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載之後 ——專訪“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會長呂俊能

十年前,街舞在澳門或許還被視作“次文化”,連舞者練舞的場地也難以尋覓;十年後,學習街舞的年輕人趨之若鶩,曾經被視作“次文化”的街舞也日趨流行。誰見證了街舞這種文化在澳門發展的十年,十載之後,又會是怎樣的一番境況呢?

 十載之後 ——專訪“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會長呂俊能

這個信念十年如一

“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成立於2006年,當年街舞文化還不太流行,街舞舞者仍背負著“不務正業”、“不良少年”的名號,甚至連練舞的地方也沒有。而當時在台灣讀大學的呂俊能(Jun)有感於此,回澳後便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澳門街舞文化協會”,希望為舞者爭取更多資源——至少不用在大街上為方寸“練舞之地”而奔波。

當日一身Hip Hop 打扮的Jun,由裡到外都能讓人感受到“我是Dancer”的那份自信。他的自信,除了來自舞台一步、一舞的積累,更是他對這種文化的鍾愛及了解;他能將街舞的整段歷史徐徐道出,由起源於美國黑人文化,說到日本受美國文化影響從而令街舞文化有所發展等等,可謂了然於胸。 他說:“跳舞是一定要知道舞蹈歷史源頭的。如果我只會教跳舞,對學生未必是一件好事,他們永遠學到的只是舞步,只懂得‘帥’,卻不知道為什麼要有,連‘根’都不知道了。”

Jun說:“最困難是起步那幾年,資源不夠(舉辦活動),因為剛剛成立,政府也不會非常信任(投放資源)。”他回想起2010年舉辦世界大型巡迴賽澳門站,本有製作公司答應幫忙籌款籌辦,但當活動接近開幕,嘉賓出席名單基本確定,參賽者皆已準備就緒時,製作公司忽然消失無蹤,令當時的Jun 手足無措卻依舊“咬實牙關”將賽事舉行。

“其實國際賽主辦方已答應可以無條件取消活動,我自己是Dancer 出身,我知道練好一支舞卻無用‘舞’之地的感受……”他說。幾經波折,Jun與協會內其他骨幹及街舞界有心之士合力籌得經費,活動才得以舉辦成功。亦是這個活動,令其他地區及國家看到,澳門街舞文化亦在逐漸冒起。

十載之後 ——專訪“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會長呂俊能

如今,街舞文化在澳門已不再是“戲無益”的代名詞,街舞工作室愈來愈多,與街舞相關的協會亦“成行成市”。他們的宗旨、目標都很相似——推動澳門的街舞文化。當所有以推動街舞文化為己任的協會都在做同一樣的事情時,職能上是否變得累贅與衝突呢?“當然不會!我們都有定時開會的。”Jun解釋說:“協會的著重點是提供平台,讓舞者有機會展現自己;而教授跳舞這方面會由舞室(Studio)做,‘澳門街舞文化協會’則更著重在文化發展上,例如記錄澳門街舞歷史,舉辦一些關於街舞的討論或者展覽,或者邀請嘉賓來澳門作講座教學等等。”儘管是舉辦活動,各個協會也會各有所長,有的擅長舉辦Battle,有的擅長舉辦齊舞比賽,而澳門街舞文化協會則偏向舉辦國際性的賽事以及培養本地Battle 品牌。Jun形容各個街舞協會及舞室是互相扶持的關係:“總體來說是好的,畢竟澳門太小,所以我們舉辦活動,會向舞室宣傳,他們亦會積極派隊參賽。”

這些非牟利性質的協會用著各自擅長的方法,為著同一個目標——推動澳門街舞文化而努力著,“澳門街舞文化協會”至今已成立十年又一,而Jun 對街舞文化的熱愛,以至希望能為在澳門的舞者爭取更多機會與資源,讓外面的人能夠了解澳門的街舞文化,這個信念,十年如一,並且會延續下去。

 

十年點滴 十年心血

“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曾經舉辦過不少品牌活動,在社會各界有著良好口碑。這些成果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創造的,而是十年來的一點一滴,慢慢積累沉澱,經過漫長的堅持,才有今天的成績,這十年中每一個品牌活動都是他們的心血結晶。

 

May We Dance

08年開始舉辦,中間曾停辦兩年,除了有本地舞者演出比賽外,還會邀請香港及其他地區知名舞者來澳同台交流演出,甚至會和其他街頭文化,例如街頭Hip Hop 、街頭塗鴉聯成推廣,旨在令大眾對街頭文化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今年的“May We Dance 2017”已於1022日假婆仔屋文創空間完滿舉行。

 十載之後 ——專訪“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會長呂俊能

Dance Hood

Dance Hood 為本地Battle 品牌活動,自2010年舉辦,一年舉辦兩次,旨在鼓勵澳門初初接觸街舞的新興舞者勇於展現自己,培養澳門街舞新力量。

今年的Dance Hood 亦於10月與“May We Dance 2017”一併舉行。

 十載之後 ——專訪“澳門街舞文化協會”會長呂俊能

轉變十載之後

這些年來,街舞文化愈來愈被人熟知,大眾對街舞文化的誤解亦都愈來愈少。由最初只是簡單地想為舞者爭取練舞場地,到現在秉承“推廣文化”的宗旨,時代變、社會變、實踐上,方法亦不可一成不變。

“日本街舞流行是因為當時美國軍官進駐在日本,潛移默化的影響,而在澳門則是因流行而流行,各個地區的街舞文化變成‘流行’文化的方式不同,但一定是積極向上的發展。”Jun 說,很難界定由什麼時期開始,澳門人開始對街舞文化產生改觀,由“歧視”變成“尊重”,直到今天雖多了政府支助,越來越多年輕人可以很容易便接觸到這項文化,但這同時也是一柄雙刃劍:“人都是有惰性的。有些年輕人用政府支助來學街舞,他便覺得‘無所謂’,容易得到,也很容易放棄。”

十年過去,之後的道路仍然要繼續前行,Jun始終如一地對澳門街舞文化有著一個終極目標:“有著屬於澳門自己的街舞文化,令全世界的人想學這種感覺的街舞必須到澳門才能真正了解到。”他補充解釋道,例如現在的舞者想學J-pop感覺的街舞會遠道赴日學習;想真正感受Original Street Dance的朋友會到美國親身體驗……“而我想做的,是希望發展到一種真正澳門味道的街舞文化”。

十載之後,澳門街舞文化協會很多實踐上的方向已隨時代變遷有了調整,信念卻依舊如初。信念堅定的人,必定能夠愈行,愈遠。

 

澳門街舞文化協會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SDCA/

發佈者:胡 曉穎,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8/01/02/%e5%8d%81%e8%bc%89%e4%b9%8b%e5%be%8c-%e5%b0%88%e8%a8%aa%e6%be%b3%e9%96%80%e8%a1%97%e8%88%9e%e6%96%87%e5%8c%96%e5%8d%94%e6%9c%83%e6%9c%83%e9%95%b7%e5%91%82%e4%bf%8a/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