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的他,掙扎一生 – 記貝多芬250週年誕辰

        2020年作為貝多芬250週年誕辰,世界上多個國家舉辦了不少有關的慶祝活動,比如英國的澤西郵政與波恩的貝多芬之家共同發行了一套紀念貝多芬250周年誕辰的郵票,附帶紀念幣及貝多芬著名曲目的CD及封套,設計精美。全球各地亦都準備了不少的音樂藝術活動,西班牙巴塞隆納L’Auditori的樂季有一整套貝多芬交響曲的演出,著名的鋼琴曲目等,更邀請了艾夫根尼·紀新 (Evgeny Kissin)演奏貝多芬著名的三首奏鳴曲;澳門樂團更以「愛‧貝多芬」為主題,於2019-2020年樂季演出大量貝多芬著名的曲目作品,包括貝多芬《D大調第二交響曲》及《F大調第八交響曲》等。然而,由於疫情的關係,全球不少的音樂演出活動均被暫停,反觀來看,與貝多芬挫折一生有着不少相同之處。

        貝多芬出生於1770年現時德國的波恩(Bonn),祖父是波恩宮廷的樂師,父親則是樂團中的男高音,生於音樂世家的貝多芬自幼學習鋼琴,他在音樂上的才華很早就被發現,但是由於父親與母親均有酗酒問題,他的童年並不愉快,在多番努力下,貝多芬於十六歲時與莫扎特相遇,並且在莫扎特的面前進行了演奏,但是貝多芬沒有能夠成為他的學生,往後亦與著名音樂家海頓見面,即使貝多芬的才華出眾,海頓卻並不讚同他的大膽作風,對他是敬而遠之。在快將30歲風華正茂之際,貝多芬卻漸漸失去了聽覺,對於一位音樂家來說,失去的聽力與失去翅膀無疑,他甚至已經寫好遺書面對死亡。

        貝多芬的生活風流至極,善變及悲苦的性格鑄定了他一生感情路上坎坷不已,雖然愛情史豐富,他卻是堅信愛情的一人,聽眾從著名一曲《給愛麗絲》便能管中規豹,可見一斑。誰是貝多芬的愛麗絲到了今天亦難以確認,可以肯定的是,他對愛情矢志不渝,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滿載着天真與單純的愛;遺憾的是,他所愛的人大部分都是有夫之婦,這也幾乎可以肯定愛情的無疾而終,最後,孤獨及挫敗感成為了他一生的陰影,直至彌留之際他也難以釋懷。這種長期的困苦與精神上的破壞,成為了他的創作靈感,從他作品可以有所了解,早期跟隨古典時期的格式,轉至後期浪漫時期的作品風格,在破格創新上造就了一種劃時代的特質,在臨別之前,《D小調第九交響曲》亦並不見得讓當時代的人接受,今天來看,這部貝多芬等待了30年的作品亦成為了他人生的句號。

        本年作為貝多芬誕辰250週年,全球各國舉辦大量的紀念活動,讓聽眾一再緬懷在音樂藝術上的先烈,是一種無國界的人類共同體,透過細味貝多芬的作品,生命的追求與熱戀被時間藝術所表達出來,貝多芬一生所感受到的是人類之間最坦白的感情,沒有限制、沒有阻擋,愛情在他作品上散發特有的價值與味道,即使已經逝去超過兩百多年,但是他的聲音從來沒有過伍,相反,對於當代社會來說,他的聲音令人更懂得去熱愛這片土地。

貝多芬透過聲音記住了他無悔又精彩的一生,殘疾並沒有讓他失去生命的價值,相反激勵着他走出了一生的輝煌。    

作品欣賞:

Beethoven 9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 Riccardo Muti

Lang Lang performs Beethoven’s “Für Elise”

發佈者:張 少鵬,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6/02/%e6%84%9f%e6%80%a7%e7%9a%84%e4%bb%96%ef%bc%8c%e6%8e%99%e6%89%8e%e4%b8%80%e7%94%9f-%e8%a8%98%e8%b2%9d%e5%a4%9a%e8%8a%ac250%e9%80%b1%e5%b9%b4%e8%aa%95%e8%be%b0/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