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專訪澳門作家陸奧雷

「寫作就是我創作的母語,對於我來說就像我的嘴巴。」


梅仲明,八十後澳門新世代創作的後起之秀,寫出多部與澳門面貌相關的作品,其中《逐夢者的天空》更是榮獲2013澳門文學獎小說組冠軍。(《逐夢者的天空》歷經兩年多的素材搜集及心力而成,藉由好笑的、令人感動的、有意思的生活情節,向澳門人默默耕耘的精神致敬。)然而,人們所熟悉的大概仍是作者的筆名「陸奧雷」和「板樟堂詩人」一稱。「板樟堂詩人」這名字誕生在陸奧雷的《板樟堂的倒數聲》一書,內裡的故事圍繞板樟堂所發生的人和事,經過陸奧雷的描繪,他與板樟堂已成無形的羈絆。

 

在中學階段得到不同老師的啟蒙及鼓勵,陸奧雷得到最多的機會是「創作」。寫作所帶來的滿足感,成為他持續寫作的動力,也鞏固了他寫作的習慣。縱使低潮期來襲,他亦只會認為那是「你冇寫出一啲令你好滿意嘅作品」——這種鞭策性的想法使他保持創作,磨煉自己。而陸奧雷現時每年的方塊文章數量則維持約100篇,即十萬字左右的產量。

 

創作路上不孤單


「當我好想好想去做一樣野嘅時候,我就會叫好多人陪我去做。」陸奧雷的創作路上有不少的朋友互相勉勵,從過去和朋友不斷投稿到各大報社,轉化到與認識良久的澳門詩人賀綾聲合作,把文學和多媒體結合;後來更與導演陳雅莉合作把文學與電影結合起來。陸奧雷表述這一路走過來靠的都是讀者們的鼓勵和這個「病毒感染」的習慣。

 

《出走》集攝影、文字、詩和音樂於一體,是陸奧雷和賀綾聲合作而成的多媒體作品。經過這次成功地把握到文學與影像之間的情緒連係後,他們便有更大膽的想法,把文學融入動態中,其目的是想透過多一個媒介把文本再一次曝光,散發它的光茫。在文學獎才第一次見面的陸奧雷和賀綾聲,其實是認識很久的舊網友,見面後他們一起參加不同的類型活動。他們雙方都是在霎時間有合作的念頭,而且他們覺得對方想表達的意見很相似,雖然形式不同,但作品之間不會缺少連係,於是他們便合作一起搞創作。

 

當「很懶而想很快完成事情的」遇上「進取的」,按常理來說,應該會有很多波折,事情的發展進程會滯後,甚至會被阻滯。但事實上,當陸奧雷和賀綾聲遇上陳雅莉時,事情卻沒有按該常理走,反而事半功倍。由於賀綾聲和陳雅莉兩人是師兄妹關係,在溝通上占了一定的優勢。三人在初次面談時,就已一拍即合,決定立即行動。當他們三個在討論澳門文學宣傳微電影《幸福來電》的拍攝時,陳雅莉將她所想的拍攝效果講出來時,已是達到陸奧雷想要的效果。在合作中,相同的想法讓整個製作過程所用的時間大為縮短,彷佛所有東西都已經一早準備好一樣。

 

我手寫我心


村上春樹說過「作品是一個容器」。陸奧雷透過自己的作品,去表達他內心的世界,內容可能會是一些感情的抒發、情緒的發洩等。「我就只能夠係寫出來,因為我已經無其他技術,如果我識得彈琴,我識得唱歌,或者我識得去拍電影,或者我可能會用其他方法,我手上面有咩工具我就會用咩工具。」他認為作為一個文藝創作者,應該要用「手上面」(能力範圍內)所有的技術,去回應自己的生活。

 

「呢個世界上其實無邊幾個係可以靠文學創作維到生㗎」。陸奧雷雖然喜歡創作,他卻沒有想過做一個全職創作人。《莊子》啟發了陸奧雷,使他對哲學觀念加深認識,「哲學觀念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以及他的創作」。在2003年至2011年,陸奧雷的文學作品創作沉寂了一段時間。期間他參與了東亞運動會的組織工作,繁忙的工作未能令他有足夠的時間寫文學作品,但他仍有堅持寫專欄。

 

創作的價值


「想在什麼平臺發展,就用盡全力來衝擊那個平臺。」陸奧雷認為文學的發展應該要由早期開始,例如兒童文學、到學校進行文學推廣以培養年青人對創作的主動性等。在澳門,寫作可以是出於一個純粹表達個人情感的目的。然而,透過投稿和發表的機會,可以影響更多有寫作夢想的人,讓他們看見寫作的道路的前景。在澳門政府資助的幫補下,陸奧雷才漸漸發現寫作的人需要的不一定需要「資助」,反而需要「支援」。「你比錢啲人無用㗎,你比錢啲人,佢地就唔會去諗佢地要點樣將啲野賣出去。」他認為現時的文創者應該有一種心態,就是為自己的作品「創價」(創造價值),這種心態可以使大家對自己所寫出來的東西負責任,又或者對自己的設計負責,作品的質素就會比只接受資助的提高不少。


陸奧雷決定由自己開始做起。《澳門筆匯》的內容是他找了一些志趣相投的夥伴合制而成,書的設計則交由朋友幫忙,主要的內容基本上不會有大改動,除非是一些關於印刷上的因素。他希望透過《澳門筆匯》這本書嘗試一下能否找到內容品質與讀者提升之間的聯繫。曾經把目標讀者定為18-19歲的陸奧雷,現在寫書題材偏向有兩個方面:一是社會方面,方便與他差不多年紀的人閱讀;另外就是愛情小說,這方面適合任何年紀的人閱讀,題材「易入口啲」。


 我手寫我心——專訪澳門作家陸奧雷

11月上架的《讓寧靜的西灣治療我的憂鬱》

 “潮人陸奧雷的小說,有一朵朵情愛的浪花從西灣湖溢出,沿着海岸線,包抄整個澳門半島。”夢子

 

我手寫我心——專訪澳門作家陸奧雷

短篇小說集

《板樟堂的倒數聲》,誕生出“板樟堂詩人”的稱呼

現代詩與散文集合

《摩天輪的幻象生活》

 

我手寫我心——專訪澳門作家陸奧雷

最有意義的照片:它代表陸奧雷文學路上的同期、同伴;是彼此勉勵的朋友、也是創作路上最好的對手。


 

 

發佈者:Emily Rainbow,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5/12/29/1-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