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追夢人——陳麗英專訪


陳麗英簡介:


陳麗英,香港著名導演,代表作:《顧城別戀》、《叠影驚情》、《隱面人》等。入行前是一名平面設計師,1988年,為著一個電影夢,毅然放下十年的工作,到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系專攻導演科。五年後,畢業回港在嘉禾公司擔任導演、監制、策劃的職位。其後更自組獨立電影公司今文堂,發行外語電影及投入拍攝的工作。去年,受望德堂區創意產業促進會邀請擔任「馬交影藝新思維」的課程主任及導師。今年將繼續開班,教授本澳有志於電影發展的人士。


放下多年建立的一切,驟然奔向一個未知的夢,當中需要莫大的勇氣,這一步,並不是每個人都敢於踏出的。雖然聽陳導演說起入行的經歷,好像很輕鬆——我很幸運,因為在家裡排在中間,父母不會管制我;而從電影科畢業後也很順利受聘於嘉禾公司當監制、制片。


然而,一個平面設計師放下十年的努力,隻身前往當時全然陌生的日本,努力學習日語,再考進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系,這箇中所下的決心跟苦功不容小覷。尤其是一個女性,無論是當導演,還是其他的崗位,合作的伙伴多半是男性,體力勞動少不免,又經常東奔西跑,飽受日曬雨淋走在最前線。那種勞累,不言而喻。但對於這些,她卻一再強調說:即使很辛苦,但拍完一個好的鏡頭,之前所有的辛苦都會忘光,再辛苦都很值得。


電影是永恆的美夢


「電影本身就是一個夢,每一部電影都是一個世界,一個夢作完了以後,你又追求另一個夢,永遠都是一個夢又一個夢,好像我們平常睡覺作夢一樣,是一個永遠的追求。」


自從七十年代,陳導演迷上了日本著名編劇家、導演山田洋次的作品後,就一直有股衝動想要去拍電影,想要透過電影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呈現。


山田洋次被譽為日本人心靈的代言人,他的作品擅長表達日本草根階層人民的生活,蘊含著濃郁的人情味。陳導演表示山田洋次作品中的情味就是她所嚮往的世界。可能是受到這位大師的影響,陳導演也較為喜歡拍文藝片,借由電影表達不同時代的社會面貌及氣息,帶動人們的集體的回憶、集體的理想。而她最近也剛拍完一部關於一個離鄉別井的蒙古人回到故土尋根的故事。希望帶出一種返樸歸真,回家最好的信息。 


一部電影,一個信念……


「拍電影人的都有一個信念,想把這個信念講出來……」    


陳導演認為作為一個導演本身就是那個年代的一份子,本身也就代表著所屬年代的某一部份的人,因此,拍出來的東西就會得到某一部份人的共鳴,而這就能成功地帶動出一種意識。而電影人辦教育,就是為了培育接班人, 繼往開來,將不同的意識,持續宣揚出去。


一部電影,一種精神……


「我想讓他們知道電影不是為某人服務,電影需要的是teamwork,每個崗位都有自己的專責,並不是說導演就是最高的地位。 每一個成員需要的是為這部電影傳遞的信息服務,而不是人。」


她坦言,通過上一年的「馬交影藝新思維」,發覺澳門的學員很有熱誠,但普遍來說,學員們的團隊精神還有待加強。她說:「電影的技巧方面,到他們真正入行,就會慢慢捉到要點,但最起碼,我希望他們學會這種精神,日後入行,這種精神能夠與他們的專業接軌。」


因此,她表示,今年增設實習,先不讓學員們自行拍攝,而是跟他們一起拍攝,希望可以增加學員之間的接觸,加強他們之間的默契,讓他們建立起團隊精神。


未來,她計劃找一位成績優異的學員寫一部商業長片,發掘一位澳門本土的編劇家,當中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希望找澳門人,另外,也會邀請香港一些專業的電影工作者帶動這群人一同去完成一部商業電影,讓學員們真正地入行。


電影──青春的延續


「想要在電影界持續地發展下去,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年輕,就算你七老八十,你都得跟上這個時代的節拍並且要是領先的。那是最重要的。電影有很多竸爭, 有追求的心態,以及追求藝術的理想,才能標奇立異,否則拍出來的東西與一般人無異,也就不突出了。」


發佈者:主編,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3/09/01/%e5%8b%87%e6%95%a2%e7%9a%84%e8%bf%bd%e5%a4%a2%e4%ba%ba-%e9%99%b3%e9%ba%97%e8%8b%b1%e5%b0%88%e8%a8%aa/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