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君士坦丁,澳門著名藝術家,1964年生於前蘇聯,1992年畢業於海參崴美術學院,主修古典油畫創作。1993年移居至澳門。曾多次在歐洲、亞洲以及港澳舉辦個人及聯合展覽;2007年作為澳門藝術家代表參加第52屆威尼斯雙年展。其作品亦被公共及私人機構廣泛收藏。

初見驚為天人

談起對馬若龍的第一印象,君士坦丁表示非常深刻。「那是1993年,我因工作關係來到澳門。那時候的香港還是文化沙漠,沒料到一海之隔的澳門藝術界竟是如此蓬勃。我還記得那個展覽在賈梅士花園(現東方基金會),正正就是馬若龍的展覽。」

君士坦丁說很多搞當代藝術的人的作品都很低智和愚昧,但馬若龍的畫完全不同,當中充分流露出他的文化修養。「他看了多少書和電影、遊歷了多少地方、他的修養、語言、哲學……全部都在他的畫上面了。」畫中蘊含的巨大的知識量,只能用前所未見來形容,君士坦丁驚嘆不已,用他原話來說,「一見鍾情。」他特別喜歡畫中引用的中西哲學家名言,和用西洋書法寫的句子。他記住了這個名字,並買了展覽目錄。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也許這就是緣份,君士坦丁參加朋友舉辦的家中派對時,竟然遇見了馬若龍。「年輕有趣的小伙子帶著一瓶威士忌到場。我走上前說:『你就是在賈梅士花園辦展覽的那個人。謝天謝地,我終於找到你!』」兩人一見如故,自此定期見面,後來他更加入了馬若龍創立的澳門文化體,大家一起合辦了許多大型展覽。儘管兩人風格不同,君士坦丁仍表示很高興有馬若龍這個「競爭對手」,總能從他身上得到啟發,獲得一些新靈感。

一個只屬於馬若龍的宇宙

不只是第一次,每一次碰上馬若龍的作品,君士坦丁都會為其著迷。「我喜歡他的線條,我喜歡他的想像力,喜歡他如何構建複雜又充滿歷史性的地圖和建築的世界,透過建築學的棱鏡(architectural prism)察看世界。我也喜歡他畫中的哲學和人物,他在畫中創造出一個只屬於他自己的宇宙,或者很多人不理解畫中含意,但我在他的宇宙中自得其然,我知道他想帶領我去哪裏,而我享受這個旅程。」的確,無數藝評者研究馬若龍的作品,嘗試揣摸他的精神世界,都不得不敬嘆其作品的深度和廣度。被問到馬若龍可有一幅作品令他印象最深刻,君士坦丁直言他喜歡馬的所有作品。「我覺得他的所有作品都是在圓滿一幅作品,而那件作品就是他的人生大作(work of his life)。他的作品始終都在反映澳門、反映人性、反映他眼中的世界。」

馬若龍的作品水準如此之高,具有極強的可讀性,不禁好奇他平時是如何豐富和提升自己的藝術修為。君士坦丁指出,馬有一顆赤子之心,一直對生活保持好奇心、對新事物保持開放態度。他興趣非常廣泛,尤其深耕於古典音樂、歌劇、詩歌等,又曾在葡萄牙、德國和瑞典留學和遊歷世界,這些都一點一滴累積成他的才思。「很多人以為教育在讀完大學後便完結,不是的,教育是終生學習,而馬若龍在這方面就做得非常好。」

藝術和文化是留給後代的足印

訪問尾聲,問君士坦丁有甚麼想和讀者分享嗎?他思考片刻後答道:「我們每個人都會為這世界帶來足(footprints),其中有美麗的、有醜陋的……而藝術和文化就是我們引以為傲的留給後代的足印。我們社會應該要重視和珍惜這些留下藝術和文化的人,而非那些帶領經濟繁榮的人;而馬若龍就是這種人,他為澳門留下寶貴的文化遺產,他的文化足印更是遍及整個澳門。」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無盡的藝術想象——君士但丁談馬若龍

後記

多年來馬若龍為澳門的文學界和現代藝術界貢獻巨大,作為一位建築師,他的建築作品也遍及澳門,從為街坊每日所用的塔石衛生中心,到治安警察局交通廳,再到為人熟知的上海世博會澳門館(兔仔燈籠)。馬若龍大力推動了澳門文化界的發展,更身體力行搭起澳門和中西間的文化橋樑。讓我們在此感謝馬先生一直為澳門作出的貢獻,亦期待他以後創造更多出色的作品。

發佈者:鄭 雁之,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6/23/%e7%84%a1%e7%9b%a1%e7%9a%84%e8%97%9d%e8%a1%93%e6%83%b3%e8%b1%a1-%e5%90%9b%e5%a3%ab%e4%bd%86%e4%b8%81%e8%ab%87%e9%a6%ac%e8%8b%a5%e9%be%8d/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