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覆,藝術不斷

疫情反覆,藝術不斷

藝術活動在疫情的背景下面對着不少的困難,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表演藝術的群集特徵,本質上就與防疫指引背道而馳。防疫的大前提下,各界期待的金沙十公里馬拉松亦在臨門一腳的情況下被取消,澳門樂團及澳門中樂團的演出亦突然被腰斬。所幸的是,在防疫手段充足的大前提下,部分活動亦能順利舉辦。比如,在3月中旬的「賞識舞蹈·唯美領會」讓全澳高中二年級的學生走進劇院觀看演出,讓學生稍為離開校園去觀賞一個舞蹈介紹的演出活動,對於今天好動的學生來說確實具有吸引力。

本年度舞蹈的普及藝術演出由澳門舞蹈總會執行,對比過往由香港舞蹈團擔綱演出多年,本次的演出團隊其專業或許會被質疑。不過,澳門的團隊雖說是業餘,亦有澳門代表隊的拉丁舞、TDSM的專職舞蹈老師,更有國家一級演員的舞劇演出。說實話,這種「業餘」並不見得比香港的「專業」有多少的不同,更甚者,在集結澳門舞蹈力量的演出中,整個流程行雲流水,節奏明快,舞種豐富,讓台下學生叫好叫座,亦給予機會給澳門花費了超過十年去培養出來的藝術人更多的機會。面對澳門樂團的公司化,又是否可以考慮一下,從政府批給的文化藝術項目中,留一些機會給本地藝術團隊呢?

整個演出約為一個多小時,結合了兩位主持人Jacky與小玉的生動介紹,令整個演出除了表演外,亦有更多的知識性傳達。整個演出可算是寓教於樂,讓人目不暇給,大飽眼福。

疫情反覆,藝術不斷

另一邊廂,澳門管樂協會年度鉅獻《Amazing Winds》已經走到第八年,演出表現出澳門年青藝術家的風采。管樂協會現時培養出兩位青年指揮,分別是林騰坤及譚智鍵,在指揮初級團及高級團的處理及選曲上,兩者均有明顯的分別,指揮林騰坤更多選擇和聲飽滿,展現出樂團聲音重疊美妙的曲目。由於初級團的演奏技巧未見十分成熟,選曲上可以看出指揮的思考更多偏重於聲音之間的平衡。指揮譚智鍵則更偏重於技巧及具多變性的樂曲,其處理手法令筆者頗感興趣。在處理複雜樂句中,譚智鍵能夠同時展現出旋律的多層次,而且其結構鮮明,對於青年樂團來說,其指揮的表現力是生動且多變的,讓筆者產生想更好察看他如何去表現出不同樂句的特點的興趣。

疫情反覆,藝術不斷

對本次演出的獨奏者來說,最為突出的必然是敲擊樂的周寶怡。對於不少的年青獨奏者來說,「發台瘟」是很常見的問題,畢竟面對數以千計的觀眾,還要在近五十人的樂團伴奏下演出,對很多人來說也會有點不安。但是周寶怡的演出,很明顯表現出她作為演奏者所具有的特質,舞台是屬於她的,而她亦是近乎完美地完成了她的作品。憶起筆者早年與她的對話,哪時候的她已經志向明確,很早已經確定以音樂作為未來發展的目標。在此,筆者亦為她順利考上美國的大學持續在音樂的路上發展表示祝福。

《Amazing Winds》作為澳門音樂人展現才華的舞台,筆者每一年在觀看後總會有所驚喜。藝術的路不容易,亦不適合所有人,但是若有條件,不妨一試,畢竟藝術所帶來的人生總是跌宕起伏、五味雜陳,亦不失為一個了解生命的好方法。

疫情反覆,藝術不斷

發佈者:張 少鵬,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3/28/%e7%96%ab%e6%83%85%e5%8f%8d%e8%a6%86%ef%bc%8c%e8%97%9d%e8%a1%93%e4%b8%8d%e6%96%b7/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