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看傳統中式家庭的女性——《我的姐姐》

淺看傳統中式家庭的女性——《我的姐姐》

2021年4月,導演殷若昕向我們展示了一個關於《我的姐姐》的故事。

在中國社會中,姐姐多數是扮演着隱忍禮讓的角色。殷導演這一故事便是以此為出發點,主要講述一個在內地獨孩政策下出生的女孩「安然」與得到特批出生的弟弟「安子恒」之間的故事,從中引出「長女如母」「催婚生孩」「安分守家」等中國社會對女性的固有束縛。

演員張子楓扮演的安然,是一個舉鏡子為他人照亮的女孩。小時候,她喜歡穿裙子、喜歡跳舞,但想要兒子的父母卻不準她這麼做,甚至還讓她扮瘸子以便成功申請二胎生育的取可證。高中升學時,她想要去北京讀臨床醫學,但想要女兒早點幫補家用的父母卻擅自更改她的人生規劃,使她只能留在本地讀個學時較短的護士專業。後來,父母意外雙亡後,留下年僅四歲的弟弟,社會對姐姐的要求使一心追夢的安然飽受批評。

然而儘管她遭遇多少不公平的對待,儘管她被社會乃至親人的約定俗成束縛得多麼緊,她仍然不屈不撓地在束縛中掙扎,從未放棄對自我的憧憬。

安然的姑媽是一個典型的中式長姐。她身行力踐地做到了「長姐如母」的責任。她被他人戲稱有無私奉獻的天賦。然而她真的有嗎?在安子恒看着她年青時的相片時,她像被提醒到似的,失神地看着逝去的青春,直到現實的星火燙着她的手指才回神。在夜深人靜時,忙碌了一天的她疲憊地坐在躺椅上休息,偶然看到燈墜下折射出的彩虹,目光不禁被吸引。

淺看傳統中式家庭的女性——《我的姐姐》

安然的姑媽像是安然的一面反面鏡子,時刻提醒安然切勿重她的蹈覆她的轍。姑媽從小就很懂事聽話,從不反抗大人對她的不公平對待。童年的她,看到母親背地裏偷偷給弟弟吃好吃的,她忍受;求學的她,聽到母親坦白地公開自己對兒子的偏袒,她忍受;年青的她,出國追夢時卻被母親叫回去幫忙照顧弟弟的孩子,她忍受。安然的姑媽是個好長姐、好女兒、好妻子、好姑媽等,她早已習慣扮演好每個社會角色,她早已習慣無私地奉獻,漸漸地她開始成為束縛自己的「執法者」,開始將各種道德規條綑綁在其他人身上。

剛開始,姑媽與他人一樣,認為作為長女的安然應該將「養大弟弟」作為首要的任務,反對安然去外地求學,批評並加以阻止安然把弟弟送去領養。後來有一天,在姑父的病房裡,安然說的那一句:「我不想像你一樣。」點醒了姑媽。最後,她放下手中的麻繩,摘下「執法者」的面具,不再要求安然成為第二個自己。

淺看傳統中式家庭的女性——《我的姐姐》

「我是姐姐,從一出生下來就是。」

這部片讓我觸動最大的是姑媽最後放手讓安然做自己的那一段。姑媽淡然地說起過去母親對弟弟的偏心,說着自己逝去的青春與夢想。看似雲淡風輕的語氣,其實都是時光磨礪出來的。時代帶給她的傷疤,始終抹滅不掉。多年後,面對另一個自己,姑媽摸着心頭的傷疤,終於放下社會對女性的傳統道德綁架,說道「其實,套娃也不是非要裝進同一個套子裡頭」。

停止了「套娃」的行動,也就停止了沿襲傳統道德的綁架。

該片有一個有趣的地方是,片中的男性角色或是刻意淡化,如安然的父親,或是刻意弱化,如安然的舅舅、姑父和男朋友。與男性角色相反的是,該片的女性角色,大多是堅強能幹,刻苦耐勞,新生代的女性更表現出強烈的反抗舊思想的意識,如安然和她的表姐。新生代女性的反抗意識的出現,反映出現代社會的性別平權的價值趨向。

該片鏡頭語言自然樸素,整體色調偏向清冷系,劇情舖陳、過渡流暢,演員演技在線而且有張力,情緒感染力強。

總得來說,這部片挺值得一看。

淺看傳統中式家庭的女性——《我的姐姐》

發佈者:李 㼆穎,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1/29/%e6%b7%ba%e7%9c%8b%e5%82%b3%e7%b5%b1%e4%b8%ad%e5%bc%8f%e5%ae%b6%e5%ba%ad%e7%9a%84%e5%a5%b3%e6%80%a7-%e3%80%8a%e6%88%91%e7%9a%84%e5%a7%90%e5%a7%90%e3%80%8b/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