ 白慶之  

受訪者提供

 

這年,澳門渡過了一個非比尋常的新年,不再如以往鋪天蓋地的普天同慶,自2020122日第二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確診病例出現,澳門旅遊局正式宣取消所有農曆新年慶祝活動,至於每年一度的藝術重頭戲「澳門藝術節」,澳門文化局也基於安全考慮宣告把它延至2021年舉行。病毒肆虐,各行各業一一無可幸免正式宣告步入寒冬,對於「手停口停」的演藝工作者而言,更如熱鍋上難覓出口的螞蟻。肺炎肆虐,病毒又如何衝擊著澳門劇場界呢?這次,瘋刊編輯部訪問了澳門劇場文化學會理事長、《劇場.閱讀》季刊主編莫兆忠先生來談談澳門劇場界所受到的影響。


澳門劇場文化學會理事長莫兆忠

 

收入無期,苦苦等待

為配合防疫工作,今年2月起澳門政府暫停開放轄下多項文化設施,包括所有表演場地、電影院、博物館等,這種全面性的封閉場館,相當於全面性地封閉了藝術行業的生計來源。隨著疫情期間大街小巷傳來的强烈呼籲:「關鍵時刻,請留家,勿聚集,同防疫」,對於文化藝術而言,「人群聚集」的特性可謂是首當其衝的致命傷,莫兆忠認為:「文化藝術從創作、排演、籌備到展演的過程中,大多數都需要很多人一起合作,並吸引觀眾群聚欣賞,很難説單獨或少數人就可以完成,在疫情中,這些需要人群聚集的活動便不得不暫停,影響之大可想而知。」

疫情風波下,除了演出時間遙遙無期,如何維持生計更是讓演藝工作者需要「鼓足勇氣」面對的難題:「自由身劇場工作者本身沒有任何固定收入,演出延期和取消對他們來說影響至大,即二月至五月期間基本上沒有任何收入。」所謂「屋漏兼逢連夜雨」,身處非常時期,即使願意為夢想「捱麵包」,日常開支的問題也讓人苦不堪言。劇場日常需要有排練空間,大部分劇場團體都有租用會址的固定支出,自疫情發生以來,昂貴的租金就如架在脖子上的刀刃,尤其對小型藝術機構而言,除了在零收入的狀態下苦苦等待,更需要兼顧「撲租金」的雙重打擊:「沒有了活動的收入,租金卻一直支出,據我所知已有一些劇團需要籌募租金。」

 

疫情之下,亟待

    全球經濟踏入「寒冬臘月」,各個地區皆推出不同政策患難相扶,對岸政府於三月份宣佈從防疫抗疫基金撥出15,000萬元以協助藝術文化界渡過難關。針對本澳劇場界的經濟困境,莫兆忠建議政府可考慮對於自由工作者和劇團推出短期內的基金援助,解決如場地租金等燃眉之急的問題。另外他亦建議:「資助政策上亦需要彈性處理,例如當受資助的活動延期,是否能跨越財政年度?活動的一些細節因應疫情而有所更改,又是否可括免繁複的審核呢?」

與此同時,演出場地短缺是長期困擾澳門表演藝術發展的重大問題,加上目前的演出因應疫情一直延後,接下來「場地安排」又是另一個引發的骨牌效應,莫兆忠預料:「如果上半年的演出延期至下半年的話,場地一定不夠用,演出空間的問題便會放大,而且一時間將無法解決。」

 

藝術之大,無處不在

自疫情爆發開始,迄今為止多項大型藝術活動包括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紐約亞洲藝術周、「設計上海」和「北京畫廊周」等相繼宣佈取消或延期。有鑒於此,全球藝術文化界各出奇招,采取不同的「藥方」來救治藝術界的水深火熱。據《文匯報》報導,上海就有不少藝術家開出一條「藝術與科技的結合之路」,以線上直播、VR等方式進行演出,以嶄新的呈現方式打破「坐在家白等」的缺口。


澳門劇場文化學會主辦之「戲劇通」現當代劇場講座

藝術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環,想像和思維更是演藝工作者的本色所在,疫症當前,整個藝術圈更應該藉此思考,藝術創作還可以做些什麼?如何生存下去?莫兆忠解釋以澳門劇團為例,雖然疫情讓我們「足不出戶」,但既然創作、人員、資助都萬事俱備,是否有可能在不違背文化資助的初衷下,靈活轉換方式進行演出,讓因應疫情安守家中的市民,除了可以摒棄日常的急速步伐,更可讓市民有更多參與藝術的機會,共享藝術之美,也許這亦是一種從危機到轉機的時候。

 

藝文政策,重新思考

 病毒四處蔓延,疫情為藝術關上了門,卻也為藝文政策打開了一扇思考的窗,莫兆忠認爲這正是一個讓官方和民間反思的時機。就民間而言,劇場工作者及劇場團體必須更重視自身的權益,在工作合約的溝通上不要太「佛系」,要更仔細考慮各種可能性,若然演出因為某些原因而導致取消,也可保障收回排練或籌備費用。

就官方而言,除了需要思考如何讓觀衆在肺炎的陰霾下,重新安心落意地走進劇場欣賞演出,目前對於藝文資助、展演場地及人才培訓的政策方針,也必須更切合現實環境,尤其以「單個項目」申請資助的標準,是否仍合時宜:「現在澳門文化資助政策,基本上仍沿用幾十年前針對業餘社團所制定的模式,然而以劇場為例,早已在十幾年前發展成全面職業化,但礙於政策上從未改善,劇團也只能繼續用這些以『單個項目』申請的資助去支撐整個團體的發展。藝文資助政策、場地政策和人才政策三方面不進行改革,不注入新思維,澳門劇場發展便很難再進一步,如果疫情再持續一至兩個月,或會出現大規模轉行的情況。」

 

尾聲

藝術文化推廣作為澳門每年的重點項目,資助體系卻欠缺適時調整的考量,當遇到如是次疫情等突如其來的外來衝擊,當中的問題也隨之原形畢露。病毒當前,自身的抵抗力是抵禦的良方妙藥,若然抗疫能力未能與時俱進,一味被動地等待救援,最終也難逃坐以待斃的收場。

 

人物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