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生活的連結

舞蹈,一門以肢體主導的藝術,一轉身、一提腿,目光從動作中向外延伸,沒有話語之下,流動的身體成為對話的窗口,構成無限的想像和情感釋放的表現…… 那麼,舞蹈創作和現實之間,有著怎樣的連結?

文 / Eva

受訪者簡介

梁劍丹,土生土長澳門人,2005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民族民間舞系表演專業。回澳門從事舞蹈工作16年,先後任教於澳門演藝學院舞蹈學校及澳門培正中學。現為澳門少兒藝術團團長及藝術總監,曾帶領團員代表澳門到內地、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葡萄牙等地演出;近年積極推動本地舞蹈事業及人材發展,在社會各界人士及本澳舞蹈家的支持下,創立了澳門舞蹈家協會及北京舞蹈學院澳門校友會,並擔任兩會主席之職務。

舞蹈,一門以肢體主導的藝術,一轉身、一提腿,目光從動作中向外延伸,沒有話語之下,流動的身體成為對話的窗口,構成無限的想像和情感釋放的表現…… 那麼,舞蹈創作和現實之間,有著怎樣的連結?

從生活中發掘編舞素材

  「其實很多藝術作品都來源於生活。」這是梁劍丹所強調的。以她的舞蹈作品《可不可以給我多一分鐘》為例,這是透過觀察女兒生活中的言行舉止而編創的。「小孩子總是喜歡賴床,女兒亦然,經常說『不如多給一分鐘我』。看著他們雖然感到無奈,但又是相當有趣。有次靈機一觸,便創作了這雙兒童群舞,以呈現他們天真可愛的心態和感情,作品參加了澳門學界舞蹈比賽,同學們表現出色,榮獲最高奬項優異獎及創作奬。」她憶述在排練時,完全可以感受小朋友的投入與興奮,因為他們覺得演的就是自己,可以做回自己,覺得十分新鮮和有趣,更說:我早上起床都是這樣呀,原來舞蹈可以這樣表達?可以抱著心愛的忱頭一齊跳舞?有了情感的連結,小朋友就會更加忘我的投入,甚至將平日如何賴床、生氣跺腳等動作,演繹得淋漓盡致。其實,這些動作本來就是他們最熟悉和發自內心的,對編舞者而言,抓住兒童心理特點和生活展現,從觀察、體會和以自身去感受與理解,對於舞蹈藝術創作,是相當必要和極其重要的,尤其當你確立舞蹈作品的主題時,更需要親身去體現和感受,這樣才能讓素材另觀眾感到親切、真實和更具說服力。

  「舞蹈可以用身體語言去表達情感,一個好的舞蹈作品,能使觀眾產生認同感和藝術想像的空間,甚至比用語言陳述更為吸引。很多時侯,舞者可以通過與觀眾互動擦出火花,甚至能與觀眾融為一體。有這個效果是因為舞蹈藝術富有感染力,舞蹈之所以會感動別人,也可以說是豐富的生活體驗會另編舞者產生多姿多彩的藝術作品另觀眾產生共鳴,也可能是因為創作者喜歡用自身對周邊的人和事所產生的各種體驗,用藝術的形式和獨特的覺度去感染他人。」

舞蹈與社會的連結

  從生活取材,賦予舞蹈反映社會現實的生命力,以舞育人,梁劍丹經常將不同的生活議題放入舞團的年度成果展中。「曾經看過一齣綜合節目,是講述國內山區學生與城市學生交換角色,讓雙方體驗彼此的生活,因為覺得這個節目非常有教育意義,便取其理念,作為舞劇的主題,讓學員飾演山區較貧困以及城市中較富裕的小朋友,透過投入角色,讓學員體會不同的感受。」排練的過程中,梁劍丹亦會與學員探討兩個角色所面對的情況和生活考驗,讓他們有所思考,從中得到啟發和有所成長。「藝術讓小朋友以另一種形式找到與社會的連結,當你告訴他們所擔任這個角色所面臨的處境時,便會促使他們去思考,以達到珍惜幸福生活,尊敬長輩孝順父母,尊重社會的目的

舞蹈藝術賦予的教育

  現實中的梁劍丹,就讀舞蹈專業,擔任舞團團長及多個社會職務,但她坦言不一定要求女兒要承傳自己。「每個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理想,作為長輩一定要給予他們選擇的空間,否則會適得其反。我與女兒的相處是,告訴她這是甚麼,讓她親自去嘗試和體驗。」自己既是女兒的媽媽,又是老師,無可避免會使女兒的身份顯得較特殊。「如就排位和選角的情況而言,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她是你囡囡,你一定讓她擔任主角,但我認為每位學員都是平等的,如果女兒想做某個角色,便要自己通過努力爭取,要讓她知道,機會對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更加讓她知道,要達到目的是要靠自身的努力的,機會永遠是給有準備的人的。」經過多年舞蹈培訓的積累,深信藝術能夠為小朋友帶來正能量,深信每位家長都會有同感,所以時下大部份家長都非常重視小朋友的美育、素質和形象的培养,透過舞蹈藝術的薰陶可以達標,更加可以讓小朋友學習團體合作精神以及通過習舞排舞過程,體現愉快學習過程,學習平行心態和增強競爭能力。

看舞者人才發展的未來

  梁劍丹反映,其實澳門的舞蹈在全國中小學生范圍表現都有較高的水平,在全國青少年舞蹈比賽有良好的表現。有些學校的中學舞蹈團更被資深的舞蹈家評為比專業還要專業的非專業舞團。學生的表演水平很高,尤其是高三年級的舞蹈學生。可惜的是,大家升大學後便各奔前程,未來有沒有可能開發一個聯合大學的舞蹈團,值得我們深思和努力。此外,不少本地學生到國內、外修讀舞蹈專業,因為本澳門現在沒有一個專業舞蹈團,所以他們回澳後只能擔任舞蹈老師,有些甚至要轉行,只有少數為Freelance。專業舞者都是希望能創作和有機會表演的,未來有沒有機會能創建一個職業舞團呢?如果成功,對回流的舞蹈學生來說是件非常好的事,相信也是澳門舞蹈家們所期盼。

發佈者:Eva,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6/26/6064/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