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輸出,建基本土——專訪澳門舞者工作室 (TDSM)

藝術輸出,建基本土——專訪澳門舞者工作室 (TDSM)

從某層面來說,人一生都在追尋自我,或是在學識上、物質上,抑或是在藝術上。相對而言,人們最早能接觸到的就是藝術,誰不是在牙牙 學語時就可以拿起手中任何有顏色的事物在勾勒作畫呢?對於任何一種藝術,人類的追尋都是無窮的,而現今舞蹈藝術就是普及率較高的藝術之 一,特別是街舞文化,更是在年輕一代備受熱愛。

共創灣區藝術大獎

TDSM初始只是由一班熱愛舞蹈藝術的人創立起來的本地舞蹈工作室,成立於2006年,並於2009年開設第一間舞室。從舞台表演發展到創 作、育人,TDSM現擁有專業的導師團隊,設有兒童及青少年街舞培訓課程等。其中由導師及學生組成的TDSM Crew及TDSM Kid Dance參與 過無數的演出,並於國內外舞蹈比賽中獲得優異的成績。走過六年春秋的TDSM Kid Dance Crew在2020年亦舉辦了五周年的大匯演,所有小 隊員與導師會聚一堂,展示現有的不同優秀作品,並收集了隊員從小至今的跳舞成長片段,記錄五年來的成長過程和變化。

藝術輸出,建基本土——專訪澳門舞者工作室 (TDSM)

2020年,TDSM《我係歌手》項目獲得文產基金支持,並於2021年在廣州大劇院及珠海華發中演大戲院演出。一部根據真實故事策劃、改 編創作的澳門本土街舞音樂劇帶領著一群熱情洋溢的舞者,闖入了兩地觀眾的視野,從首演至今共計16場的演出。TDSM創辦人之一的Popeye都表示印象深刻,能把街舞、戲劇以及音樂融會在一起,對於整個舞蹈團體來說本身就是一次突破。他們把舞蹈帶入劇場,以劇場的形式來對舞 蹈進行思考,在多次的演出中不斷地磨練、改變,最後呈現出來不僅是技術與舞美,更多的是作品的真誠,這是真正打動人心的核心。這次的舞 台亦獲得了觀眾的熱烈支持,以舞蹈藝術把兩地人民連接起來,給雙方都帶來了難忘的經歷。

由一去到無限

對於舞蹈藝術來說,最先開始接觸的大多都是青少年,TDSM一開始的受眾亦是如此去進行界定的。事實上,隨著社會的發展,也有更多的 人開始從小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音樂與舞蹈藝術更是許多家長的首選。近年來,Kid Dance在澳門發展不俗,而TDSM Kid Dance Crew亦在 當中備受外界矚目。對於剛啟蒙的孩子來說,他們缺乏肢體的協調性,有的是對外界的無限好奇心,而這份好奇趨使的探索往往會造就一些驚 喜。

正式開始啟動Kid Dance Crew是在2015年開始的,而早在2013年,Popeye與另一名創辦人露明姐姐就有了想培養兒童街舞的想法,因此 舞室在2014年開始對兒童進行招生,發展到2016年,從一開始20多個學生到已有約50多名學生的加入。萬事開頭難,在推行兒童街舞教育上, Popeye首要面對的並不是學生,而是家長,因為對於年紀小的學員來說,家長擔任著必不可少的決策性角色。因此在課程設計上,TDSM舞蹈 工作室不斷調整,以課程內容的功能性為主,推出了一系列適合不同年齡學童的街舞課程。按對外比賽可大致劃分為兩類,一類為專攻海內外街 舞比賽的隊員班,由專業老師帶領進行系統化的訓練與學習,參與不同規模的街舞比賽,累積相關經驗;另一類是指以培養街舞興趣的常規班, 主要是針對不同目的進行教育。在常規班中,舞蹈亦會以遊戲的形式展開,利用不同肢體的律動來開發孩子的思維,課程內容既豐富又新奇,就 像是我們對於美食的多種選擇一樣,家長可以根據孩子的需求選擇快餐模式的基礎班,讓小朋友遠離電子產品,出一身汗,同時亦能培養其對外 交際能力;或是根據喜好選擇不同街舞風格的表演班,進行 學習並登上舞台展示自己;如若有進一步深入了解並訓練的 想法,TDSM也會提供進階班的訓練,培養其毅力和紮實技 術讓學員能進一步邁向精英及隊員班,甚至更大的舞台。

通過不斷的思考、實踐、改良,TDSM於舞蹈這一種藝 術模式中,嘗試去找尋孩子無限的可能性。同時亦在模式推 廣上考慮到家長的支持,讓更多的受眾能充分選擇真正適合 自己的內容。對於每一位剛接觸的學童來說,街舞文化都是 一個0的存在,課程會賦予他們一個1的認知,而最終他們 獲得、呈現出來的多少並不能以量計。然而可以知道的是, 這個1對此影響是存在的,可能是一時的,或是長遠的,但 必定會是無限未來中最根本的初衷。

藝術輸出,建基本土——專訪澳門舞者工作室 (TDSM)

教與育

對於孩子來說教育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有的只是最適合的教育。受學童的年齡影響,不同階段的兒童街舞教育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在 受眾為3至5歲學童的課程設計上,面對的是受教者認知概念初形成的問題。因為每個孩子的成長速度都不盡相同,在街舞文化的課程內容上,導 師都不希望留給小朋友一個不好的體驗,從而減少他們的積極性。盡可能減少「錯配感」,是所有任何年齡階段街舞學習的核心。就像是在街舞 風格的選擇上,並不是一來就會進行的,而是在全方面嘗試後再作出的決定,就像是自由的電視台選擇一般,你可以不斷反覆觀賞,重要的是最 後能與心中所儀的「同頻」。不過,舞風的異同並不只取決於個人喜愛,更多的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分支,是一種審美的形成,而這種審美將會是 你理解世界的形式。

「一個老師的成功是犧牲多少學生的」,相反地,一個學生的發展方向又是因多少老師而成的。因此,比起知識、技術多少的傳授,教師的 責任,對學生的愛更是立足於教育之上的。Popeye在教育上,是以「缺愛」的方式去進行的,改了一個甜薯老師的稱號,除了技術的指導,也 給予小朋友更多的關注。在這樣一種愛與教育同步的情況下,當然導師需要付出的只會更多,但同時學生能收穫的亦會是滿滿的,對於教育工作 者來說,這就是最大的回饋。

發佈者:Maggie,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0/25/%e8%97%9d%e8%a1%93%e8%bc%b8%e5%87%ba%ef%bc%8c%e5%bb%ba%e5%9f%ba%e6%9c%ac%e5%9c%9f-%e5%b0%88%e8%a8%aa%e6%be%b3%e9%96%80%e8%88%9e%e8%80%85%e5%b7%a5%e4%bd%9c%e5%ae%a4-tdsm/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