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包公與聖羅格:澳門與瘟疫的小史

文/Alex Lou

澳門與瘟疫的歷史並不是甚麼鮮為人知的事情,一些建築及宗教儀式更與瘟疫有關,不論是華人或天主教徒。

   澳門在1888年爆發霍亂,在大炮台山的茨林圍成為其中一個重災區。相傳,茨林圍居民見疫症並未漫延至柿山哪吒廟一帶,想必是神明庇佑,於是向廟宇借來哪吒神到茨林圍鎮瘟神,瘟情不久得消失,而這也成為大三巴哪吒廟的起源【註一】。在茨林圍的另一端,三巴門居民也從佛山請來包拯神像來坐鎮,並在1889年興建包公廟【註二】。事實上,這場霍亂不是澳門居民與它的第一次「交手」,更不是最後一次,即使在1938年仍然造成1,059人患病【註三】。

   除了華人建廟之外,澳門在1895年也爆發嚴重的鼠疫,望德堂坊成為其中一處重災區。這場鼠疫的可怕是在短短三個月內造成上千人死亡,連在福隆新街的紅燈區也一度變得冷清【註四】。當時,教徒們舉行聖羅格聖像出巡,希望這位「免疫主保」為保護居民免受疾病侵害,澳葡政府為了對抗瘟疫而推出一系列措施,但鼠疫仍然困擾澳門達二十年之久。雖然鼠疫已經在澳門消失,但望德堂在每年七月舉行聖羅格聖像出巡的儀式。



1868年的重整前的望德堂坊


   不論是哪吒廟、包公廟或聖羅格像出巡,都反映百年前澳門居民面對瘟疫的無力,但為何瘟神降臨在澳門呢?

   在十九世紀的澳門仍然是一座港口,不少客輪和商船停泊在港口,帶來不只是遊客和貨物,還有可怕的病毒。1888年的霍亂源於抵達葡萄牙船艦「印度號」,當時船上有在香港感染霍亂的人【註五】。同樣地,1895年鼠疫也可能來自香港的商船,而在此之前,廣東和廣西皆受到鼠疫的困擾。更重要的是,當時澳門有不少衛生黑點,包括雀仔園坊、望德堂坊、大炮台區及和隆街等,澳葡政府在1883年的報告裡形容該區「房屋破敗不堪,垃圾遍地都是」,加上該區接近農田,農地的污水和糞便(肥料)容易成為病毒滋生和擴散的溫床【註六】。



1868年的二龍喉花園,可見到龍田村、望廈村及城外的農地


   在1883年,澳葡政府已計劃重整這些不衛生的區域。雀仔園坊成為最早的「體驗戶」,在1884年率先進行重整,原本混亂的街道重建為現在的矩型街區,不但重鋪路面和水道,而寬闊的街道也使有利通風和採光,降低病菌傳播的風險。至於鼠疫重災區的望德堂坊在1895年後也被重新規劃,經過大規模的工程後,原來殘舊的房屋和混亂的街道,被今天所見的歐陸風情的民房取代。

   街區改造不過是城市衛生和環境改善的其中一環,還有無數的改善工作,包括處理污物和垃圾、綠化城市、建設供水系統等等,當然這些工作也不可能有短短數十年內完成。



1868年的雀仔園坊及水坑尾街

【註一】胡國年,《澳門哪吒信仰》(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澳門:澳門基金會,2013年),第21 – 24頁。

【註二】譚世寳,《金石銘刻的澳門史——明清澳門廟宇碑刻鐘銘集錄研究》(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362  367頁。

【註三】Afonso, José da Conceição著,〈澳門衛生史試編〉,載於《行政雜誌》第七期(2005年第4期),第1269 – 1302頁。

【註四】黃雁鴻,〈1895年鼠疫與澳門公共衛生的發展〉,載於《澳門理工學報》(2019年第3期),第174 – 182頁。

【註五】Afonso, José da Conceição著,〈澳門衛生史試編〉,載於《行政雜誌》第七期(2005年第4期),第1269 – 1302頁。

【註六】田渝編,《澳門近代城市法規條例工程報告彙編》(澳門:澳門大學,2014年),第70 – 71頁。

發佈者:Lou Alex,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2/29/%e5%93%aa%e5%90%92%e3%80%81%e5%8c%85%e5%85%ac%e8%88%87%e8%81%96%e7%be%85%e6%a0%bc%ef%bc%9a%e6%be%b3%e9%96%80%e8%88%87%e7%98%9f%e7%96%ab%e7%9a%84%e5%b0%8f%e5%8f%b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