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56編者語

瘋56編者語

回望《瘋》藝術雜誌上一年49期為了悼念仙遊的繆鵬飛先生,令筆者與馬若龍先生結緣,他對繆先生的憶述,亦成為了《瘋》上一年度的一篇重要文章。辦刊的宗旨一直是心繫澳門,希望將未被記錄下來的澳門藝術故事得以流傳。本期很榮幸再次獲得了馬若龍先生的同意,以他為主題,並邀請其好朋友吳衞鳴及君士坦丁先生說一下他們的舊日歲月,一見如故的友情,從而展示出一代藝術家的歲月靜好。


本期專題“馬與朋友”作為澳門名家系列專題,逐步受到澳門各界的支持。筆者憶起與馬若龍先生的對話甚是有趣,中西共融的矛盾如何成為引人入勝的思考,這本身就能夠從馬先生的作品中感受得到。吳衞鳴先生一直以來在澳門從事當代藝術的創作工作,從他與馬先生的故事及昔日的圖片中可以感受到當年澳門文化體·現代畫會開始時青澀,又有誰人相信六位志同道合創造了澳門當代藝術的一道亮麗風景。君士坦丁先生的名字,相信喜歡當代藝術的朋友必定不會陌生,來自俄羅斯的他,天馬行空的作品及創意無限,相信令不少的觀賞者深有同感,他與馬先生相識多年,以藝術會友,實屬難得。

最近,筆者看了理工學院學生的畢業論文,在文獻部分竟然看見了《瘋》藝術雜誌的名字。在此,感歎本刊亦成為了研究澳門藝術發展的材料,不禁感到文字的流傳並不是一時,而是一生,甚至超出了時間。

發佈者:執行主編,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6/24/%e7%98%8b56%e7%b7%a8%e8%80%85%e8%aa%9e/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