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口罩正確

    上班前一仆一碌匆匆出門,臨關門之際有個聲音從客廳傳來:「你沒有戴罩啊!」我把手放在平坦的乳房前,皺著眉頭大聲喊道:「有咯!」那邊傳來説道:「你不戴口罩怎樣搭巴士啊!」二戰時期,戰亂紛飛,各個國家開始强制市民隨身携帶身份證,一是方便領物資,二是證明大家是自己人,危難關頭保住小命。今天身處疫戰年代,口罩看來亦關乎聚體的生死存亡。

  • 永別了!簡單的心

    不知道80,90後的大家最近有沒有留意,一些小時候很熱門的動畫作品開始了推出新系列或者劇場版的製作。(比如數碼暴龍,小魔女DoReMi,犬夜叉,etc.)。

    2天前
  • “哭之笑之”-談明朝朱元璋的後代

    金枝玉葉、生不逢時 今天為大家介紹熟悉的名字,陌生的故事—“八大山人朱耷”。朱耷(1626—1705),江西南昌人,是明代朱元璋的直系子孫,朱耷天生聰明,從小就喜歡寫字畫畫,8歲就…

    專欄 2020年8月26日
  • 鋼管舞蹈

    還沒開始準備這期專欄的時候,編輯問我想做什麼主題,當時選擇困難症就發作了,就打開自己的Instagram看看自己都畫過什麼。

    2020年8月25日
  • 唯一的物理項

    讀者諸君是如何觀看這篇沒有對白、沒有故事、沒有內容,沒有次序,只有小猫的漫畫?

    2020年8月25日
  • 下環圍里

    下環街,葡文名“Rua da Praia do Manduco”(意譯為蝦蟆灣街),但“下環”為何會與“蝦蟆”有關係,當中是有一個故事。

    2020年8月25日
  • 克林姆在澳門正經了起來

    説到克林姆,沒有辦法不提起性器官。除了其著作《吻》被人視作「一支巨大的陽具」,他的作品更被後人用X光鑑識,窺探到他畫畫的習慣是先畫出陽具,再把之覆蓋掉。

    單月號 2020年8月25日
  • 殘而美 —— 文物的藝術價值

    每一個流落到民間的文物背後都是古人所創造的結晶,正是讓我著迷的原因。

    2020年8月25日
  • 光影時空中的藝術價值

    過去,時光是一瞬即逝的丶無聲無息的丶永恆且抽象的。我們用文字留住了它的神,用畫筆留住了它的形,用音樂留住了它的音,用戲劇唱出了它的不朽。直至後來,攝影機的出現,才完整地留住它。於是它成了定格不變的,具體生動的片段——影視作品。

    光影記憶 2020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