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記憶 人文之光 地方記憶 設計未來

城市記憶 人文之光 地方記憶 設計未來

一、個人:身份轉折,擁抱多種可能

在澳門藝文界,孟舒是一個罕見的「多面手」:在藝術創作上有成果,在教育方面有事業,在管理上有成績。

「文化產業關乎戰略層面的定位,而文化事業是實現手段,是更具體的執行層面,包含藝術與教育、藝術與市場、藝術與社區生活。學校及社會課程、藝術商業機構的畫廊、展示及交流性質的藝術館和社區文化機構,都是實踐文化事業的重要的平台。」對於孟舒來說,長期在高校的藝術教育和研究工作是形成她對藝術的人文價值很重要的部分。她從藝術創作的起點評價對青年藝術家的培育方向。「我將自己定義爲兼顧藝術教育與創作的研究型的藝術工作,這是從我日常的時間分配和精力投入而言。這樣的社會角色會讓我對藝術創作的觀念具有更寬廣的社會性思考和深層的文化性思考;同時,尊重個體創造性價值的藝術實踐又會讓我比一般的教育者對於藝術體驗更爲真切和深刻,特別是對於面向社會更爲普遍和本質性的美育理念的形成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孟舒認爲,「人文教育」(liberalEducation)是面向所有人的教育,在人文教育中必須包含藝術史的内容已成共識。藝術不應該是少部分精英階層的「陽春白雪」。孟舒相信,從注重本地人,尤其是青年的美育教育出發,在產業政策的引導下,各行各業的青年人都能在各自的事業中保有創造力和熱情,為澳門貢獻自己的獨特力量。「文創也好,文產也好,藝術也好,不僅僅是一個提法的差別。同時都是基於澳門這個城市發展的現階段的機會、困境、未來發展的趨勢以及模式來進行。」

孟舒出生在江蘇,家在上海,求學在杭州。畢業後因澳門科技大學組建藝術設計專業來到了澳門。14年后,孟舒選擇留在澳門,以藝術總監的身份來到瘋堂十號創意園。孟舒作為一名研究型的藝術創作者,對於留在澳門的原因,她說「藝術關於生活世界(life-world),關乎生命意義。在充滿著流動性的現代生活中,人所在的空間、角色都在不斷變化、移動、不斷產生新的感受;同時,人的事業追求,專業定位,人生方向,也是因爲在一個地方而積纍,逐漸形成一種「地方感」。這需要一定時間留在一個地方,長期的觀察、記錄,形成了更爲系統性的思考,不斷促成藝術創作的產生。長久以往,人生的意義就和地方形成了關係。而這個地方,關於澳門。」

因是澳門,故其所在。

二、澳門文化產業:政策轉折?看清「長遠」發展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於9月新鮮出台,作為一名文化政策領域的研究學者,孟舒表示《方案》雖對文化創意產業的內容著墨不多,但城市的文化規劃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應從長期的視角看待與解讀:

文化計畫具有「長遠」發展定位,第一個大灣區社會政策的五年規劃並不是第一個五年做完就結束了,原先的規劃仍在繼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指出,澳門「一中心一平臺一基地」是長遠發展定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社會精英的階層力量總是希望在擁有國際化水平的地方生活與發展,文化產業正是澳門現代化工業發展的重要補充。文化藝術教育是現代城市發展的重要基礎,不可輕易被邊緣化、被動搖。孟舒在參與杭港澳發展論壇暨文創產業創新發展論壇時再度強調,城市記憶的喚起是一個長期的、長遠的發展,這個記憶一旦斷層了再發展是很困難的。不管政治還是經濟又出現不確定性的時候,文化界一定要堅守。

「不是說政府剩下10元,8元都用來做文化,經濟民生是命脈。但將本來8元用來做文化的東西減成6元,4元用來做民生,更要將每1元都要用在值得的地方。」

孟舒指出,澳門現在階層間的溝通出現了斷層,使得各自的精力分散,澳門的文藝活動雖然不少,但總體而言過於零散且有重複,沒有能夠沉澱下來的活動和被人記住的城市符號、口號,甚至一張響亮的城市名片。「以前的活動做的過於分散和平均,強調了公平但缺乏了專業的審核,雖然這不容易去改變,但還是需要去做。因為要建立公信力,若決策機構都不具備公信力,那就不會讓人信服的。」

三、瘋堂十號創意園:定位轉折,除舊迎新

為什麼來到瘋堂十號創意園?

孟舒覺得這個堂區、這個社區文化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而是在漫長的歷史中間形成了文脈。特區政府從2008年全面推動文創產業和藝術教育、社區文化經歷了14年的沉澱與發展。她說:「能夠產生一種對澳門的城市想像,展現澳門城市文化藝術的風貌,我認為這個地方非常具有代表性。這個地方可以代表澳門,基於社區文化再造的特色可以做成集群。這是我選擇這個地方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并不是從一個工作變成另一個工作,而是我希望在一座城市的工作是可以激發創作、產生思考的地方。我選擇在這裏從事城市文化研究和藝術策劃的工作,從而專注地從事藝術和教育的工作。澳門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具有文化歷史風貌的區域。這個風貌不僅僅是風格、面貌,還是會帶出很多的生活理念、價值觀和態度。瘋堂十號創意園體現了這些要素。不管其他地方怎麼發展,瘋堂十號創意園的獨特性和不可替代性」

孟舒認為,瘋堂十號創意園做了很多基礎性的東西,現在也到了時代性的轉捩點。

當時澳門沒有把很多舊的物業變成新的展示點,現在很多空置了。即便所謂活化為藝術空間,但地點也是分散的。疏於管理理念和具體經營,品質被降低,并沒有實現良好的社會性的藝術效應。所以,這一區,瘋堂十號創意園確實需要以引進專業管理人才以人文的態度具體把事情做起來。

孟舒現在做服務性、情懷性的工作,她更希望以後在資源配套上能夠看到專業性的意願,把澳門分散的一些文化區域和機構整合為不同的定位:一種是公開能申請的,另一種是能提供良好服務的、能孵化的、能對接其他地方資源市場的、能提供個人能力培訓的綜合性區域。在未來,孟舒希望瘋堂十號創意園能打造成一個有新意、有新的價值點的定位。

孟舒也對瘋堂十號創意園的發展提出了一個這樣的概念:民生智慧,設計未來,地方文化,價值再造。以主導性的引領為主,結合專業人士策劃及評估,分手「平淡」。

「雖然疫情期間大家活動堅持這樣做下來不容易,但大家的熱忱和興趣都是停留在「來看看」。如說攤位市集很難看到能引爆輿論的東西。一件東西讓人怠倦後要再讓人產生興趣是非常難的。瘋堂區如何持續讓游客和市民保持關注熱情和孜孜不倦期待內容的更新是運營和發展非常重要的思考點。」

談及城市文化及藝術的關係時,孟舒表示,一座城市在藝術上的遠見可以讓很多的城市文化更爲豐富的呈現。藝術創作更多是帶出新的概念、表達方式和關注點,提出問題,然後引領一些發展方向的。比如,當代藝術和科技創新。

四、澳門文創及藝術工作者:態度轉折,再返澳門立足

孟舒對澳門文創及藝術工作者在本地藝術管理的工作談至:「我覺得年輕人不應該覺得一畢業就要在澳門第一份工,這未必是一個應該有的態度,更應走出去,學習技能也好、開拓眼界也好、交朋友也好,然後再慢慢找回對接的資源。否則怎麼立足澳門?年輕人應該先敢於把自己抛出去,再返身回來尋求新的定位找到發展的機會。」

在談及如何在本地藝術管理中發揮自己的優勢時,孟舒提出在杭港澳論壇上思考三個面向:城市特色、城市精神、城市智慧。思考澳門文創人士、團隊可以做什麼,思考應該如何體現澳門的城市特色,思考在塑造城市精神中澳門文創是否起到核心作用……

總體而言,藝術文化最重要的是講故事,一個是要有好故事,好的戲劇、文學、表演……沒有好的故事怎麼講好?另一個是需要講好故事,需要專業的人士來做宣傳、推廣。城市的故事是需要不同的人去說,是需要共鳴的東西,才能在時間中流傳下來,凝結為城市記憶的一部分。

澳門文創,任重道遠。(本文根據孟舒口述整理)

城市記憶 人文之光 地方記憶 設計未來

發佈者:艾兒,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2/27/%e5%9f%8e%e5%b8%82%e8%a8%98%e6%86%b6-%e4%ba%ba%e6%96%87%e4%b9%8b%e5%85%89-%e5%9c%b0%e6%96%b9%e8%a8%98%e6%86%b6-%e8%a8%ad%e8%a8%88%e6%9c%aa%e4%be%86/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