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承舞躍傳薪火 ——訪「承舞紀•澳門舞蹈團」藝術總監陳小玉

   薪火相傳 ——《莊子.養生主》曰:「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意為柴火燒盡,火種仍可留傳。 現在多用於比喻學問和技藝的傳承。

   一舉手,一投足。舞蹈技藝的傳承,在欣賞和模仿之間總能拿捏些許,然而箇中的韻味和承載著的五千年中華文化,則需要時間和心思沈澱、發酵。而這一份傳承,還需有心人延續,薪火相傳。



承•漢唐古典之美

   

   可能很多人有觀看過中國舞蹈,水袖舞、千手觀音⋯⋯ 帶有古典韻味的服裝,兩片如雲彩飛舞的衣袖⋯⋯若細緻談及到「漢唐古典舞」,在澳門這小小城,或許也難找到知音人。

   「承舞紀•澳門舞蹈團」是澳門寥寥可數能 可以 學習中國古典舞的舞團之一 。藝術總監陳小玉醉心 漢唐古典舞多年,清爽 的短髮下,有著一種溫文爾雅的恬靜。一聊起舞蹈,她整個人突然像注入另一 股能量一般 ,突然「精靈」起來,緩緩道著「漢唐古典舞」的來龍去脈:「中國古典舞分為四個流派,其中一個流派便是漢唐古典舞。雖然稱為『漢唐古典舞』,但其實不僅包含『漢唐』兩個朝代,而是從中國五千多年的傳統文化裡吸取素材。」她繼續手舞足蹈解釋道:「我們所創造的每一支舞蹈,是以中華文化作為素材,當中包括詩、書、 畫、雕塑、建築⋯⋯所有的人文風尚和社會面貌都會包含在古典舞的創作當中。『漢唐古典舞』某程度上便是中國古典舞現代詮釋。」

   背後承載著這樣宏偉的歷史文化,每一下手臂的揮舞,腳下移動的每一寸腳步,都需要精心策劃 ;為了配合整套故事,細緻到舞者的髮髻、服裝的選色和搭配,每一個細節都是為了凸顯舞者的成長階段和心理狀態 ,在觀眾眼前呈現的一支舞蹈,每一步都經過精準的考量:「與流行舞蹈相比,因為流行舞是現今當下的事情,可能現在你身穿的這套服裝,我身穿的這套服裝便可以上台演出,而舞步的編排可能是排舞師當下的心情,開心或者不開心,都能夠投入這件事去呈現;但是中國古典舞,僅僅是服裝方面就已經非常令人頭痛。」除了服裝的設計上,編舞也是一個十分不容易的過程。「不同年代的舞蹈作品,為甚麼大家可以看得出是漢風還是唐代呢?因為每個朝代都存在對於女性的審美確立,都有著社會地位的分別,我們需要通過林林種種的書籍、文獻去找相關的資料,然後再表達不同的氣質。」說到這裡,小玉覺得言辭難以精準地表達出她的見解,乾脆用肢體加以表達,做起了動作:「譬如是同一個動作,為甚麼我所說的『氣質』會讓人感受到不同,例如明末清初,『做手』會相對小一點,小動作會比較多,因為社會『說服』的限制,所以女性都是比較委婉的」,她一邊說 ,兩隻手的 手指婉如含苞待放的花朵舉到了耳邊,眼神溫婉地猶如微笑般向我瞄了一下。「所考量的方面會多很多,除了肢體語言,包括眼神的表達⋯⋯所以取捨的時候,我們需要閱讀很多不同的史料、人像、雕塑、畫作,去思考線條的粗細(以突出不同年代人物的分別)。」

   所謂的「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說的除了是舞者一揮手,一投足訓練時揮灑的血汗,說的更是編舞者對史料的研究以及在舞者身上所投射出中華歷史文化的精準考量呈現。

 

舞•青春人生哲學

   「三歲定八十」,小玉的舞蹈人生故事,則要追溯至三歲。「剛開始學習舞蹈其實是啟蒙階段,基本上都是身體的律動,因為從小我就喜歡手舞足蹈,所以媽媽就帶了我去學跳舞。」小玉回憶著說,慢慢到小學開始學習芭蕾舞,中學時期讀的是濠江中學,濠江中學的舞蹈隊也是澳門數一數二的舞團,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接觸另一個舞種——當代舞。學習了整整六年的當代舞,在一九九八年,小玉與古典舞結緣並堅持至今:「當時我們每年都會為『校際舞蹈比賽』排練舞蹈,當年恰巧揀選了《踏歌》。以前學習舞蹈,是老師和我們一起看錄影帶然後學習其中的動作,而當年很幸運地 北从北京舞蹈學院跳《踏歌》的師姐剛好來濠江中學,然後『手把手』地教我們動作。」她憶述道,《踏歌》雖然看似簡單,但是每一個動作都是「順拐」(即是同手同腳),要跳得好看絕非易事。「當我看到她們跳的時候,當自己真真正正跳順了的時候,才發現:哇!原來可以這麼好看,於是便被深深吸引了。」

   單親家庭長大下,又作為長女的她,要作出繼續學習舞蹈這個決定絕不容易;而「北京舞蹈學院」的「漢唐古典舞」科系又是每兩年才招生。最終在媽媽的支持和鼓勵下,小玉更是小玉對於漢唐古典舞的鍾情,她選擇了到北京舞蹈學院,與她所鍾愛漢唐古典舞在續前緣。「可能我自己真係(真的)好鍾意(很喜歡)跳舞。」這短短十數字,小玉很堅定地重複了兩次:「無論是教學上的我,還是舞台上的我,跳著舞的自己是最真我的自己。人其實不容易,雖然我們常常會把『不要在乎別人眼光』掛在口邊,但是要無視別人眼光其實很難做到。但當我在舞蹈『裡面』時,我會找到那份自信和自愛,會懂得欣賞自己,享受著自己的每一下呼吸 —— 我會覺得自己在舞蹈裡是最美麗的——不是指樣貌,指的是生命,我覺得我的生命在有意義地燃燒著。」

   這種緣分,這份鍾情,就如命中註定一般,讓小玉悟出了屬於她自己的一套哲學人生。「跳舞的女孩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要吃很多的苦,流很多淚水,一次又一次地重複上千上萬次同一個動作⋯⋯ 人是會怕悶,怕辛苦的,是甚麼促使她們一年又一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繼續堅持這件事?是舞蹈磨練出堅毅的意志和自信的自己。當我踏上舞台的那一刻,我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害怕了,因為要錯的,我已經在台下錯過上千上萬次了。」這些道理被小玉形容得很是輕鬆,但一字、一句,甚至每一下停頓的呼吸,彷彿都承載了舞蹈歷程裡一點一滴的血汗淚水:「舞者最大的苦痛,是當我們還在包紮自己受傷的腳,但當我們踏上舞台的一刻,依然是笑著面對觀眾,娛人娛己的同時又將所有傷、痛、苦留給了自己⋯⋯但是我相信每一個舞者都唔覺得只是苦事,相反會覺得值得。」剛剛委婉柔情的眼神,在說著這番話的時候,多了份堅定和肯定:「這種值得,是生命的磨練。不斷在失敗裡站起來,又不斷擊敗以前的自己。」這份堅毅,這份勇敢,這份自信,這份熱愛,這份追求⋯⋯相信只有經歷過,才能真正領悟這套人生哲學。

紀•古典文化傳承

   於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後,小玉再次面臨需要作出重要決定的人生分岔路:繼續考舞團,或者回澳。

   「因為我三歲的時候學跳舞時,就已經訂立了我的夢想是做一名舞蹈老師。」二零零七年在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後,小玉甫回到澳門,便開始投身教育,由兼職到全職,在澳門演藝學院擔任導師,至今剛好整整十二年,一個輪迴。而在這段期間,她也有不停地參與演出及舞蹈的編創,希望一點一滴的積累,將漢唐古典舞帶給更多澳門人認識。

   小玉說,近年越來越多喜歡跳中國舞的女孩子在分級考試第13級之後,因為無渠道繼續深造而無奈地要被迫轉為現代舞或其他舞種。於是2017年,承繼著小玉「承先啟後」之意的「承舞紀•澳門舞蹈團」便應運而生。「這是我一輩子的使命。僅靠我自己去堅持這件事,我很清楚,走得不遠。單憑我一個人的影響力是有限的。」於是,小玉懷著這個信念,憑著她自己的力量影響了一班人,成為「承舞紀」的團員,「每一位團員再出去影響不同的孩子,這樣,我們的花才會越開越大。」

   她肩負的這份使命,讓她由一個只懂在舞台跳著自己舞蹈的新鮮人,變成學習「BB語」和小朋友溝通,身教她們舞蹈的基礎;讓她放棄了演藝學院二級教師的高薪厚職;讓她縱使不是歷史文學愛好者,依然會閱讀大量的歷史文獻,了解每一個朝代的民俗文化⋯⋯ 她對漢唐古典舞的鍾愛,早就由稚嫩地、單純地喜歡,化作有著重量的推廣「使命」—— 「可能旁人會覺得可惜,但我會覺得,可能是一片新的天空,讓我以新的方式繼續翱翔。」
   「漢唐古典舞的特別之處,就像是一杯茶,越泡越濃,越泡越香。」這是小玉對心愛的漢唐古典舞的形容。由最初淡單純的喜愛、堅持,到荳蔻之時,在舞蹈裡感悟人生,從南到北再回到南,將經歷化為自己一輩子的「使命」,這份愛,愛得純粹,又愛得深沉。

承舞紀•澳門舞蹈團 FACEBOOK 專頁:

http:// wwwfacebook.com/chengwujimacau/

發佈者:胡 曉穎,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2/29/%e6%96%87%e6%89%bf%e8%88%9e%e8%ba%8d%e5%82%b3%e8%96%aa%e7%81%ab-%e8%a8%aa%e3%80%8c%e6%89%bf%e8%88%9e%e7%b4%80%e2%80%a2%e6%be%b3%e9%96%80%e8%88%9e%e8%b9%88%e5%9c%98%e3%80%8d%e8%97%9d/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