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於出發,成就紋身路-專訪紋身師F Cheung

敢於出發,成就紋身路-專訪紋身師F Cheung

F Cheung作品


       近年,紋身漸漸為人所喜愛,甚至作為藝術作品受人鑑賞。推動這些認知的改變,全賴一群不滿足於現狀的紋身愛好者,而F Cheung,來自香港的紋身師,便是其中之一。


       “青年時期就覺得紋身好型,有想過做紋身師,不過都只是想想。”F Cheung曾做過2,3 年跟單文員,其後覺得這樣的人生太無意思,便決定重拾成為紋身師的念頭。“以前香港很少紋身舖,即使有也不會有人收你做學徒,怕你學完就走,所以只能在EBAY 訂紋身具,再買假皮和豬皮回來自學;也試過在Youtube 看影片,不過當時的 Youtube 是新開發的平台,沒有教學影片,只有少量的紋身作品影片可以參考。”學了一段時間後,F Cheung 便嘗試在朋友身上紋字,3,4 年後,紋身技術才真正上手。“試過開紋身舖,但當時的社會對紋身的印象還是不太好,沒有很多人願意紋身,縱然做一些新式的圖案去改變別人的看法,便關閉了店舖。”因為不滿足於此,F Cheung 便前往了倫敦。“總覺得紋身不應該只是龍、荊棘等圖案,就想到外國看看他們的文化和環境。”


到英國闖出紋身路

       “當初去倫敦只打算逗留一個月,增長見識;順便看看能否找到客人,有客人就有賺,沒人找你也不輸蝕。出發之前,已經在Facebook 洽談了一單生意。”到了英國,F Cheung 便開始參加當地的紋身展。“申請展位可以宣傳自己,也可即場為客人紋身賺錢;入場觀眾可能覺得我是唯一的亞洲人,就會過來幫襯,而當他們知道你在倫敦住,口耳相傳就會介紹其他朋友認識;試過幫一位大學生紋身,他就會帶幾位同學仔過來。”他坦言:“因為沒有店舖,只能在自己或客人的家中紋身,但其實在英國這是禁止的;假若客人不住在倫敦,就會與他們協調是我過去,還是客人過來,反正搭火車也很方便。”F Cheung 知道這個方法可以吸納更多客人時,每逢有展覽就去參展,最終在英國待了四年。“原來找客人不難,只看你是否夠膽踏出這一步。”


創作個人作品積極參展及比賽

       “以前的紋身圖案都是從網上下載再修改,但去到英國之後看到當地紋身師的作品,就覺得應該要有創作個人作品了。”他坦言,在英國每天花上四小時專心練習畫畫,不到一個月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尤其參展需要準備很多個人作品,讓他的畫技增進了不少。亦因為紋身展通常都附有比賽,他深知獎項可使己人氣更高,所以會經常參賽。紋身師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有時每天都有客人,有時每週則只有一至兩個。“不過那幾年所賺到的錢足夠起居飲食外,還可以旅行和有剩餘的錢儲起來,過得不錯。”



個人作品



在London Tattoo Covention 2017的個人作品


籌辦國際紋身藝術展

       闖蕩幾年之後,F Cheung 曾試過回港開紋身舖,不久之後又再出走。“總覺得英國的環境和對紋身設計的接受程度較高,便再次離開,去了德國和澳洲;後來得知澳門的紋身業尚未發展,便嘗試過來發展。”最終在2015 年來澳,並開設“Doll’s Tattoo Macau”。開店後,才發覺原來有很多澳門人都想紋身,才促成了他繼續留在澳門發展的契機。



澳門國際紋身展覽2019


       留在澳門四年多,F Cheung 有感越來越多澳門人對紋身有興趣,覺得時機成熟了,便於2018 年籌辦了澳門首個紋身展覽,讓更多對紋身有興趣的人看到各地的紋身文化。展覽邀請了不同國家及地區的紋身師來參展,本地觀眾可省卻了搭長途機的痛苦,便可一睹這些紋身師的風采和技術。F Cheung 認為:“一個紋身展對於普通觀眾來說可能只是一場展覽,但對於紋身師來說,是一場盛會,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在未來,希望可以找到更多贊助資源,降低入場門票的價格,吸引多些人流,讓更多人接觸紋身文化。”


難忘的學藝回憶

       不知不覺,F Cheung 已在紋身這一行有14 年之久,當年的挫折,都變成了回憶的趣事。“以前因為想全情投入研究紋身便辭去全職,變相沒有收入,或只有幾百元的收入,這狀況大概維持了兩三年。有次接了一宗生意,與客人溝通了要去他的家,但當時全副身家只剩下10 元,搭車之後剩下5.5元,想買一盒檸檬茶都不夠錢,只能等紋完之後再買。收到錢後,就去了樓下吃飯,雖然只有350 元,但當時已經好開心。”


       既然有了“第一桶金”,F Cheung 便想去創造更多機會。“以前500 元就可以租一間酒店房,一晚找到兩位客人的話,就已經可以回本,於是問了阿媽借100 多元,加上原來的300 多元,真的找來了兩位客人在酒店幫他們紋身。這方法維持了一年多,有時一次可以賺到幾千元,租酒店的次數多到連酒店的員工都認識自己,員工也慣了找一間較偏遠的房間給自己,不怕嘈到別人。”



F Cheung鐘情於「黑灰圖案」


不同地區的紋身文化

       對於外國與港澳的文化差異,F Cheung 認為是不可避免的:“澳門的紋身歷史不到20 年,香港也不過是5,60 年的事,相對於超過200 多年的歐洲來說,始終太短。所以在外國,儘管你有一大片紋身,也不會影響職業,可以繼續是消防員和警察。當然,如果紋身文化在港澳能夠發展超過百年,環境也會很不同。”


       對於紋身,F Cheung 偏愛“黑灰、卡通圖案”,不過他坦言近年很少有時間創作自己的作品,以前在外國畫了20幅圖都會有客人選擇;但在澳門,多數都是客人自訂圖案。“可能是文化差異吧,現在大多數時間都花在處理店舖及客人圖案的事上。如果有機會回到歐洲,希望可以重拾自己的創作。”他坦言,初初入行只為了型和賺錢,但回想起來,紋身這條路的確使他成長了很多。“紋身環璄、消毒等專業知識,待人接吻和處事的態度,如何包裝、宣傳、營運等生意之道,都是在紋身路上學到的。”


發佈者:Eva,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9/08/26/%e6%95%a2%e6%96%bc%e5%87%ba%e7%99%bc%ef%bc%8c%e6%88%90%e5%b0%b1%e7%b4%8b%e8%ba%ab%e8%b7%af%ef%bc%8d%e5%b0%88%e8%a8%aa%e7%b4%8b%e8%ba%ab%e5%b8%abf-cheung/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