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的文化政策,有尊嚴的藝術從業員

     

      澳門文化藝術活動在近四個月的時間內停滯不前。月前,針對2月16日文化局推出《文化局助因疫情影響取消的獲資助項目已支出費用經審核可予報銷的措施》到3月17日本地藝文界“以工代賑”被道出後,筆者於《訊報》撰寫了是否需要在現時疫情階段執行保障藝術文化界的政策或措施,引起業界討論。後續,筆者再與林玉鳳議員了解她所提倡的五大方向,亦主動詢問了文化局當局對缺席的文化政策有何意見,再通過藝術界各領域,包括戲劇、舞蹈、音樂及文化商品販售的機構進行訪談的形式理解更深入的情況(詳情請看本刊疫情專題的文章),了解各持份者的本願後,得出一個簡單的構想,一個令文化界得以健康發展的政策實屬必要,還望社會各界能夠更好探討。

       長期以來,澳門政府以及社會各產業透過博彩活動的繁盛,帶來不少利潤,亦導致經濟活動完全依賴娛樂業,及後經濟適度多元一直在談判桌上反覆進行討論多年,直至文產基金的出現,澳門的藝術文化發展才開始出現新格局。但是,在面對疫情的威脅下,整個文創發展卻顯得脆弱不堪,甚至只能被動接受社會波動而無計可施,在面對營業額完全停滯不前的情況下,如何從困境之中獲得一線生機仍然是未知之數。
       單純因為藝術不屬於「衣食住行」的傳統範疇,就肉隨砧板上,任人魚肉亦未免過於被動。反觀來說,全球各地對於藝術文化卻是執行了不少的政策。但是,亦沒有一個國家如德國對文化的重視,德國文化部長Monika Grütters更直指「藝術家非但不可缺少,更是至關重要的」,在面對疫情的肆虐無情之中,德國政府動用500億歐元撥款援助藝術文化界,特別針對自由工作者與小型企業。以直接支援及貨款方式進行,對比其他歐洲國家,德國的雷厲風行令人敬佩。
       那麼,屬於我們的土地,澳門又能夠如何去找尋她的路徑呢?一直以來,澳門本土藝術文化活動的最大僱主就是政府,或者是政府資源的分判者,在資源流動的過程中,現時截斷的資源亦是從政府的手上開始進行,原本執行的所有項目亦被叫停的同時,自然令有需要獲取資源的從業員失去動力及信心。在此,若非富甲一方,藝術從業員的生計始終亦是令人嗟嘆。既然文化產業作為經濟適度多元的關鍵,那麼缺席的文化政策又應否在這個關鍵位置顯示出她的願景與抱負,讓有心人能夠受到相應保障、保衞藝術家應有的尊嚴,讓他們能夠更放心地進行藝術創作。還是,藝術在這片石屎土地上只剩下數條草根勉強度日,而不是肥沃土地上的健康成長呢?

       這次疫情對於新届政府來說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成就威望的大好機會;然而,在保障了市民的健康安全後,是否應該再更深入地去面對一直以來的困境,從而破舊立新,讓新的模式,新的建設令藝術文化行業健康地成長,讓藝術工作者找回他們應有的尊嚴呢?


原定於明年二月演出的《明年此時》因疫情原因被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