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詩著迷,迷詩之路 ——專訪澳門詩人盧傑樺

盧傑樺在中學時期曾嘗試仿照課堂上教過的一些新詩進行創作,老師沒有要求必寫,但他覺得可以一試,就在周記簿上發表,那時的他較喜歡寫小說,當然也算不上是小說,說是寫故事倒是更適合他。

真正開始詩歌創作的時間是大學一年級,因為修讀的是文學系的緣故,開始對文學有更深入的認識。其時他認識了呂志鵬,呂志鵬現在是澳門著名的詩人和小說家,盧傑樺當時很佩服他,年紀輕輕已經常常在報章上發表詩作,而且寫得很不錯,於是向他請教,呂志鵬當時向盧傑樺推介了很多詩集。那時對詩歌閱讀和創作的熱衷,真的有點一發不可收拾的感覺,後來他和呂志鵬經常在課堂上開小差,別人在睡覺,他們就在寫詩,交互閱讀,一起投稿,一起參加詩歌比賽。那年他們一起參加了澳門五月詩社舉辦的澳門青年詩歌創作大賽,並雙雙獲得了優異獎,頒獎當日認識了一些前輩詩人,當中有陶里、淘空了、韓牧、胡曉風、流星子,以及澳門新生代詩人黃文輝、馮傾城等,言談間得到他們的鼓勵和支持,就這樣走上了詩歌創作的道路。


 為詩著迷,迷詩之路 ——專訪澳門詩人盧傑樺

一種生存的感悟「發現生命、發挖生命、發動生命」

詩歌創作從大學時期一直陪伴著盧傑樺,詩歌創作可以說是他生活的一部份,從前常覺得自己的正職是寫詩,其實卻是他的副業,因為藝術源於生活,在生活裡他們才找到創作的一切,為此,詩人需要鍛煉自己察看世界的眼光,他的每天的生活都是在觀察和思考中進行。詩歌創作需要詩人善於「發現生命、發挖生命、發動生命」,這句說話是盧傑樺的詩作《等火抓到水為止》裡的其中一句詩,詩人對周遭的環境總要具備獨特的目光,這種目光應該像嬰孩,因為嬰孩對世上所有事物充滿好奇,他們發現事物的特徵是通過對事物的不斷追問,發現既有事物的獨特和嶄新的內涵,詩人的要求更為嚴苛,他需要不斷摒棄舊的觀念。在表達上詩人需要打破文字意義的侷限,在詩歌創作中賦予其新的生命,而這些發現與挖掘,都是為了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裡受到啟發,心靈上得到滋養。在創作上有時會遇到了困頓,因為我們總不想讓自己墮落在自己陳舊的語言裡,總想自己心目中完美的作品得到實現,詩人就要想方設法的改變,所以在他創作的這些日子裡,進行了很多的改變,而這種改變需要放棄之前建立的、具有個性的詩歌語言,迎向未知,單是這種意念就是一種生存的感悟,詩人的心意需要經常更新變化,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詩歌就是他的生活。

 為詩著迷,迷詩之路 ——專訪澳門詩人盧傑樺

《等火抓到水為止》

《等火抓到水為止》這本詩集的名稱沿自一次實驗結它演奏會,演奏會很久以前受友人之邀,去欣賞到訪澳門的日本實驗結它手灰野敬二和吉田達也的演奏的,他們的演奏會主題是《等水抓到火為止》,樂手忘我的表演和充滿創造力的樂音,給他的思想上造成很大的撞擊,這種衝擊也讓他在創作上受到很大的啟發,後來他借用了這個題目並作了一些改動,將 「水」和「火」二字互換,因為「火」的意念更張揚和具衝擊力,其實這種意念已經在《雞的啟示》和《拳王阿里》裡開始了,後來他在想,原來搖滾樂對他的影響是如此之深。

很多人看到這個題目都會有種疑惑,火怎能抓到水?水火相遇一定是彼此破壞,水會給蒸發掉或者火會給弄熄,其實,這就是盧傑樺要告訴讀者的意義所在,詩人就是摒棄這些陳舊觀念的「始作俑者」,於是他在詩歌裡用了三組詩歌說火與水怎樣才可以同時呈現,這種呈現《聖經》已經講了一次,聶魯達也講了一次,而生活裡所有已經發生或將要發生的,都不斷地重覆又重覆著。盧傑樺想要用詩歌將這樣的生活意義表達出來,用文字解構哲理。

 為詩著迷,迷詩之路 ——專訪澳門詩人盧傑樺

「搖滾」惹的禍《輕漫搖滾》

正如盧傑樺之前所說,他發現了,或者看過他作品的都發現了,他的詩歌創作有更多「歌」的意念在裡面,詩歌兩者曾為一體,後來文字與音樂走向兩極,現在的歌者和詩有意將詩與歌復和。盧傑樺詩作裡面的歌,比較傾向搖滾一類,搖滾音樂有很紛繁的變化,他的詩作中均呈現了搖滾音樂裡面的孤獨、慵懶、冷鋒、革命、嘻哈、破壞、憂鬱、譏諷的意念,當下的他不能以音樂把詩作演繹出來,但他的詩歌就好像把他的身體剖開了,將這隱藏的心靈一一呈現,所以他的新詩集名為《輕漫搖滾》,並將會在2017年一月由台灣的斑馬線文庫出版社承印發行,該詩集收錄了大量近年的新作,例如有主題詩《魂斗羅的密技——有關命運、愛情與政治的輕漫搖滾》,魂斗羅電玩如何與命運、愛情和政治發生關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購閱,還有部份新作未曾發表,其中《忍法十帖》是一個異數,有人一定以為他深受電玩、動漫的影響,但盧傑樺卻說,這都是「搖滾」惹的禍。


 為詩著迷,迷詩之路 ——專訪澳門詩人盧傑樺

從別有天詩社走到澳門別有天詩社

澳門別有天詩社的前身是別有天詩社,當時是以網絡為平台開始文學活動的,主要是聚集當時熱愛詩歌創作的年青人,讓他們有一個發表及討論的空間。隨著這些年青詩人的成長,他們對詩歌有了更大的抱負,他們希望更多的人喜歡閱讀詩歌和創作詩歌,因此2014年將詩社變成實體的社團。其後別有天詩社同仁觀察到文化環境轉變,看到詩歌除了可供讀者閱讀外,還應該變成生活的一部份,他們開始將詩歌與不同的藝術媒介融合,例如攝影、書法、魔術、影像、裝置、音樂等等,而這些都成為了他們演繹詩歌的方式。

發佈者:劉 海通,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7/01/09/%e7%82%ba%e8%a9%a9%e8%91%97%e8%bf%b7%ef%bc%8c%e8%bf%b7%e8%a9%a9%e4%b9%8b%e8%b7%af-%e5%b0%88%e8%a8%aa%e6%be%b3%e9%96%80%e8%a9%a9%e4%ba%ba%e7%9b%a7%e5%82%91%e6%a8%ba/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